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劍河縣小广侗族集體婚俗   

2009-09-03 11:39:47|  分类: 兄弟民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广侗家人的婚姻习俗,有别于其它地方,在那里,一年只安排一次婚嫁的日子,即农历十月的寅卯两日(寅嫁卯接)。每逢那天,全寨六百多户人家,少则十几对,多则几十对新人同时结婚,把全寨以及附近村寨成百上千的男女老少全部卷进欢乐喜庆的节日气氛之中。这种习俗起源于何时,因无文献记载,现已无从考证。

一、初恋  小广人爱唱歌,且每一族大姓都有自己的歌师和歌手。孩童不分男女,都从七八岁起开始学歌,到成年阶段方能以歌会友,以歌传情。在那里,一个不会唱歌的少年是很难得到姑娘们的亲睐的。小广地区有许多与众不同的节日,如“采桑节”、“采葛节”、“吃瓜节”、“吃梨节”等等。这些节日,大都是青年男女聚会唱歌的日子。在那里,有一组流传很普遍的古歌叫“采桑节之歌”,每逢节日,青年们都要以姓氏为单位按男女分别聚会,如王家的姑娘与文家的后生在一起,杨家的后生又与潘家的姑娘在一起,大家在这样的场合聚会的时候,几乎都要看见机唱这古歌男女青年就这样通过聚会和唱歌等活动来寻觅、发现自己的意中人。每年农历四月初四或初八这天,男青年邀伴上山采几篮桑叶送到姑娘们手里,姑娘们邀伴下田塘撮细鱼准备酒饭,到了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唱歌。当唱到一定程度,男青年起身告辞,姑娘们各自悄悄走近自己所中意的后生跟前,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分礼物送给后生,然后手拉手走向一边去讲悄悄话,有的则唱歌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

就这样,青年男女通过采桑采葛凉月唱歌等等活动建立感情,确立恋爱关系,然后找机会将这种关系告知父母,父母经过一番考察并觉得满意时,便托媒人上门提亲。

 二、下定银  所谓“下定银”,就是青年男女通过凉月、唱歌,互赠礼物作把凭后建立了一定的感情,男方在一定时机托兄嫂或姐妹将这种关系告知自己的父母,父母便留心考察那个姑娘。考察内容也很广泛,如身体是否健壮,为人是否正派,家务活、麻亮活是否在行等等。通过考察觉得满意以后,就请一个有福份的人(通常指夫妻健在,儿孙满堂,家道兴旺的老人)前去提亲。去时带一只鸭子,一葫芦米酒,一包糖,一两银子或一块银洋(解放后没有银洋便以人民币代替)。女方父母如果有意结这门亲事,就将礼物收下并请房族爷崽来家与媒人一块同桌吃饭,这就算把亲事定下来了。从此,这个姑娘就算被人下了“定钱”,平时就不得再与别的小伙子凉月唱歌了。双方家庭逢年过节要互相拜访,大繁小事要互相帮忙。所以,“下定银”的意思也就是定亲。与侗族其他地方的“送篮子”相似。

  三、讨八字  小伙子托媒人到姑娘家下了“定银”,也就等于订了终身大事,双方不但不能与别的伙伴再到月堂去凉月唱歌,两人也不能再像初恋时那样经常接触了,有时在路上遇着都要有意识地回避,以免别人说闲话。这样过了年把以致更长一些时间,男方家长又将媒人请来,托他再到女方家去“讨八字”。去时带去八斤肉,一葫芦酒,两只鸭子,一包糖。到了那里,主人将族中的长者请到家来与媒人见面,媒人对大家说:“山上的树木已经长大,田里的禾谷已经成熟,两个孩子都已经长成大人,该让他们成亲了。今天特来拜上众位亲家大人,请将姑娘的生辰年月交我带回去吧,月下老人在等着为他们牌八字了”。说着,便将从男方家带去的一支新毛笔,一定新墨和一个红包放在桌上,然后请在坐的一位老人将姑娘的生辰年月日时写在那张已经写有男方生辰年月日时的红纸上面,封好后交给媒人带回。回到男方家,主人要在堂前焚香奠酒。将写有两人生辰八字的红纸包放在祖先神位前默默祷告,然后请族中长者和亲友前来共祝这门亲事有了眉目,只等寨老宣布十月的吉日良辰,大家就准备在那天为他们成亲。

