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老 变 婆(原创)  

2007-11-04 15:24:10|  分类: 中国神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后生朋友,一个叫“宝嘎讲”(Bod ghab jangx),一个叫“略亚里”(Niel yat lix)。每天他们俩上山砍柴,总是你离不了我,我离不了你,脚跟着脚。一天宝嘎讲到略亚里家去邀他一起上山砍柴。当时略亚里痛倒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朋友,我的运气不好,偏偏病倒,陪不着你了。”宝嘎讲灰心丧气,只好个人独自上山。

当他走到一个深弯里头,遇到一群圆胖滚实,鸭脚板脚,说话象雄鸭鼾喉声哑,走路象纺车翻滚的一群苗家打扮姑娘。她们见到宝嘎讲就嘻嘻笑笑,邀他和她们游方。宝嘎讲对她们说:“风上山里来,柴还没有砍,没空闲游方。”这时,姑娘们在心欢情激,哪里依得他,于是就你一瓢水,我一拳头朝宝嘎讲泼来捶去,淋得宝嘎讲象只鸡落汤,柴也不砍,迷迷糊糊,就回了家。

宝嘎讲这次被打受淋回家,几天后,一天比一天痴情哑眼,神智模糊。一天晚上,妈妈点着豆子油洒在纺纱,他歪着脑袋,呆呆地盯妈妈摇动着咕吁咕吁转动的纺车,噗哧噗哧地笑起来。一次,二次,三次,妈妈觉得孩子与往常有些古怪,便说:“你是犯什么病,是不是疯癫了。”“妈妈,我不是癫子,前几天我到大湾里头去砍柴,遇到几个姑娘,她们不大不小,有象你的纺车一样,个个打扮漂亮,嘻嘻哈哈拊水淋我。我见到你摇着纺车,就象看到她们的样子,所以笑。”妈妈听了,吃了一惊,睁圆了眼睛说:“你碰到老变婆了吧,看你的言语行为,不正二精的。”他反问妈妈:“你说什么?我遇到一伙姑娘,一群年轻美貌的姑娘。”传说,被老变婆捉弄了的人,他嘴里说不出“老变婆”的名字来。所以他妈说:“你遇到老变婆。”他不说“老变婆”,把“老变婆”说是姑娘。

从这以后,宝嘎讲不说疼,也不叫痛,只今天不吃饭,明天不吃饭,后天仍不吃饭,每天只嘻嘻哈哈地躺在床上。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宝嘎讲瘦得像根干柴,一身软绵绵,心窝里虽好象还在蠕动,但是已经绝气死了。

父母一生只生这个独材宝贝,现在孩子突然死了,哭得昏迷滚倒,不省人事。房族哥弟为了安慰孩子父母的痛苦心情和表示深切同情,大家都来守灵。第三天晚上,宝嘎讲他妈体贴房族的傲夜辛苦,于是煮好一大甑糯米饭,倒在米箩筐里,盖上白布,放在堂屋头,好让大家到三更时分起来宵夜。可是,约末在二更里,守灵当中一个堂叔叔醒来,听得有人在他们旁边在舞什么,睁眼一看,见到宝嘎讲两手不停地捏箩筐里的糯米饭团,两眼在紧紧盯着守灵的人,又在不断地一、二,一、二,……数着,细细听去,怎么数也不过三以上,数来数去,仍是一、二,一、二,……。他明知宝嘎讲已死了几天,现在怎么爬起来捏糯米饭,还在数着守灵人有多少,于是怕得头发立了起来。他想怎么傲过这一时分呢?好在大铺上睡的人多,于是又稳了心神,装着打了个哈气,翻了翻身。宝嘎讲见有人在动,恍忽见到了他的秘密。于是他两手还在粘着密密麻麻的糯米饭粒,就一爬到灵床上,直挺挺地睡他的去了。

第二天清早,堂叔叔将昨夜见到宝嘎讲的鬼怪动作秘密告诉大家,但有人猜着是堂叔叔故意装着晴天霹雳,逗逗大家,半信半疑。可是人多见到宝嘎讲两手着实还有粘糊着糯米饭,大家才傻了眼,只是为了不得罪孩子父母,个个默在心中罢了。这天,略亚里听到他的朋友互了和守灵人见到的神密情况突然来临,自己的病虽然没有全愈,可是难过的心情上下翻滚。于是就亲自来悼念宝嘎讲,在他恸哭中,他边将宝嘎讲的辫子末端夹在灵床板上,试试朋友是怎样离开人世,免于对他的怀念。

