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袁轲神话三则  

2010-04-25 12:54:21|  分类: 中国神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盘    瓠  

 

 据说,在高辛王当朝的古时候,有一年,大耳朵的皇后娘娘忽然得了耳痛病,整整痛了三年,百般医治,没有效验。后来从耳朵里挑出一条金虫,大约有三寸左右长。虫一挑出来,耳痛病居然一下子就好了。

大耳朵皇后觉得奇怪,便把这条虫用瓠盛着,又用盘子盖着,并且还亲自拿黑饭来喂它。

 喂呀喂的,盘子里的虫忽然变做一只龙狗,遍身锦绣,五色斑斓,毫光闪闪,从头到尾足有一丈二尺长。因为是从盘子和瓠里变出来的,所以取名叫做“盘瓠”。

 高辛王见了这狗,非常欢喜,行坐随身,寸步不离。

 那时忽有房王作乱,高辛王忧虑国家危亡,便向群臣说道:“若是有人能斩房王的头来献的,愿把公主嫁给他。”群臣看见房王兵强马壮,料难获胜,都不敢去冒这生命危险。

说话这天,宫廷里忽然不见了盘瓠,大家都不知道这狗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一连找了好几天,都奋无踪影。高辛王深以为怪。

 却说盘瓠离了宫廷,直向房王的军营奔去。房王的军营,驻扎在海水的那边。盘瓠跑到海边,摇身一变,变做一条龙,渡过奔腾的大海,跳上海岸,依旧变还原形。直到房王军中,见了房王,又摇头又摆尾巴,哄得房王高兴非常。

“高辛氏怕快灭亡了吧。”房王向他左右臣僚说,“连他的狗都跑来投奔我,看来我是当兴了。” ,

于是房王便大张宴会,为这好兆头庆祝作乐。那天晚上,欢乐的房王喝得沉沉大醉,睡在中军帐中。盘瓠趁这时机猛去咬下房王的头,背在背上,奔回王官。

 一支追兵,各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武器,在后面紧紧不舍地追赶前来。

 盘瓠奔到大海边,忽地纵身一跃,又变作一条龙,腾云驾雾,飞过海涛澎湃的上空。追兵们但见眼面前云雾阻隔,却不见盘瓠的踪影,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高辛王那天坐朝,忽然看见爱犬衔了敌人的头跑回宫来,不禁大喜过望。便叫人收去人头,多拿些剁得细细的肉酱来喂它。那知道盘瓠只把鼻头向盆边嗅了嗅,呜呜地叫了两三声,便走开了去。从此它便闷恹恹地去睡在屋角,不吃东西,也不活动,高辛王呼唤它它也不起来:就这么过了好几天。   

高辛王心里难过,想了一想,便向盘瓠说道:

“狗啊,为什么既不肯吃东西,呼唤也不起来呢?莫不是想要得到公主为妻,恨我不践诺言吗?并不是我不践诺言,实在是因为狗和人是不可以结婚的啊!”

 盘瓠登时口吐人言,说道:“王啊,请不要忧虑,你只要将我放在金钟里面,七天七夜,我就可以变成人。”

 高辛王听了这话,深觉诧异;果然将盘瓠放在金钟里面,看它怎么变化。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没有什么动静,到第六天,期待结婚的多情的公主怕他饿死,悄悄打开金钟一看:盘瓠全身都变成了人,只留一个狗头没有来得及变,从此再也不能变了。

 于是盘瓠从金钟里跳出来,披上大衣,公主则戴了狗头帽,他俩就在皇宫里结了婚。

 结婚以后,盘瓠带着妻子,到南山去,住在人迹不到的深山崖洞中。公主脱下华贵的衣裳,穿上庶民百姓的服装,亲身操作,毫无怨言。盘瓠则每天出去打猎,以此为生,夫妻俩和睦幸福地过日子。几年以后,生下三男一女,于是带着儿女们去看外公外婆。

孩子们都还没有姓氏,就请高辛王赐给他们的姓。大儿子生下来是用盘子装的,就赐姓为“盘’’;二儿子生下来是用篮子装的,就赐姓为“蓝”。只有三儿想不出赐姓什么的好,适逢天上有轰轰的雷声响过,便赐姓为“雷”。小女儿长大成人,招了个勇敢的兵士做女婿,跟着丈夫的姓姓“钟”。蓝、雷、盘、钟四姓,互相婚配,后来子孙繁衍,成为国族,大家都奉盘瓠为他们共同的老祖宗。

蚕     马

 