据当地老艺人王元江、文兴宪等介绍,小广侗家人的婚俗在历史上经历过两次重大的变革:一是废除“还娘头”的陋俗;二是废除同寨人不准通婚的禁令。

传说在一百多年前,小广地区,包括化敖和谢寨等侗族村寨“还娘头”的礼俗很盛行,姑妈家的女孩,长大了一定得嫁给舅爹家作媳妇,不管舅爹家的男孩是龙是虎、是猫是狗,都得嫁过去同他过一辈子,除非舅爹家嫌弃其女生得丑陋或不懂家教,当众宣布不要了方可另择配偶。否则,不经舅家同意而另嫁他人的,轻则罚以重金,重则勒索吊打,逼伤人命。为此,在小广地区导致出许多爱情悲剧,不少人被弄得家破人亡。

传说有一对青年男女,男的叫杨秀斌,女的叫潘你包纠,两人相恋多年,因冲不出“还娘头”这条旧规,始终不能成双配对。就在女方的舅家要来强娶她过门成亲时,她和杨秀斌双双逃走,但又找不到另谋生路的去处,想无计,只好在一个地名叫高加类的山湾里双双服毒自尽,以死抗争。当时双方的父母亲和寨邻都以为他们远走高飞了,正当舅家来向潘你包纠的父母勒索重金赔偿时,上坡砍柴的人在高家类发现两具尸体,尸体虽已腐烂,但从服装和银饰上确认出是他们二人。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小广以及小广周围的一些侗族村寨。大家邀约起款,要改革这种陋俗,但遭到一些头人和寨老的抵制,说这是先人留下的规矩,不能随意更改。起款失败,于是就以潘老乔(潘你包纠的父亲)为首,联系化敖、谢寨等一些村立意改革的人联名上告到镇远府堂,批示准改,并立下《永定风规》以承照。石碑现存于小广环龙庵。碑文称:“盖闻前代之风规,其俗可鄙,其习甚陋矣……不唯穿着奇异,而且婚嫁之事更行各殊,或娘家有女,舅氏强娶,倘嫁别人,勒索重聘,饱伊鱼腹……”等等。又称:“各寨主约同共议,请示改装,恳换婚礼。娘家九千六百文以作赔嫁之资,舅氏九百六十文纳燕会之席。徙改以后,由于父母主政,舅氏不得专权;同姓不准为婚,诱拐不准成配……种种改革,以正风规”。石碑的左上方篆刻着直隶州正堂谢×的告示,告示称:“……嗣后男女婚娶,遵照定制,必由两家情愿,请凭媒妁,发庚过聘,严禁舅家强娶滋事。如违重咎不贷。各宜凛遵守毋违。特示,嘉庆二十二年十月十四日。”

这块石碑,距今已有一百七十多年历史,“还娘头”的陋俗在小广地区已被彻底改革。所以,当寨老选定十月的良辰吉日,姑娘即将出嫁的时候,郎家只需派人给舅家去一只鸭子,一葫芦酒和一挂肉(约八斤),一包糖,并向他通报一下姑娘出门的日期便可以了。

二是关于同寨人不准结亲的风俗。这种风俗没有见到碑文或其他文献记载,但从流传至今的一些古歌里可以窥见其貌。

据当地民间传说,在很早以前,小广人不管姓张姓李,同寨的男女不准结亲,亲戚大都结在几十里以致上百里以外的长团、地哈、高民、高柏、告怀、哈大等地,去来极不方便,途中要经过八挂河、归月溪、归面溪等大小河流,有时测定了婚嫁的吉日佳期,突遇洪水阻隔,无船可渡或有船难渡,佳期便在无形中错过了。加上路遥远,途中所经之地大多是深山老林,毒蛇猛兽常出没伤人,每遇这种情况,往往把喜事办成伤心事。后来,小广侗寨有两个德高望重的寨老,一个叫告峦包,一个叫海恋岁,他俩招集寨众在□年隆仓脚杀猪议约,在芙隆芽门前宰牛定款,在盘岑登杀红公鸡吃鸡血酒,在岭底下打破大白碗共同起誓,决心与外地断绝婚嫁关系,提议进寨开亲,并在简地辣立暗岩为盟,像征着进寨开亲的婚俗如暗岩永远留存。从那以后,本寨人只要不是同姓同宗,那怕两家人只隔一条阳沟,“上寨的可以为妻,下寨的可以为婿。”因为寨子大,人口多,一年到头几乎天天有人结亲嫁女,既耽误生产,又浪费钱粮。所以,一年只安排一个结亲嫁女的日子。就这样一代传给一代,一直沿袭到如今。

