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苗族侗族童话神话七篇(原创)  

2007-11-13 23:29:37|  分类: 中国神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缺牙 马断角

(苗族童话)

 

在古老古代的一天,人把牛架轭犁田休息,吃中午饭时,虎就来到田埂上摆龙门阵。 

虎说:“牛,你这么大的一坨,遭那个小颈子(指人)天天逼着拖泥巴,还用刷条抽屁股。我看,真是划不着!” 

牛说:“叫我劳动是为了大家的生活;有时候,我爱瞌睡,人就用刷条催我,这也是应该的嘛。” 

虎又说:“那收益后你享受些什么呢?” 

牛答道:“我吃杆子(稻草)和壳子(糠)。很合口味哩!”

虎听了,进一步挑唆它。“你太傻了,小颈子吃蕊蕊(米),你得的是渣渣,还觉得很合口味,也真是……” 

牛一听,大笑起来:“你就看不到我肚子这么大,吃蕊蕊怎样吃得饱哩?反过来看,人一年到头操劳,我一年只劳动春秋两季。他们还招呼我吃饱睡暖,洗凉水澡。他们吃点蕊蕊怎么不应该呢?”

虎见牛没有被挑动,气了:“你没出息!不能独立生存。” 

牛却若无其事地答道:“我和人是互相依存的,他们帮我,我帮他们。哪个象你东流西窜,没个落脚点,冰天雪地还要挨冻受饿呢!”

虎大吼一声:“你怎敢奚落我?我在山上是‘王’,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哪个敢动我一根毫毛?”

牛又答道:“你只能在山中称王牌,下山来就比不赢人了。”   

虎听了,很不服气:“小颈子哪在话下,我一口就把他吞  了。”

牛对虎的海口很不以为然,说:“你就是没有人伶俐,不信可以比一比。”

虎同意和人比一比,叫牛去找人来。

人来了。虎问:“比哪样喃?”

人说:“比摔跤嘛。”

虎自恃力大无穷,连声答道:“要得要得。”

人看了虎的傲劲,暗暗欢喜在心中,又故意说:“你整天闲在田坎上摆龙门阵,我整天犁田打耙够累了,等我吃点东西再来和你摔。”

虎答道:“可以可以,你回去吃饱饱的再来吧。”

人走了几步,又返回来,向虎说:“可是我不放心回家。”

虎问:“为哪样?”

人说:“怕你跑了。”

虎张开大口,笑起来了:“笑话笑话,我乃堂堂的山王,还怕比不过你,而要溜掉么?”

人摇了摇头,又说:“我就是不放心呢。这样吧,我把你四脚捆好以后再回家吃饭,等我吃饱饭再来解绳子和你摔跤,行吗?”

虎想:暂时忍一忍,等会再算账。于是连声答应可以。说毕就大模大样举起四脚,让人用绳子捆起来。

人回到家,拿来了枪和火药。

急性子的虎在田埂上翻了一滚又一滚,脖子都伸长了呢。好不容易,虎见人来了,忙说:“快解开我的手脚,好比武哩。”

现在,人却慢条斯理地说:“莫忙,莫忙,我先请你抽杆烟再解吧。”

虎说:“我四脚都动不了,怎样抽烟呢?”

人笑了笑说:“请你先啣着烟杆,我帮你点火吧。于是,人把枪杆当烟杆给老虎啣着,装上火药,把火点燃。好家伙,只听“砰”的一声,子弹从虎嘴巴直通虎背,虎𠵫𠵫直叫一阵,最后断了气。这时,牛在田坎上笑迷了,嘴巴碰在后面山岩上,把上排当门牙碰脱了,马也在田坎上笑迷了,碰在山岩上,把角也碰断了。

从此,人和牛马就再也不与虎往来。牛遇虎就搏斗,马因为没有了角,遇虎只能就跪下求饶。人们虎三分,虎怕人七分,虎见着枪就夹起尾巴逃跑。

所以,直到现在,牛无上牙马无角。

   

                                                                                                       讲述者:告枉杠

                                                                                                       搜集者:王朝荣

                                                                                                       整理者:元  华

 