上古时候,有一个男子出门远行,在外面很久没有回家。他家里没有别的人,只有一个小女儿和一匹马,这匹马就由小女儿喂养着。小女儿在家里很是寂寞,常常想念她的父亲。有一天,她半开玩笑地向拴在马房里的马说道:“马啊,你如果能够去把我的父亲迎接回来,我一定嫁给你做妻子。”

 那马一听这话,就跳跃起来,拉断了缰绳,从马房里跳出去,跑出院子。跑了不知道几天几夜,一直来到了小姑娘父亲住的地方。父亲见是自家的马,从千里外的故乡跑来,又是惊异,又是欢喜。正用手去拍抚马的颈脖,那马却也作怪,只是望着它来的方向,伸长了颈子,悲鸣不已。父亲心里暗想:这马远远从家里跑来,就作出这种奇怪的模样,莫非我家中出了什么事情?于是一刻也不停留,赶紧抓住马的鬣毛,翻身骑上马,一直跑回家去。

 回到家里,女儿才向父亲说明:家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故,只是想念父亲,马通人性,径自就去把父亲迎接了回来。父亲没话说,便在家里住下来。又见马这么聪明和重感情.待它更是比往常不同,总是拿上等的饲料来喂养它。可是马对着拿来喂它的丰美的食物,不大肯吃,而每每见了小姑娘从院子大门进去,却神情异常,又叫又跳,非止一遭。

父亲觉察到这种光景,心里奇怪,便暗地问他的女儿:“你说说,那马见了你为什么又跳又叫呢?”

女儿知道隐瞒不住,只得老老实实地把那次和马开玩笑的话告诉了父亲。

父亲一昕就板着脸孔向女儿说:“唉,真是丑死了。——别说出去,最近几天也不许你出这院子的大门!”

父亲虽然爱马,可是决不能够让马来做他的女婿。为了省得那马长期作怪,父亲就埋伏了弓箭,亲自将马射死在马房里,然后剥下它的皮,将皮晒晾在院子里。

这天,父亲因为有事出门去了,小姑娘和邻家的姑娘们同在院子里马皮的旁边玩耍。小姑娘一见那马皮,心里生气,就用脚去踢它,边踢边骂:“你这个畜牲,还想讨人家做你的妻子哩!现在给剥下皮来,真是活该!看你还……”

话还没有说完,那马皮突然从地上跳跃起来,包裹了小姑娘就朝院子门外跑去,风样地旋转着,顷刻间就消失在原野的远方。女伴们眼见这种情景,骇得手忙足乱,又惊又怕,谁也没有办法救她,只得等她父亲回来,告诉她的父亲。

父亲听了女伴们的告诉,非常惊诧,到附近各处去寻找了一遍,全无踪影。几天以后,才在一棵大树的枝叶间,发现了他那全身包裹着马皮的女儿,已经变成了一条蠕蠕而动的虫样的生物,慢慢地摇摆着她那马样的头,从嘴里吐出一条白而闪光的长长的细丝来,缠绕在树枝的四面。好奇的人们纷纷跑来观看,大家就叫这吐丝的奇怪的生物做“蚕”,说她吐出丝来缠绕住自己;又叫这树做“桑”,说有人在这树上丧失了年轻的生命。

 这就是如今蚕的来源。小女儿后来做了蚕神,那马皮一直披在她的身上,和她做了永不分离的亲密的伴侣,人们因而把她称做“马头娘”。 

眉  间  尺

 

 从前楚国有一个铸剑的名工,名叫干将,他的妻子名叫莫邪。

有一天,楚王把干将叫去,给了他两块铁胆肾,说这是从在武器库里吃武器的一对怪兔子的肚子里掏出来的,要干将把它铸造两把宝剑。

干将把两块铁胆肾拿回家仔细一看,果然坚硬无比,是铁的精华。他心里非常欢喜,就架起洪炉,用心铸造起来。两夫妇日夜不休地铸造了三年,两口宝剑终于铸造成功了。

当它们从光焰烛天的洪炉里取出来,冷凝定了时,简直象秋水似的明亮,发射出闪闪的寒光,头发放在剑锋上一吹就断,拿它来切铁就象切泥土一般:真是古今少有的两口好剑。因为是夫妇俩几年辛苦的结晶,所以就把他们自己的名字来做了宝剑的名字,雄剑就叫“干将”,雌剑就叫“莫邪”。