三、结婚  小广侗家人的婚礼,既简单又隆重。说它简单,是因为它不办嫁奁,不备彩礼,不要花很多的钱财,合符“文明婚礼”的要求。说它隆重,是因为它的整个婚礼过程都充满着节日的气氛,把所有的人都卷进欢乐的氛围之中。因为一年中只有十月的一个黄道吉日可以结婚,全寨五六百户人家,每年这天,同时结婚的总不下十几对以至几十对青年。这样一来,整个寨子都沉浸在欢乐兴奋的气氛之中。这里结婚不办席,但酒都十分丰富的。各家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分为“开门按客”和“闭门谢客”两种。所谓“开门接客”就是从接亲这天起,一直敞开着大门,迎接亲友来贺喜。客人进门后,摆开长桌,每人面前放上一干一汤两样菜肴,一大碗满满的米酒(酌酒有酒令:“满满尖尖,富贵齐天”)。主人陪客人对饮,饮到一定程度就开始唱歌。只要歌一开头,从早到晚,通宵达旦歌声不歇。这时客人还在络绎不绝地来,那长长的条桌一张接一张地往下摆。有的人家一连几天不下桌子,客人换了无数批,祝贺的歌声始终不绝于耳。

所谓“闭门谢客”,就是家庭经济状况欠佳,粮食也不充裕,接亲这天,除几个至亲好友外,一般的都不接待。从早到晚,大门是关闭着的,来贺喜的人见大门不开,也就悄悄回去。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都能谅解。并不因此而轻视或嘲笑他家。

接亲也分几个程序。一是迎亲,在这里又叫“关亲”。由男家选派5—7人作关亲客,基中有一个女的,由“关亲头”率领,带八斤肉,一壶酒,五升糯米,一只杀好去毛的鸭子。这肉和鸭子,都各用生麻和米草搓成的两根绳子分别吊好地(传说过去接亲路途遥远,一根绳子在路上容易被朽坏),用一根现砍的枫香树作担杆担着,天黑前从男家出发,到女家时,女家的父母亲属都要到大门口迎接,进门后双方互道祝贺,随即端出早已准备好的酒菜,摆在长长的条桌上,主客各坐一方,开始敬酒唱歌。这种场合唱的多是古歌和叙事歌。

唱罢这传统的古歌,双方互相敬酒劝茶,唱敬酒歌,还时不时敲响铜锣来助酒兴。这样一直闹到晚上十二点过钟。这时,女方家的房族来到堂前,将全部关亲客接到他家去,同其他各路来迎亲的关亲客聚在一起,同桌饮酒唱歌。因为那一天有许多对青年同时结婚,一个大姓往往要嫁好几个姑娘。各路来的关亲客聚在一起,大家兴高采烈,乘着酒兴,一见面就要唱歌。这时唱的歌比较自由,内容也不限定。有夸奖主人贤惠的,有称赞姑娘能干的,也有各路关亲客互相盘问的,场面非常活跃。大家一直唱到深夜。

二是吃“筛子饭”。当关亲客被房族接到别家聚会,家里已经没有客人了的时候,出嫁的姑娘要准备一些酒菜,在两个女伴陪同下,到楼下去招待好原先的“老久伴”。这个老久伴(即老朋友)是在她定婚前就结识的,因为父母亲不同意或者其他别的原因,两人不能成为夫妻。今天女方要出嫁了,男方备办一些礼物表示祝贺。因为楼上(侗家人一般都住楼房)有关亲客在,不敢上楼见面,只好在楼下静悄悄地等候着。姑娘虽然知道他早已经来了,但关亲客还在楼上时她不便下楼相见。一直等到所有客人都到房族家去了以后,她才把情况告知自己的母亲,征得母亲同意,由两个女伴陪同,带一些酒菜下来招待他。男方也带来两个伙伴,大家聚在一起,唱别离和相互祝愿的歌,一旦追忆起往昔的情意,双方难免依依不舍,这时就由女伴或男伴唱歌劝解。这种形式,侗语叫“iee  oux  xaip”(吃筛子饭)。是从古流传下来的一种习俗。意思是男方得知女方今晚出嫁的消息,特地赶来祝贺。但没有得到她家父母的邀请,不好意思到楼上去,女方只好将些酒菜和糯米饭装在筛子里送下楼来,所以叫吃“筛子饭”。沿袭下来,便成了一种习俗。现在,如果谁家姑娘出嫁时没有人去讨“筛子饭”吃,就说明那姑娘平时不逗人喜爱,一家人都感到不光彩。