 放鸭姑娘

 (苗族童话)

 

从前,有个小姑娘,天天放鸭子。

有一天,一只鸭子不见了,小姑娘就呼唤着到处去找。

有只母老虎在山上听见了,带着小老虎下到山脚,学着鸭子“嘎嘎”地叫。

小姑娘以为是鸭子在叫,就朝着那声音走去。越走越远,最后走进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山谷里。

 这时,母老虎马上变成一个老奶奶,小老虎变成个小姑娘,在路边搭了一栋房子,假装在屋里做家事。

 不久,小姑娘来到了,看见路边有户人家,屋里有个老奶奶在纺棉花,就上前问道:“奶奶!请问你老人家看见我的鸭子没有?”

“看见的,看见的。”母老虎装成很和气的样子回答。

“它在哪里?奶奶!。”

“在我的田里吃鱼崽。”

“谢谢你,奶奶!”小姑娘说完,就要去撵鸭子。

 母老虎急忙说:“莫忙,莫忙.你累了,快到屋里来歇歇气吧,我那田里鱼崽多得很,让你的鸭子吃个饱吧。”

 小姑娘确实有些累了,就走进屋去歇气。

 过了一会,小姑娘说:“谢谢你,老奶奶,我要撵鸭子去了。”

母老虎又挽留道:“莫忙,莫忙,你恐怕饿了,我煮点饭给你吃了再去撵。” 

小姑娘推辞不过,又坐了下来。 

不一会就吃饭,小姑娘发现母老虎和小老虎吃饭总是粘口粘嘴的,筷子也不会拿,小姑娘觉得有些奇怪。

吃完饭,天快黑了,小姑娘站起来说:“谢谢你,老奶奶!我要赶紧去撵鸭子,要不野猫会吃掉它的。”

母老虎又拦着说:“不怕得!不怕得!在我家住一夜吧,明天一早去撵就行啦!”

小姑娘想:“我又不认得这个老奶奶,她对我怎么这样好呢?”

心里有些怀疑。但看天色的确晚了,就勉强答应下来。

天黑尽了,母老虎对小老虎说;“你引姐姐去睡觉吧,明天姐姐还要早起回家哩。”

小老虎引小姑娘到房间里去睡觉,母老虎留在火坑边假装纺棉花。

小老虎一上床就睡着了,小姑娘悄悄模它身上,哎呀!周身是毛乎乎的。

小姑娘明白了,这家原来是老虎!她怕得几乎哭了出来,接着就想法逃走.

那天天气有点冷,小姑娘穿有单衣和棉衣,她把单衣脱下来,穿在小老虎身上;又把手上的银手镯取下来,套在小老虎的手上;再把自己身上的棉衣面子完全撕烂,让棉花露在外面,然后假装睡去。

到了半夜,母老虎悄悄走到房门边来瞅。小姑娘发现了,故意发出鼾声。母老虎好不高兴,马上壅了火,吹了灯,变成一只大母老虎,连爬带梭进房间里来。

它往床上一摸,摸着小姑娘身上的烂棉花,觉得软绵绵的,像毛一样,以为是它的小老虎;又往床那头摸,觉得小老虎身上穿的是布衣服,手上又戴有银手镯,就认为是小姑娘,于是张开大嘴,一口咬去,小老虎醒都没醒就断气了。

母老虎开始吃起小老虎来.吃得叽哩喳啦地响。

小姑娘昕了,吓得一身冷汗,心想:“我非得赶快逃跑不可。”于是假装醒过来问母老虎:“妈妈!你吃什么这样响?”

 “吃虱子虼蚤。”母老虎回答。

“给我吃一点。”

 “脏得很,娃娃吃不得。”

小姑娘假装睡了一会,又问道:“妈妈!你又吃哪样这样香?”

“给我吃一点。”

“娃娃吃了打屁臭。”

小姑娘假装撒娇说:“不,我要吃一点。不,我要吃一点。”

母老虎听得不耐烦,把小老虎一只爪子递了过来,说:“喏,拿去,听我吃也想吃,真馋!”    。

小姑娘接了过来,故意哒口哒嘴地吃,接着说:“妈妈!我肚子痛,要屙屎!”