楚王知道干将快把宝剑铸造成功,又是欢喜,又是忧虑。欢喜的是他有了这两把宝剑,就可以雄霸天下,凌压诸侯;忧虑的是将来若是给外国国君知道了,想法子把干将弄了去,再叫他替他们铸造更好的宝剑,那么一切美梦就会落空了。

残暴的楚王,决定要在干将献剑的这天,借口说他工作迟缓,将他杀掉,以除后患。

干将本人也知道,他铸造了这两口世间所无的宝剑,楚王决定容不下他,一定会被杀。那时他的妻子莫邪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孕,干将就向莫邪说:“我替楚王铸剑,三年才铸造成功。楚王是个猜疑心重的人,怕我将来又到外国去替别人铸剑,一定要借口杀掉我。我如今去献剑,就把这口雌剑献给楚王,雄剑我已经藏了起来。我死之后,你若生下是个女孩,那就罢了,倘若生下是个男孩,等他长大,你就告诉他一—

出门去望望南山,松树生在石头上,宝剑就在树背上。

他照着我这几句口诀去寻找,自然会找到那口雄剑 ,就叫他带了那口雄剑去替我报仇。”

说毕,再也不管妻子伤心的哭泣,干将带着雌剑去见楚王。

楚王接过宝剑,愠恼地说:“原叫你铸造两口宝剑,如今为什么只带来这一口呢?”

干将恭敬地回答说:“大王给的那两块铁胆肾,本没有多重的分量,只能铸造这么一口。”

楚王自然不肯相信,便叫识剑的人来看看这口宝剑。那人把宝剑看了一看,说:“剑有两口,一雌一雄,现在雌的来了,雄的还没来。”

于是楚王大怒,更用不着找什么借口,马上叫人把他绑出去杀掉。杀他以后,又派兵去搜查他家,到处都翻寻了个遍,却没有找着那口雄剑,只得罢了。

干将死后,过了几个月,莫邪生下一个孩子,是个男孩。

这男孩生得相貌有些奇怪:两条眉毛分得开开地,就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眉间尺”。

眉间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常给邻居的孩子们欺负,说他是“野种”,是没有爹的孩子。

眉间尺听了心里很难受,常跑去问他母亲:“妈,他们都说我没有爹,你说,我真的没有爹吗?”

“傻孩子,”母亲忍住了满腔悲痛,强作欢颜地说,“你怎能没有爹呢,没有爹又哪来的你呢!——只是爹爹出远门,没有回家罢了。”

过了几年,眉间尺长到十四五岁,又受了邻家孩子们的嘲讪,眉间尺再也忍不住,气愤愤地跑回去问他母亲:“我爹究竟在什么地方,你怎么老是不告诉我?”

母亲被逼得无法,只得告诉他说:“孩子,你好好听着:你爹原是楚国有名的铸剑工人,他曾经专心致志地替楚王铸剑,三年才铸造成功。楚王疑心重,怕他又去替别的国君铸剑,借口工作迟缓,把他杀了。”

眉间尺听了,悲愤万分地说:“呔,残暴的楚王呀!……我爹爹死得多冤呀!——我马上就替爹爹报仇去!”

他说这话时,眉宇间闪耀着一种英武果决的气概,真象他父亲在生的时候。母亲见了,知道丈夫的冤仇可以通过儿子报复,不由心里掠过一丝甜甜的安慰。但这安慰瞬间又化为亲娘痛子的忧愁。母亲叹了一口气说:“唉,你年纪这么小,怎么去得?——要报仇也等过几年再说吧。”

眉间尺说:“不,我年纪已经不小了,让我去吧。”

母亲见儿子去志坚决,只得把干将死前临走时说出的几句口诀告诉了他。

眉间尺听了母亲的话,赶紧跑出门去,朝南望了一望,却不见有什么山;回头一看,只见厅堂前面石墩上,有几根松木柱子。眉间尺心想,恐怕所说的“松树生在石头上”,这

就是了。于是去找了一把板斧,试挑靠近门边的一根,拿板斧朝它背后用力一劈,柱子劈破了,果然就从里面取出那把叫做“干将”的雄剑。

眉间尺背了雄剑,带上干粮,辞别母亲出门替爹爹报仇去。刚走进京城,楚王那天晚上忽然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一个宽额头的小孩子,两条眉毛之间相距有尺多远,手里提了

一把宝剑,杀气腾腾地走过来,说是要替父亲报仇,提起宝剑照着楚王面门就砍。楚王大喊救命,惊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醒后回想梦境,觉得自己生命大有危险,很不放心。于