同这种情形相似而意义各别的还有两种形式。一是“ieel  oux  ievl”(吃乞饭);一是“ieel  gaos  dangh”(吃分离饭)。所谓“吃乞饭”,是说这个出嫁姑娘曾经和另外一个后生在月堂放过“把凭”,但当男方打发媒人上门求亲时,都遭到女方父母的拒绝而不得不分手,这时女方要出嫁了,男方很不服气,便邀约一大群伙伴前来抢亲,抢亲不成,便以戏谑的口吻,哄着闹着要主人将关亲客送来的酒菜端出来大家吃。吃饱喝足,抹抹嘴巴便走,不送任何礼物,也不讲一句祝福或道谢的话。他们管这种形式叫“吃乞饭”或“吃冤枉”。这种形式在过去时有出现,解放后逐渐减少,目前已近于消亡。

所谓“吃分离饭”,是说男女双方过去确曾相爱,女方父母也很喜欢,但男方父母都不同意,双方终不能成为着属。男方已经先于女方娶妻成家。今天女的要出嫁,出于对以往感情的留恋,男方准备了一些礼物(一般都是比较贵重的礼品,如银制菩萨童帽之类),邀约三五个伙伴来到女家,女方父母将他们迎接到家里,把当上宾招待,摆上酒菜,也由三五个女伴陪同,和他饮酒唱歌。这种场合所唱的歌,内容非常丰富,场面也很热烈。意思是从今往后,各人都已成家立业,再不能怀恋旧情了。双方各自奔前程,互相祝愿幸福快乐,发达兴旺。这种场面,既热情欢快,又文明礼貌。每逢这种场面,观众和听众特多,有时能把楼枕压断。

三是“催亲”,侗语称“sens  maix”。迎亲的晚上,当关亲客被女方家房族接去饮酒唱歌的时候,新嫁娘家分别来了吃“筛子饭”或“吃乞饭”、“吃分离饭”的客人,大家都沉浸在兴高采烈的欢乐气氛之中。时交子丑,当雄鸡发出第一声啼鸣,整个寨子便一下子沸腾起来。一个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把组成若干条长长的火龙,在寨子的各条大小道路上舞动,到处响起了“map  maix  yeex!” “map  maix  yeex!”(嘛买耶)的呼唤声。这呼声是由舞动火龙的孩子们所组成的“催亲队”发出的。原来,全寨所有出嫁的姑娘从娘家出门和到郎家进屋的最佳时辰,都统一由一老人选定,前去迎亲的人们并不知道。当听到这种呼唤,大家酒也不吃了,歌也不唱了,起身告别主人,各自赶回新嫁娘家里。这是说吉日良辰到了,姑娘该出门了。关亲头去向女方父母和老人告辞,请求打发新人出门。

这时,新嫁娘的父母在堂前摆上几碗酸汤肉和米酒,请关亲客同主人一起唱。关亲头将酒碗举过头顶,将少量的酒洒在地上,像征着敬告天地神灵,然后请主人先饮一口,自己接下来一饮而尽。

这时,新娘的母亲将一个用家机布垫单包好的小包袱交给一个陪送嫁老年男女双全的妇人陪这个姑娘到郎家,那里面装有一套换洗衣服,一双布鞋两条花围腰带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这就是新嫁娘的全部嫁奁了。关亲头接过包袱,旁边那些来陪嫁的女伴趁机在黑锅底抹一把锅烟,一股脑儿地涂在关亲头和其他关亲客的脸上,侗语称这叫“haol  lax  saox”(号女婿),意思是将女婿打上“记号”,避免在路上弄错了。