母老虎说:“屙在床底下。”

小姑娘说。“臭得很。”

“屙在火坑边。”

“舅爹舅妈来不好看。”

“屙在屋角角。”

“怕老鼠咬屁股。”

“那你想屙在哪里?”

“我想屙在大门口。”

 “大门口怕有老熊。”

小姑娘往棉衣口袋里摸了摸,觉得白天捆草草的那根长索子还在,就说:“妈妈!用这根索子一头捆我,一头你拿着,如果有老熊来,我一喊,你一拉我就进屋来了,好吗?”

母老虎答应一声,继续啃小老虎。

小姑娘出到门外,急忙把索子栓在一块石头上,说:“石头!石头!救救我吧,母老虎怎样问,你就怎样回答。”

石头说:“知道了,你快走吧!”

小姑娘一趟跑走了。

过了一会,母老虎不见小姑娘回来,也不听见她喊有老熊,就问道:“屙完了没有?”

石头学着小姑娘的声音说:“还没有。”

再过一会,母老虎又问:“屙完了没有?”

石头照样说:“还没有。”

母老虎一连问了七八遍,石头都说“还没有。”

母老虎生气了,高声骂道:“你屙金屎还是屙银屎?怎么屙得这样久?”

石头不回答了。

母老虎更生气了,说:“等我起来看一看!”说着,翻身下床,跑出门外,一看,屋外并没有小老虎,只见索子的一头拴在一块石头上。它着急了,转身回屋,点火到处找小老虎,找来找去,找到床上,揭开被窝一看,只见小老虎的脑壳滚在血滩里。它马上哭喊起来:

“哎呀呀!我吃错了!我吃错了!”

接着,母老虎冲出门去追赶小姑娘。它一路走,一路叫骂:“晓得这样!我应该早早吃你!晓得这样!我应该早早吃你!”

追呀,追呀,快到天亮的时候,来到一条河边。看见小姑娘坐着一只小木船,正在划到河中间,母老虎一阵叫道:“等我一等!小姑娘!等我一等!小姑娘!”

小姑娘一面加紧划船,一面回答说:“快过来吧,奶奶!快过来吧,奶奶!”母老虎问:“我怎样才能过得来呀,小姑娘?”

小姑娘说:“你找一根索子,中间拴住你的颈子,两头捆两个大石头,这样你就能过来啦,奶奶!”

母老虎马上在河边扯得一根粗野藤,中间拴住自己的颈子,两头捆两个大石头,“扑通”一声,扑到河中间去。

这时,小姑娘已经到达对岸,回头一看,只见河面上“卟噜卟噜”冒出很多水泡,小姑娘笑嘻嘻地说:“母老虎!这回看你死还是我死?”

不久,母老虎肚子胀鼓鼓地淹死在河底了!

                                                                                                    

                                                                                                                  搜集整理:唐春芳

 

虎牛相争

(苗族神话) 

老虎跑来找水牯牛打架,水牯牛不答应。老虎凶狠地抵住水牯牛脑壳说:“我们互相不打软处,你怕哪样!”水牯牛想了想,只好答应了。

老虎的软处是腰背。它不会用计谋,就直说了。水牯牛望着锋利的虎牙,故意说:“千万不要咬我的角啊。”老虎以为这就是水牯牛的软处,表面上点头同意啦。

两个对打一阵后,老虎心想:只要能占上风就行,偏偏下死劲咬起牛角来。那晓得牛角硬梆梆的,老虎牙齿都咬伤了,才咬出一印子,并没有占到赢头。水牯牛呢,到了这个时候,也就不客气地用角猛挑猛刺老虎的腰背,很快把虎背挑起很多伤口。这下子,老虎牙痛加上背伤,来不及想想原因,赶快逃命去了。

所以,水牯牛角上现在还留着虎牙印;老虎背上显出一条条的扁担花,正是牛角挑下的伤痕呢。

 

