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舜感化了弟弟象  

2010-04-25 13:01:49|  分类: 中国神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 轲

尧皇帝在位的时候,妫水边上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里,有天忽然诞生了一个婴儿,取名叫舜。孩子生下来不久,妈就死了,瞎眼的爹爹瞽叟另外又娶了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名叫象;又生了一个女儿,名叫系。家庭里从此常起风波,很不平静。

原来瞽叟是个脑筋糊涂,遇事不讲道理的人。正因为糊涂,便单单宠爱了后妻和后妻的儿女,而把前妻生的儿子舜看做了眼中钉。后母更是心地狭小,泼辣凶悍,难惹难当。弟弟象的秉性也和后母差不多,非常粗野和骄傲,全然没有一点当弟弟的礼貌。只有小妹妹系,虽然也有些坏习性,究竟还稍稍有点人心,并不象那般天生的恶徒那么坏。

可怜的舜,常受父母的毒打。遇见还吃得消的小棍子,他就含着满眶热泪,用身体去承当住;遇见实在吃不消的大棍子,他就只好逃避到荒野里去,向着苍天痛哭号啕,呼唤他那死去的亲娘…..

舜在家里实在住不下去了,只好一个人单独分居到外面,在妫水附近的历山脚下,结上一两间茅草屋,开了一点点荒地,孤单而愁苦地过着日子。

舜在历山耕种,没有多久,历山的农人受了他德行感化,都争着让起田界来;舜又到雷泽去打鱼,不久,雷泽的渔夫也都争着让起渔场来;舜又到河滨去作陶器,不久,说也奇怪,河滨陶工做的陶器都又美观又耐用了。

尧皇帝渐渐老了,开始寻访天下的贤人,准备把天子的位置禅让给他。大族长们都推荐舜,说舜既贤孝又有才干,可以备选。

于是尧就把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叫娥皇、一个叫女英的嫁给舜做妻子;又叫他的九个儿子和舜在一块共同生活,看看舜是不是真正有德行和才干。同时,尧又把细葛布衣裳和琴来赐给舜,又叫人替舜修了几间谷仓,还给了一群牛羊。

原本是普通农民的舜,这下子做了尧皇帝的女婿,骤然间贵显起来了。

瞎老汉一家人听见他们素来讨厌的舜平地升天,又富又贵,一个个嫉妒得咬牙切齿,万分难受。

家人当中嫉妒得最厉害的,要算是舜的弟弟象了。

原来舜的两个妻子,都很美丽,使象羡慕万分。他总想设下一个什么圈套,把哥哥害死,夺过两个嫂嫂,做自己的老婆。象的母亲当然没话可说,完全同情儿子的打算。糊涂的瞽叟呢,对于舜素来没有好感,又羡慕舜的财产,也同意设法干掉他,并吞他的家财。

几个人象地洞里的老鼠一样,唧唧哝哝在家里商量了个通宵,暗害舜的圈套就这么定了下来。

“哥哥,爹叫你明天去帮他修一修谷仓,早点来啊!”一天下午,象到舜的家,这么说。

“噢,知道了,明天一定早来。”正在屋门前堆麦垛的舜,愉快地回答说。

 象去了,娥皇和女英从屋子里走出来,问舜是什么事。

“爹要我明天一早去帮他修谷仓。”舜告诉她们说。

“你可不能去呀,他们要烧死你呢。”

“怎么办呢?”舜惶惑了,“爹叫做的事,不去也是说不过去的呀!”

娥皇和女英想了一想,说:“不要紧,去吧,明天你把旧衣服脱下来,我们另外给你一件新衣服,穿了去就不怕了。”

到第二天,她们从嫁箱里拿出一套五色斑斓、画着鸟形彩纹的衣服来给舜穿上。舜穿了这身花衣服,就去给父亲修谷仓。

恶徒们看见舜穿了花衣服前来送死,肚子里暗暗好笑,可是面孔上还装得假意殷勤。

他们欢欢喜喜地接待着舜,替他扛了梯子,引导他到一座高高的菌子形的朽坏的谷仓上面去。

舜沿着梯子,爬上谷仓顶,老老实实地在那里干起活来。

恶徒们按照预先安排好的计划,马上抽掉他的梯子,在谷仓下面,有的堆柴禾,有的寻火把,要烧死他们共同嫉妒的人。

“爹爹,爹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站在谷仓顶上下不来的舜,看见这种凶恶的景象,惶恐极了。

“孩子,”舜的后母恶毒地应声说,“让你上天堂去呀,去和你那亲娘住在一块呀,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瞎子爹也点头摆脑地毫无心肝地傻笑着。

 象一面在下面点火,一面开心地大笑:“哈哈,哈哈……这一下你可逃不了了——我怕你还能飞上天去!”