新娘出门时,由一个兄弟(亲兄弟或堂兄弟均可)背着,在三五个女伴陪同下,跟在火把后面朝郎家走去。高举火把的孩子们还在不停地大声呼唤“嘛买耶!”“嘛买耶!”这呼唤声此起彼伏,在静寂的夜空浮动,给人一种古朴庄重的感觉。

送亲的队伍走到半路,被郎家派来的两个“引娘”截住。因为进门的最侍时辰还未到,引娘便与送亲的人对歌。歌的内容主要是夸奖新娘心灵手巧,贤惠能干,又有教养,这都是娘家父母教导有方的结果。女伴则代替新娘唱谦虚歌,说自己生来愚笨,不懂礼节,希望得到公婆指教,丈夫包涵,兄嫂谅解。正当双方唱得意兴正浓的时候,郎家突然响起鞭炮声,门前的火塘随之燃起熊熊大火。这时引娘走过来,拉着新娘的手朝火塘边走去,当即脱下从娘家穿来的布鞋,换上郎专为她用糯米草纺织的拖鞋,围着火塘转三圈,然后引上楼去。

这时,家里的人都回避了,只有一个老人在事先摆好的供桌旁边静候。新娘进屋后先围着火炉转一圈,然后将带来的包袱放在供桌上。老人焚香奠酒,将新娘安坐凳板上,从东朝西,谓之“坐时”(即坐享最佳时辰)。这时老人口念咒语,将新娘的生辰年月、结婚时日敬告列祖列宗,恭请他们日来护佑、夜来扶持,生男育女,家道兴隆。念词中有这样的称谓:“长麻丝线,细布床帘,摆在香炉坛上,叩请祖宗拥护,保佑天长地久,地久天长。”念毕,从供桌上取下一只鸭大腿给新娘吃,新娘只是像征性地吃了一小点,起身走出门去。这时,送亲来的女伴还在大门外等候,当她出得大门,女伴们便一窝蜂拥向前来将她围住,簇拥着向自己娘家走去。郎家另外打发一男一女两个人送去,同时用饭盒包一盒糯米饭,一块生肉,一支鸭腿回娘家,谓之“转脚”,婚礼就算到此结束。

但是,新嫁娘回到娘家的当天晚上,寨上的后生要约伴前来她家讨茶吃。因为这是从古流传下来的习俗,父母亲早就作好了准备,先将本族的歌师歌手接到家里来等候,到了晚上,女伴们都自动拢来,陪同出嫁归来的姑娘一起,与寨上前来讨茶吃的后生们对歌。歌的内容非常丰富,有盘问“茶”的来历的,有赞美主人家热情好客的。

这种赞美歌唱到一定时候,双方难免追忆起少年时代同在一起凉月唱歌的情景,又唱起了惜别和怀恋的情歌,歌声诿婉,情意绵绵。每当这时,有的人就唱歌劝解,要求双方忘掉过去,各奔前程。后生们便乘机将锋芒一转,马上祝愿姑娘去到郎家早生贵子,早早坐家,兴旺发达。歌声恢诣风雅,妙趣横生。有时通宵达旦,难分难解,有时连唱两个晚上,不翻“肚稿”,不分胜负。那真是人如潮,歌如涛,山欢水笑乐淘淘。

小广人结婚的当天晚上,新郎和新郎是不得同房的(甚至连面都未见)。要等到快过年的时候,男方打发人去按她来洗粑米打粑粑,她来住上一夜;春耕时节,男方又打发人去接她来泡谷种,她又住上两天;采桑、割麻、栽秧、打谷或家里有红白喜事,她都要来帮忙,但每次都只住上一两天便匆匆回去。一般婚后要过一两年以至更长一些时间,女方才来长住夫家。这有几种原因,一是过去侗家人结婚较早,一般在十八岁以前,甚而有十四、五岁就结婚的。这里结婚又叫“过门”,与汉族的订婚相似,所以要待成年后方才“坐家”,过早坐家于健康不利。二是要在娘家备办将来过日子所必须的物件,如布匹衣物等。同时,多留娘家几年,也好为父母多操劳一些家务劳动,借以报答养育之恩和扶持弟妹成长。三是感到害羞,侗家姑娘一般在二十三、四岁才“当家”(生育),如果过早,要遭到同伴们的讥笑和嘲讽。所以,结婚后两三年之后才到夫家长住,这是正常现像。