                                                                                                 讲       述:祝光福

                                                                                                 搜集整理:张巢    闻朗

 

盘古开天地

 (苗族神话)

很古以前,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山,也没有树;没有人,只有个蛋。不晓得是哪一年,突然一会儿,这个蛋见风就长成蛮大蛮大一个;也不晓得过了多少年,这个蛋里有个人,名叫盘古,他越长越大,越长越高。

盘古在蛋里头,睁开眼睛,啥也看不见。用脚一登,蛋壳裂开条缝缝,透点光亮,觉得松活些。跟着,他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刚想站起来,浑身有种粘乎乎的东西拉扯着,站不起来。他冒火了,双脚又猛一登,只听“轰”一声响,蛋壳破了,破成上下两瓣,见亮了。他又想站起来,试了几回都不成,像有啥东西压着不让站。哦,他看清楚了,原来是被蛋清一样的东西缠住了他,想走出去也不成。他伸手把上瓣蛋壳一撑,撑开了,就是沉得很,不敢松手。这下,盘古作难了,想跳,跳不出去,怕一松手,上边那块砸下来,把自己压扁了,就只好那样撑着。左手撑疲了换右手,右手撑疲了换左手。老是这么换来换去也不成,最后用头来顶起,腾出手来活动活动,才松活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少年,那些粘乎乎的东西慢慢干了,蛋壳也分开了;上边的变成了天,下边的变成了地。

盘古顶天太久,累死了,他的心变成太阳,胆变成月亮.眼睛变成星星,气变成云雾,骨骼变成石头,肉变成泥土,毛发变成草木,血变成河流,筋筋变成道路。

天地是盘古开的,一切都是盘古变的。

 

                                                                                            讲述者:袁玉芬

                                                                                            采录者:声   威

  

   捉  雷  公

(侗族神话)

 

雷公被捉

从前,有兄弟四人:老大叫长臂手,老二叫长腿脚,老三叫顺风耳,老四叫千里眼。正像他们的名字一样,每人都有一套本事。

有一天他们的老妈妈得了病,到处求医都治不好,有人说要吃雷公胆才能医好,四兄弟就想办法捉雷公。顺风耳竖起长耳朵一听,就听到有人说:灶神是个耳报神,但凡人世间的善恶,他都要到天上去禀报,谁要是糟蹋五谷,天王就打发雷公下来惩罚。 

顺风耳把听到的话告诉了弟兄们。为要给母亲治病,大家就商量出一个捉雷公的法子来。于是,长臂手和长腿脚去山上找来很多水柳村的皮铺满屋顶,把水泼在上面。然后用黄饭花汁来泡糯米,把糯米饭蒸得黄黄的,好让灶神误认他们把饭和大粪搅在一起。长臂手故意拿棍搅动粪塘,臭气熏到灶神那里,灶神当真以为他们糟蹋五谷,就到天上禀报。天王听了,马上打发雷公来惩罚他们。哪料雷公刚刚下来,在屋顶上“吱留”一下,滑落下来,便被兄弟四人捉住了。

他们捉住了雷公.夺下他的锤子火铲,把他关在铁笼里,等换来了盐,再取雷公胆给妈妈治病。长腿脚去东海边找盐。顺风耳、千里眼、长臂手三人在家看守雷公。谁知长腿脚刚走,他们三个就慢慢睡着了。

雷公关在铁笼里,正在发愁。恰好姜良、姜妹挑水路过,他就苦苦央求要一口水喝,兄妹俩见雷公怪可怜,就送他点水,雷公就拿一颗葫芦籽送给他们,说:“你们把瓜种种下地后,就守在旁边念:“寅时种,卯时生,辰时开花,巳时结瓜。长出瓜来,你们自有好处。”雷公说完,接过水,喊他俩躲开,叽哩咕噜念了几句,扑的一口喷去,铁笼乒的一声炸开了。雷公出了铁笼,抢回他的铁锤火铲,轰隆隆,轰隆隆,风风火火地飞上天去了。