 谷仓的四周,熊熊的大火已经燃烧起来,舜在谷仓顶上颠踬着,骇得满头大汗(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新衣服的功用)。当他向恶徒们呼喊求助无用的时候,他只得张开两只

手臂,向着头顶上的青天高呼:“天呀!……”

说也奇怪,就在这一张开手臂、露出新衣服上全部鸟形彩纹来的顷刻,舜在火光和烟焰当中,变做了一只大鸟,嘎嘎地呜叫着,直朝天空飞去。

恶徒们一见这种意想不到的变化光景,一个个都在下面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不能动弹。

一次阴谋失败,恶徒们还不甘心,又布置下第二次阴谋。

这一回是瞎子爹亲自出马。“儿呀,那回事情一家人真是做得万分糊涂,务必请你原谅……”瞎爹坐在舜的家门前,把手里的竹棍敲着阶沿石,老着脸皮这么说。“现在爹又要劳你神去帮忙淘一淘井,你可一定要来,别多爹的心哟!”

“爹放心,明天我一定来。”舜温和地说。

 爹去了,舜把爹的来意告诉了他的两个妻子。妻子们都向他说:“这一回也还是凶多吉少。但是,不要紧,你去吧。”到第二天,给舜一件画着龙形彩纹的衣服,叫他穿在旧衣服里面,到了危急时候,只消脱去旧衣服,自然就有奇迹发生。

舜照着妻子们的嘱咐,穿了龙纹衣服在旧衣服里面,去给瞎眼爹淘井。恶徒们一见舜穿的并不是奇装异服,都暗暗称心,以为这一回倒霉的舜是准死无疑了。

舜带着工具,让人用绳子吊着,下到深井里面去。哪知道刚一下去,绳子就被割断了,接着,不由分说,乒乒乓乓地一阵石头、泥块从上面倾倒下来。曾经吃亏上当而变得机警的舜,赶忙脱去了外面的旧衣服,变做一条披着鳞甲、银光闪闪的游龙,钻进地下的黄泉去,逍遥自在地浮游着,然后从另外一眼井里钻了出来。

恶徒们填满了井,在井上用脚踏着,蹬着,欢天喜地地大叫大跳着,以为仇人终于毙命,大功终于告成。一家人闹闹嚷嚷,去到舜的家,准备接收他的老婆和财产。小妹妹系也跟了去看热闹。

 凶信报到,不知道是真是假,两个嫂嫂都掩了面,转身回到后面的屋子里去悲哀地号啕。得意忘形的弟弟象却正在堂屋里和爹妈商量着分配死人的财产。

“主意本来是我出的。”象张开他那张丑陋的虾蟆形的嘴巴,指手画脚地说,“照理财产我该多得一分,可是我什么都不要,牛羊分给爹妈,田地房屋也分给爹妈,我只要死人的这张琴,这把弓,和两个嫂嫂……嘻嘻嘻……”

于是象就从墙上取下舜的琴来,心满意足地净净琮琮地在那里弹奏着。

老太婆和瞎老头欢喜得在屋子里团团转,摸摸这样,看看那样。

屋子后面,“寡妇”们的哭泣声更加哀恸了。

这悲哀的哭声,终于激发了小妹妹系的良心,使她觉得家里人做的事未免太凶残和卑鄙了,而自己见死不救,也是卑鄙可耻。她正在这样想时,忽然间看见,舜从外面象平常

一样神色自若地走进屋子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死而复生的舜,使屋子里的众人都骇得怔了半晌。最后,当大家断定舜确实是人而不是鬼,陕复了常态之后,那坐在舜的床上弹琴的象才脸色讪讪地、很不带劲地说:“哥哥,我正在想念你,很忧闷呢。”

 舜说:“是啊,我知道你正在想念我啊!”

 此外再也没有说什么。天性笃厚的舜,虽然经过这两次事故,对待爹妈和弟弟,还是象先前一样地孝顺友爱,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改变。倒是本来有些坏习性的小妹妹系,经过这两次事故之后,竞痛悔前非,和哥哥嫂嫂都真诚地和好了。

受了两次感动,痛悔前非的小妹妹系,从此以后,就经常注意家里人的行动,生怕他们又玩出什么花样来暗害哥哥嫂嫂一家人。

事情正如所料,恶徒们害舜不死,总不甘心,又定下新的阴谋:这阴谋就是假意请舜来喝酒,灌醉了他然后把他杀死。

小妹妹系侦察清楚了这项阴谋,就赶紧悄悄跑去报告给两个嫂子知道。

 嫂子们听了都笑着说:“谢谢你……好,你回去吧,我们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不多一会,那请客吃酒的象果然摇摇摆摆地来了,向舜说明来意:“以前两回事情实在对不住,这回爹妈特地备办了点酒菜,跟哥哥表示歉意,一定要请哥哥赏脸,明天早点过来。”

  象走了以后,舜又愁着了,“怎么办呢?”他向他的年轻的妻子们说:“去好呢还是不去好呢?——不知道他们又在玩什么鬼花样啊!” 