是就悬了千金重赏,到处张贴榜文,榜文上画了图形,定要捉拿那个梦中所见的奇怪孩子。眉间尺在京城里听见人们纷纷扬扬这么传说,又看见榜文和榜文上的图形,心里害怕,赶紧逃出京城,跑到深山里去暂时躲藏着。

在山里躲藏了些时候,心想自己毕竟太年轻,没见过大世面,一听楚王悬赏捉人就想不出对付的办法了。自己一死倒不足惜,只是爹爹的冤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报复。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就象断线珍珠似的簌簌地往下掉。

正在万分愁惨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瘦长汉子,穿一身黑衣服,走到他的面前,目光灼灼地注看着他,问他道:“你这孩子,小小年纪,为什么独自个在这里悲哀哭泣?”

眉间尺说:“我是干将、莫邪的儿子。楚王杀了我爹爹,我想替爹爹报仇,却找不着报仇的机会。”

黑衣服汉子说:“楚王暴虐无道,楚国人民都受他的残害。你的仇就是我的仇,同时也是我们大家的仇。我倒有一个替我们大家报仇的主意在这里,只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眉间尺说:“只要能够报仇,不管叫我牺牲什么,我都没有不同意的。”

黑衣服汉子说:“我听说楚王悬了千金重赏,来购买你的头颅,你如果肯把你的头颅和这把宝剑都交付给我,我就自有办法替你也替我们大家报仇。”

眉间尺听了,朝着黑衣服汉子的眼睛注看了片刻,相信他说的话定然是真,就毫不迟疑,从背上抽出宝剑,就势向颈脖一挥,割下自己的头来,将头和宝剑用手捧着,一齐交给对面站着的黑衣服汉子,随后仰身倒在地上。

黑衣服汉子叹息了两声,将眉间尺的尸身用土掩埋了,轻轻揩拭去宝剑上的一丝血迹,然后背上宝剑,提着人头去见楚王。

在富丽堂皇、威风凛凛的大殿上,楚王接见了这个突然跑来献头的怪客。

象在熟睡的眉间尺的头,是那样的宁静和安详,由侍卫双手捧着,呈奉给楚王观览。楚王一见人头,果然象是梦中所见的奇怪孩子,不由心中大喜,认为后患既经除去,以后

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于是吩咐把人头弄到荒郊旷野去扔掉。

黑衣服汉子不等楚王吩咐毕,连忙上前去拦住说:“慢着!这孩子既然敢于和您做对,他的头就非比异常,乃是一颗勇士的头。应当放到汤锅子里去烹煮,到肉烂为止;否则

他还会成精作怪,再来和您捣乱的。”

楚王想了一想,这话似乎很有道理。果然叫人去搬来一口大鼎锅,放在殿前,鼎锅下面燃烧起熊熊的柴火,将孩子的头放到鼎锅里去烹煮。

哪知道头颅在鼎锅里烹煮了三天三夜,都没有煮烂,甚至连一丝皮骨、一根汗毛都未曾伤损,并且还好几次从鼎锅里跳出来,圆睁着一对眼睛,在地上滚转。楚王见孩子的头老煮不烂,未免也担着心,便问黑衣服汉子是什么道理。黑衣服汉子说:“孩子的头不烂,是因为他还有些邪祟未散,如今请大王亲自到汤锅边来看一看,借大王的威武,压他一压,自然就会烂的”

“唔——”楚王摸着胡须,沉吟着。

他心里本来有些虚怯,不敢去看那孩子的头;但是当若文武两班朝臣,又怕丢脸面,不好意思不去看。只得说声“好吧”,勉强抖擞精神,壮着胆子,咬紧牙关,一步一挨走到

汤锅边。他刚伸着颈子向汤锅这么一注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黑衣服汉子从背后拔出宝剑来,向着楚王的颈子这么一挥,楚王的头就“扑通’’一声掉在汤锅里了。黑衣服汉子仰天哈哈一笑,随即把宝剑朝着自己的颈子一挥,又是一颗头颅掉在汤锅里了。一刹时汤锅里三颗头颅都煮得稀烂。

大殿上,朝臣、太监、嫔妃、宫女……一时措手不及,纷纷大乱。只好用勺子从汤锅里把三颗头颅打捞起来。三颗头颅皮肉已经烂完,只剩下枯骨,大小也差不多相等,再也分不清谁是楚王的头,谁是刺客的头,谁是孩子的头了。只得把汤锅里的汤,连肉带骨,分作三分,用瓦罐子装着,分别埋葬在一处地方,给修造了三座坟墓,笼统叫做“三王墓”。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