洪水滔天

雷公跑到天上,在天王面前告状,说世人如何如何可恶,求天王放下洪水,淹死地上的四兄弟。天王听了,就给雷公一瓜瓢水,说:“倒一半,留一半,免得世人把后断。”雷公吃了亏,哪里肯听天王的话,把一满瓢水哗啦啦全倒了下来。

再说姜良、姜妹得了雷公送的葫芦种籽。就连夜把它种下,守在旁边,不停地念着那四句话。真怪,这颗葫芦籽,果然立刻就发芽、牵藤、开花、结果,很快就长得像个大庞桶。

雷公倒下了一满瓢水,顿时洪水滔天。眼看山山岭蛉。飞禽走兽,连同世人都要被洪水淹没了。姜良、姜妹就把葫芦挖开一个洞,一齐钻进葫芦里,随着洪水到处漂。

那顺风耳也听到雷公要来报复了,叫长臂手、长腿脚赶快找来木头,扎成木排。洪水暴涨时,他们便坐上木排。洪水涨呀涨呀,涨到了天上,他们的木排漂呀漂呀,也漂到天上,碰着了南天门。雷公听到响声,就问:“是哪个?”他们回答:“长手、长脚,打脱雷公要来捉。”

雷公吓得赶紧钻在天王的屁股底下,颤颤兢兢地说:“不得了啦,他们上天来捉我啦!你赶快把天升高吧。”天王慌了手脚,一屁股坐下来,把雷公压得眼睛都鼓了出来。从此,雷公变成眼鼓鼓的了。天王一时没好办法,只好把天升得高高的。从此,天变得很高很高的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兄弟四人,已从南天门进到天上来追赶雷公了。他们追赶雷公,轰轰隆隆,就是打雷。

天王见洪水淹不死四兄弟。只好下令退水。泼了的水是收不回来的。他就放出十二个太阳来,把洪水晒干。

射太阳

天王放出十二个太阳,就像十二团火,白天黑夜不停地晒,晒得石头开裂了,洪水晒干了。姜良、姜妹回到地上,热得难受,矢竹做箭,顺着马桑树爬到树尖上去射太阳。离太阳越近就越晒得厉害。姜良上到树颠,晒得喘不过气来。他忍受着,鼓着劲,拉满弓,连射了十箭,把十个太阳射落下来。姜妹见了忙说:“不要射了,不要射了,留下一个照哥哥犁田,留下一个照妹妹纺纱。”姜良才收了弓,哪晓得还有一个小太阳吓得躲在蕨芨叶下,后来就变成了月亮。

姜良射落十个太阳,天王着慌了,打开天门一看,原来姜良是顺着马桑树爬上去把太阳射落的。他怪马桑树长得太高了,咒骂说:“马桑树不要高,长到三尺就勾腰。”所以现在的马桑树都长不高,就是那时天王封坏了的。

 

找对配偶

姜良射落了十个太阳,地上凉快了,也有了白天和黑夜,可是,洪水滔天以后,地上没有房屋,没有人畜,他们重新造房架屋,开田开地,种瓜种豆,种棉种粮。不久姜良、姜妹年纪都大了,没有人来配对成双,他俩就到处找。姜妹找后生,姜良找姑娘。找呀找呀,找了三年六个月,走遍了东南西北,也没有找着。实在无法,他俩就去问竹子:“竹子啊,告诉我们世上哪里还有人?我们要配对,我们要成双。”

竹子说:“洪水满天下,世人都死光,你们要成双,只有兄妹来配上。”

姜妹听了,羞得满面通红,很生气,就挥起砍刀砍竹子,边砍边骂;“竹子顺口胡乱说。哪有兄妹配成双!把你砍成一节节,看你以后还敢再乱讲!”