这晚,守灵的人们都在拉门子中入睡了。其中是略亚里对朋友宝嘎讲死的迷底未解,要看个究竟,两眼时不时在盯着灵床上。三更时分,略亚里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从灵床上传来咕咚咕咚的响声,惊动了一下,在朦胧中,见到宝嘎讲将手去拉拉自己被夹在灵床板中的辫子。这时,他心里明白,人们谈论宝嘎讲的神情鬼怪,不是捕风捉影,半路传来的瞎话。我的朋友是这般活来死去,难怪古人传说:人被老变婆捉弄死的,人死魂活,现在确确实实现在眼前。于是壮着胆子爬了起来,打了几个哈欠,走到灵床边,看宝嘎讲仍是规规矩矩地在原处称着,但明显见到他的嘴角、鼻孔都持着锈色黄水。他不吭不声,休息去了。传说,人被老变婆捉弄死后,老变婆用锈水裹着死勾的鼻孔、嘴唇,说是给他打扮。

第二天,要把宝嘎讲送上山安葬了,人们将他的尸体从灵床上移到抬架时,总觉得一身软绵绵,没有疆死,留给大家的印象是死了没有绝气的死人。

送葬安埋的这天,略亚里怀着对死勾生前的亲密情意,亲自参葬安埋堆坟。在送葬中发现宝嘎讲坟边有一棵满枝沉甸甸即将成熟的桃子。这一串串丰满果实,于他心中有所盘算。他想:好一树桃子,宝嘎讲父母现在处在极端痛苦的情怀中,没有心血上这儿来看到孩子的坟地,其他人又在议论宝嘎讲变成老变婆,谁也不敢来摘这桃子,改后几天,我来将果子摘去,给他们老人尝尝又有什么不可呢?不过,大白天去摘,人多会议论,影响死勾父母心神和痛苦,不如晚上去摘,只我不偷窃就行了。

略哑里这样想了,当天半夜,他提上竹篮去摘桃子。他爬上树,刚摘得半篮桃子,就听见宝嘎讲坟边好象有几个人在喊:“宝嘎讲!奔登嘟,往后走。”(Bod ghab tangx!bul dongl diub,fal dangl lob。)传说:人是不会看见老变婆的,所以略哑里只听到有人在喊,没见到人。

略亚里在树上听到老变婆叫唤宝嘎讲:“往后走”。是走鬼门路,是叫他变成鬼,这不对头,于是便在树上与她们对答:“奔登丹,朝前走。”(Bub dongl diad fal dangl nfud。)传说:给死勾击的鼓声,若是“奔登丹,奔登丹”的鼓,目的是让死勾朝前走,变成人,若是“奔登嘟,奔登嘟”的敲着,目的是叫死勾化成鬼。所以略亚里听了她们喊:“Bul dongl diub”一句,便对着“Bul dongl diad”一句,她们再“Bub dongl diub”,略亚里也再对“Bub dongl diad”一句。你一句,我一句,对了一阵子。她们赖着不离去,激得略亚里气火了,便将一大篮桃子从树上倒下来,吓得喊声突然断了。

略亚里听到这般妖里怪气的喊声,自己心里明白:鬼是鬼,人是人,宝嘎讲是人,他已经死去,不会变鬼化神故意捉弄我。于是壮起胆子,又摘了一大篮桃子带回家来送给宝嘎讲阿爹阿妈。

第九天清早,宝嘎讲阿妈起床后,刚好拉开前门往外边走去,宝嘎讲穿着一身湿淋淋的衣服朝家门走来,母子在门边撞了个满怀,惊得阿妈往后退了几步,失声吼道:“阿宝呀!你是人或是鬼?从哪里来,象那样子。”宝嘎讲一脸青白,有气无力地说:“阿妈!我是你的孩子,不是鬼。两三天前,姑娘们邀我去游方,现在才回来。”阿妈叫阿宝到火边来,再问:“这些姑娘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认得吗?”宝嘎讲模模糊糊回答阿妈:“她们家在大湾里头,虽然没有见到她们父母,可是她们很客气,早晚都请我吃客麻(青蛙)。当她们送我回来时说:‘什么时候需要去游方,再来抬我。’”他母亲听了他这翻稀里糊涂的话后说:“孩子,算了吧,你和什么样的姑娘游方,我们明白。”

宝嘎讲回到家以后,经过一段时间休养,稍加恢复他的弱体,每天还是跟着父母上山干活,可是他的精神萎靡了,神态痴呆了,语言迟纯了,和以往相比,外表虽是同一面貌而实际是不相同的两个人,他这样寡言寡语地渡过了两年后,又第二次真的死去了。

 

                                                                  龙玉琼讲述  文远荣记录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1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