 “怎么不去呢?”妻子们都说。“不去爹妈又要见怪你了——去吧,不要紧。”

 她们说着,就走进屋子去,从嫁箱里拿出一包药粉来,递给舜说:“这药拿去,和上狗屎,洗它个澡。明天你去喝酒,包你不出事故。——厨房里水已经替你烧好了。”

舜听了妻子们的话,果然拿狗屎和药,结结实实地洗了个澡。到第二天,穿上一身干净衣服,便到爹妈家赴宴去。

恶徒们假意殷勤,欢欢喜喜地接待着舜。摆上了丰盛的酒宴,大家坐下来喝酒。磨得锋利的板斧已经预先藏放在门角里;筵席上呢,却是一片“干杯啊,干——干……”的劝酒欢笑声。

大锺和小杯,舜拿到手里,总是一饮而尽,从不推辞。一锤又一杯,也不知喝了多少锤、多少杯了,直喝得这些劝酒者都有些颠三倒四,说话不大灵便了,舜还直挺挺地坐在那里,象没那回事般的。

最后,几个酒坛子都已经喝空,菜肴也已经吃光,再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待客了,恶徒们才眼睁睁地看着舜抹了抹他的嘴唇,很有礼貌地向爹妈告辞,扬长而去。只剩下门角里那把没有使用出来的板斧在发射出嘲笑的寒光。

从女儿和儿子们的报告里,尧认为舜的确是如所传说的既贤孝又有才干的青年,可以传给天子的位置。传位以前,还对他作了一番考试。

这考试就是把他放到一个雷雨将要到来的大山林里去,看他单独一个人用什么法子走出这座山林。

舜行走在大山林里,全没一点恐惧,毒蛇见了他便远远地逃开,虎豹豺狼见了他也不敢侵害。一会儿,暴风雷雨来了,森林里一片墨黑:又是霹雳,又是闪电,又是倾盆的大雨,四周都是象精怪一般披着头发,张开手臂的树。树啊,树啊……简直分不出东西南北。可是勇敢智慧的舜,在这片千奇万变的雷雨的森林里行走着,行走着,既不害怕,又不迷惑。最后,他终于沿着来时的道路,走出了这座山林。

经过了最后的这场考试,尧就把天子的位置禅让给了舜。

舜做了国君之后,坐了马车,打了天子的旗号,回家乡去拜见他的父亲瞽叟,还是象从前一样地恭敬孝顺。瞎眼爹到这时候才知道儿子真是一个好儿子,以前种种都是自己糊涂昏聩犯下的错误,也就真心诚意地改过向善,和儿子和解了。

舜见了父亲,又把桀骜难驯的弟弟象封到有鼻的地方去做诸侯。象受封以后,觉得哥哥真是仁爱宽大,心灵上受了深切的感动,从此也渐渐把他那恶劣的习性改掉,成为一个有用的好人了。

舜作国君的几十年中,也象尧一样,做了很多有利于人民的事情。舜的晚年,到南方各个地方去巡视,就中途死在苍梧之野,噩耗传来,全国人民都象死了爹妈一样的悲哀。

他的两个曾经和他共患难的妻子,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更是悲恸得连肝肠都要断裂了。

她们马上坐了车和船,奔丧到南方去,一路上伤心地哭泣着,眼泪象泉水般地奔涌。这些伤心的眼泪,洒在南方的竹林中,每根竹子上都挂着她们的斑斑点点的泪痕,所以后来南方便有了斑竹又叫“湘妃竹’’的这一种竹。

她们走到湘水,不幸风波起来,弄翻了船,她们就遗恨地淹死在江中,成了湘水的神。

舜死以后,人民把舜的尸骨,用瓦棺装殓着,埋葬在苍梧的九疑山的南面。

在九疑山的山脚下,每年春秋两季,人们会看见一头长鼻大耳的巨象,来耕舜的祀田。大家心里都很奇怪,不知道这究竟是从那里来的怪动物,为什么要不辞辛苦地来到这里替舜耕田。直到有一年,人们看见一个从远方来的黑胡子男人跪在舜的坟墓前哀哭,哭着哭着这男人就变做了一头象,跑下山去替舜耕起田来了,大家才知道这黑胡子男人就是舜的弟弟象,由于忏悔以前的错失,才真个变化做一头象来替哥哥耕田。

 象去了以后,人们便在坟墓的附近造了一座亭,叫做“鼻亭”,亭里供奉着象的神主,叫做“鼻亭神”。这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从此以后就相亲相爱地住在一起,永不分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