竹子说了实话,反挨骂、砍伤,委屈地申辩:“实话对你讲,你反把我伤,若是找不着别的伴,你要把我来接上。”后来姜良、姜妹找不到配偶,兄妹结了婚,只好来把砍断的竹子接上。所以现在竹子长成一节一节的。

他俩又去问松树:“松树啊,你坐在山岗上,站得高来看得远,请你告诉我们,世上哪里还有人?我们要配对,我们要成双。”   

松树开口说:“洪水满天下,世人都死光,你们要成双只有兄妹来配上。”

姜妹听了,怒气冲冲,指着松树骂:“松树顺口胡乱说,哪有兄妹配成亲,教你以后不乱说,砍一根来绝一根……”姜良听了赶忙说:“这样要不得。”姜妹补了一句:“这边飞种那边生。”所以后来的松树砍过了,树桩上不再发芽生长,全靠树种四处漂落繁衍子孙。

他们又去问石头:“石头公公你听清,世上哪里还有人?我们要配对,我们要成亲。”

石头说:“自从涨过满天水,世上再无别的人,你们要想成婚配,只有兄妹结成亲。”

姜妹听石头也这样讲,虽不像原来那样生气,但心里还是不舒服:“兄妹怎能配成亲呢?”

兄妹成亲

姜良、姜妹走遍天下,问过竹子、松树、石头,都说没有人了,只有兄妹成亲。

姜良为了繁衍子孙,就向姜妹提出成亲。姜妹提出三件事情;东西两堆火,火烟要汇合;岭南岭北两条水,河水要汇合;东山西山两扇磨,滚下坡脚要能合。

姜良听了很为难,走到哪里问到哪里。他去问乌龟:“东西两地两堆火,火烟怎么能汇合?”

乌龟对他说:“等到了东风起,先点东边后点西。”他照乌龟的话做,先点东边,火烟往西边吹去,后点西边。火烟升起来,正好和东边的火烟汇合。第一件事解决了。心里很高兴。

他又问乌龟:“岭南岭北两条水,河水怎么能汇合?”

乌龟对他说:“西边高来东边低,岭南岭北两条水,开沟引水得相会。”

他又问乌龟:“东山西山两扇磨,滚下山来怎能合?”

乌龟笑着对他说:“姜良啊姜良,你怎么这样老实!你先合好一对磨子放在山脚,再上山去滚磨子,管它滚往哪里,你管带她去看事先合上的那副磨子,不就行了吗?”

乌龟帮姜良办好三件事。姜妹认为姜良是个老实人,想不出这些主意的,就追问姜良是哪个帮他出的主意?姜良起初不肯讲,姜妹再三追问,姜良才把乌龟帮忙的事说出来。姜妹听了很不服气,就说:“别个帮忙算不得,这回我俩在这圆坡周围跑,我在前你在后,跑上三转,你若面对面地把我捉住,我就和你成亲。”姜良只好依从。他俩就跑呀跑呀,跑了两转,姜良始终只能跟在姜妹后边。姜良看来跑不过姜妹,一着急,就更慢了。乌龟在路边见了,急忙喊:“反过来,反过来。”姜良恍然大悟,转过身来跑,刚跑不远,就把姜妹面对面地抱住了。姜妹这时再也无话可说了。后来,姜妹慢慢地问姜良,知道又是乌龟出的主意。她趁姜良不在时,猛踩几脚,把乌龟踩碎了。姜良晓得了,就用口水慢慢地把乌龟沾合拢来。所以现在乌龟的壳壳上还留下好多条裂纹。 

姜良非常感谢乌龟的帮助,就请他蹲在自己头上,随时给他出主意,姜妹再也难不倒他,就同意结亲。但兄妹结婚是很羞人的,姜妹就用雨伞罩住脸面才进到屋里去。

姜良、姜妹成亲三年后,生下一个肉团,无头无脑像个冬瓜。他俩心里发愁,又支问乌龟。乌龟说:“你们磨好刀子,把它砍开,骨肉分开丢,心肝肚肠分开放。”姜良、姜妹就把肉团破开,骨头丢在田坝上,肉丢在河边,心肝丢在岩洞边,肚肠丢在山坡上。第二天,起来一看田坎里头到处冒烟,河边上有人出现,岩洞边有人在走,山坡上也有人唱歌跳舞。丢在田坎上的骨头变成了汉人,个个生得健康硬朗;丢在河边的肉就成了瑶人,个个都会唱歌跳舞,爱穿花衣裳。我们汉、侗、苗、瑶,在很早很早以前,都是一家人,同是一个老祖母。