四、趣观十月头卯迎新娘  观光过不少的民族婚俗,没有一个像小广地区的侗族婚姻这样奇特;我耳闻目睹过不少青年人的罗曼史,也没有一个像小广地区的青年男女这样胸怀宽广——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即在自己将要失去情人时,还心怀坦荡地去参加她的婚宴,并为她祝福、对歌。爱情,不少人认为是最自私的,故有“爱情不成情谊在”之说。

第一次去,大概有日本朋友,事先通知村里。故一进村就先喝了拦路酒。这次我们采取“秘密”行动,避开了这一招,天漫漫黑下来,我们十来人分成两组介入了这一活动。听说今年一共有十八对男女青年在头卯日完婚。乡长把我同杂志社的几位同志带到了一位新娘家,郎家的关亲客这时刚好临门。在一阵鞭炮声中他们把一挑简便的礼物挑入娘家。娘家在火堂边设下供桌,将其礼物置于桌上,同时秉烛焚香祭奠祖宗,由祭师祈褥,并告诉祖宗:某某闺女要出阁了。接着,娘家摆下长条桌,端出酒肴,请关亲客入席对饮。酒至三巡,主客开始对歌,客人(男)唱夸赞歌,主人(女)唱谦虚歌,双方用问答的方式唱一些有关婚姻变革的古歌。代表主人的是两位60多岁的老太婆,她们面带笑容,神彩弈弈,她们以水代酒,歌声特别清脆。她们唱累了,接替的是两位青年的姑娘,声音更高昂。对唱的约两三个小时,便有五六个青年小伙呼拥而至。他们先在木楼下呼喊,毫不客气地敦促关亲客离席,他们要上楼与新娘(含新娘伴等)饮酒对歌。在他们再三催促下,主人才把关亲客移至隔壁房族家饮酒,把正堂让给这伙青年人。原来,这些青年人曾与出嫁的姑娘谈过恋爱,只因种种原因没能成为夫妻,但他们并没有“吃醋”的感觉,相反,在情人出嫁时,还前来送行,并唱留念、惜别、丢情、分手歌。他们边饮边唱,直至凌晨两点钟才依依离席而去。此时,楼下已出现了一群小孩(催亲队),他们手持火把,不停地呼喊:“麻买耶!麻买耶!”(侗语,意为:嫂子,到吉时了,快出门跟我们走呀!)随后,新娘由一娘伴陪同,由一族弟背出门,跟着关亲客及娘伴向郎家走去。有人拉一匹马走前,新娘及其他人随后(因忌讳两个新娘共路走,若前一个新娘走过的路,第二个要走此路,必须先用马踩。然后才能走去)。遇桥由族弟背过去。至半路,与郎家的“引亲队”相遇,双方停下,接交“嫁装”(一个简单的包袱)和新娘完毕,待新娘与“引娘”走后,双方其余的人都留下对歌。新娘去到郎家楼下,跨越一堂火,换上郎家的新糯草拖鞋,独个登梯而去。我们被“引娘”阻于楼下。不一会,新娘又款款而出,与娘伴们回娘家去。新娘进郎家那一刹那,称为“过屋”。据结过婚的妇女说,郎家事先在楼上正堂置一张供桌,桌上放置一些祭物和一只鸭子,新娘跪拜于桌前,当祭师焚香祈褥祖先完毕后,令新娘尝一点鸭腿肉,才让她回去。

黎明,郎家又派人挑酒肉去认亲、“拜舅”。娘家设宴款待,主客双方又饮酒对歌,直至下午才许回程。启程时,娘家为关亲头行挂帕礼。同时,新娘家开始接受亲朋好友祝贺,并举行婚宴。其婚宴,根据自己的能力,有“开门接客”(整天把大门敞开,亲朋则携礼而入)和“闭门谢客”(整天关门闭户,亲朋到门即退)两种。第二天早上,郎家派人去娘家把岳父岳母及其房族请去作客,饮酒对歌,直至日落西山方回。整个婚礼在和谐有趣的气氛中结束,时间持续三天。

侗家人举行婚礼仅是形式,当天不但不同房,新娘新郎连面也不许见。要等到逢年过节才去接新娘入郎家,这时方能同房。一般须接两三次,以后自去自来,直至身怀有孕,新娘才定居夫家。

                                                              

                                                                       (劍河縣民族事務局2009年8月24日供稿)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