 

                                                                                             口       述:杨引招

                                                                                             搜集整理:龙玉成

 

 

  姜央斗雷公

(苗族神话)

 姜央和雷公本是两哥弟,从蝴蝶妈妈的十二个蛋里生出来以后,没得好久就闹分家,雷公得天上,姜央得地下;财产呢,也由雷公先要,他什么都搂归一了,只留条狗给姜央。

狗犁不倒田,姜央气惨了,决定戏耍雷公一下,出出气。

姜央上天去,对雷公说:“大哥,借你的牛用天把,犁田归一还你。”  

雷公说:“哦,拿我的牛去犁田,让你那条狗闲起耍!你才想得安逸嘞!”

姜央说:“哎,要是狗能犁田呢,我还来求你做哪样!”

雷公讲不过,就说:“要得嘛!你就吆起去用吧!”

姜央犁完了田,就把牛杀吃了,又上天去哄雷公说:“你那头牛呀,不肯回天上来,钻进滥泥田里去了!还有半截尾巴露在外头,我一个人拉不动,快和我去一起拉吧!”

雷公听了,赶紧随姜央下来,走拢田坎一看,喔哟!当真嘞,牛硬是钻进滥泥田里去了,半截尾巴还在外头;他就要脱鞋下田去拉。

姜央说:“莫下去,你那一身好衣服弄脏了要不得;我下田去扯,你在田坎上使劲拉就得了。”

姜央下到田里,两手攥住牛尾巴根,把牛尾巴梢递给雷公,说:“我们俩打伙拉,多用点力!”姜央假巴意思用劲拉,其实他是同雷公拔河;他见雷公身子向后仰起,呵哧呵哧拼命拉,趁势一松手,雷公向后倒下去,仰巴叉的躺在下一块滥泥田里,沾了一身滥泥,衣服裤子全脏完。

姜央假巴大吃一惊说;“喔哟!拐了!牛尾巴扯断了!牛钻进地里去啦!”

雷公哎哟哎哟喊疼,腰枰摔倒了!好半天才爬起来,拿起牛尾巴下细看了一会儿,对姜央骂道:“哼!好你个姜央嘞!这牛尾巴,明明是刀砍过的嘛!哪里是扯断的呢?要是扯断的,咋个没流血?”

姜央说:“流不流血,我怎么知道!你也不是牛尾巴,你又怎么知道?”

雷公说:“哼!你还硬嘴嘞!你把我的牛杀吃了不说,还戏毛我,骗我来扯牛尾巴,整我摔一大跤!我回天上去,不拿斧子来劈死你,就不算得好汉!”

姜央说:“你今天回来劈我,我才不怕你嘞!只怕七天七夜以后,你才来劈我。”

雷公说:“我偏要等到七天七夜以后才来劈你!”说完飞上天去了。

姜央在房顶上铺了一些青苔,洒上些水,冷风一吹,结上一层鸡屎凌,滑溜溜的。

当真,七天七夜一过,雷公就下来了,两脚落在姜央的房顶上,没站稳得,吱溜一声栽下来,狠狠砸在地上,哎哟哎哟叫。姜央出来把它按住,把它关在铁仓里。

雷公假巴认输求情,说:“姜央老弟,我斗不过你,放了我吧,再也不敢来劈你了。”

姜央说:“你给我搓绳子,装满这一铁仓,我放你回去!”    雷公就搓绳子。没想姜央在仓底下凿了个小孔,雷公在仓里搓,姜央在仓外面扯,尽搓尽扯,老是装不满仓。雷公气惨完,懒得搓了。

姜央见它不搓了,也就上山干活去了。

雷公坐起想:“噫,真怪嘞!我搓了好多绳子,咋个装不满呢?它想不出啥原因来,眼睛一眨一眨的,闪出一道道光。孩子们见了,觉得好玩,跑起来看,就问:“雷公伯伯,你耍的哪样把戏哟,好看得很!”    ,

雷公说:“我还有更好看的没耍出来嘞,要想看嘛去把鸡屎找来,涂在铁仓门上,我耍给你们看嘛!”

孩子们哪有不想看的,就拿鸡屎来涂在铁仓门上了,雷公用斧子猛劈一下,只听咚隆一声,铁仓炸开。雷公逃出去了,路上遇见姜央,怕又被他抓住,就跳到半空中,对姜央说:“你个没良心的,把我整惨了!回到天上去,不放洪水来淹死你,我就不解恨!”   

姜央说:“你回去马上放洪水来,我才不怕嘞,只怕你回去蓄了九天九夜的水,一发势放下来,我就活不成了。”

雷公说:“我就要蓄了九天九夜的水才放来淹你!”   

姜央又骗得雷公拖延时间,他好防备。雷公一走,他就赶忙种葫芦瓜。瓜长得真快,三个时辰就发芽,又三个时辰就开花,再三个时辰就结个葫芦瓜,最后三个时辰就成熟长大。姜央叫老鼠把瓜抠空了,一家人搬进瓜里去住。

九天九夜到了,雷公当真降下洪水来,山坡山岭淹没了,大地一片汪洋;葫芦随水漂浮,浮到雷公家大门口;雷公的崽见了,回去对雷公说:“爸,大门外头,漂来个大葫芦瓜,姜央大叔坐在里头嘞!”

雷公哈哈大笑:“你娃儿家乱说.姜央早淹死罗!”

孩子说:“当真是他嘞,不信,你自己去看哈嘛!”

雷公想:“噫!哪有这种怪事哟!”就从门缝头往外一瞅,当真是姜央嘞!它怕死罗,赶忙把门闩死。姜央在外面喊:“大哥,快开门来!”

雷公就是不开,姜央放马蜂飞进去,螫得它泡眉肿脸的,雷公吃不消,大声告饶说:“姜央兄弟,收去你的马蜂吧!我们和好算了!”

姜央收回马峰,雷公开门让他进去,兄弟两个和好了。

雷公收去洪水,姜央回来治理天下。

 

                                                                        讲述者:杨里当

                                                                        采录者:余文烈

 

谷种是怎样来的

(苗族神话)

 洪水滔天,谷种被浮冲到天上雷公家,雷公收去放在九个仓里头。那时候,地上只有姜央和妮央两兄妹,他俩成亲,要生儿育女,再造人类,没得谷种咋个要得呢?姜央叫老鼠上天去偷谷种。

老鼠从齐天高的马桑树爬上去,走拢雷公家仓门口,看见有只狗和猫趴在地上守;老鼠没法下手得,就回来跟姜央说。姜央告诉它:“你带根骨头和一条鱼去,将狗和猫逼出来,把鱼丢给它两个抢,猫手脚麻利先抢得,狗就去追它。你再把骨头丢在仓门外,一会儿猫狗回来的时候,又要争抢一回,又是猫先抢得跑走,狗又去追它。这样你就好下手了!”

老鼠又上天去,当真去做,狗去追猫抢鱼,不知追到哪里去了。老鼠一发势钻进仓里去,见满仓谷子黄晶晶,直淌口水,埋起脑壳就吃,哪里还记得姜央的吩咐!

老鼠把米吃完,把谷壳丢下人间来,姜央气惨了,决心要打死老鼠;老鼠自知姜央不会放过它,回到人间就躲进地洞里,再不敢见姜央。从此,老鼠见人就跑。

没得谷种,尽是些谷壳壳,咋个做呢?姜央怎样想也想不出好办法来。

妮央却想出来个好办法,她说:“谷子浆浆不是像奶水一样么?我来试试看,把奶挤进谷壳里,可能会变成谷子?”她当真试试,结果成功了!谷壳里挤进奶水,都变成谷种。姜央秀是喜欢,春天拿去栽在地田里,头天种下去,第二天出芽,第三天长禾出穗。从此,人间又有了粮食。姜央对子孙说,粮食是妈妈的奶水,不许乱糟蹋。后来老人说,糟蹋粮食要着雷打,就是这个道理。

 

 

                                                                                              讲述者:张贵华

                                                                                              采录者:万必轩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