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羿和嫦娥  

2010-04-25 13:07:08|  分类: 中国神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 轲

相传尧皇帝在位的时候,曾经有十个太阳一齐出现在天空,一连继续了好多年。天空成了太阳们的世界,大的炎热把土地烤焦了,把禾苗晒枯干了,甚至把铜铁沙石都快晒熔化了。人们热得喘不过一日气,血液在体腔内差一点就会沸腾。大地上已快断绝可吃的东西,胃里又燃烧起一把饥饿的火,逼得大家全要发疯。

灾祸还不仅是这样。由于气候酷热,还有一般怪禽猛兽,如象禊揄、凿齿、九婴、大风、封稀、修蛇……等,都纷纷从火焰似的森林、或沸汤般的江湖里跑出来,逞着它们暴烈的性情,残害人民,弄得本来已经活不下去的人民,更加活不下去了。

十个太阳一齐出现在天空惹出的灾祸,使做国君的尧忧愁烦恼,除了每天向上帝呼吁祷告以外,简直别无办法。

十个太阳,都是东方上帝帝俊的儿子。帝俊有一个妻子,名叫“羲和”,在东南海外的甘渊,替他生了十个太阳儿子。他这十个太阳儿子,原来都住在东方海外的“汤谷”;这地方的水,因为太阳们常在里面洗澡,滚热如汤,所以叫做汤谷。汤谷附近有一棵大桑树,生长在海水中央,名叫“扶桑”。扶桑有几千丈长,一千多围粗,十个太阳就住在这树上。他们轮流出现在天空,一个太阳回来了,另一个太阳才开始出去值班。所以太阳虽然有十个,经常和人们会面的,却只有一个。这大约是他们的爹妈给他们安排好的秩序。

可是不知道怎样一来,顽皮的孩子们却忽然不愿意遵守这个规定,竞一齐跑出来玩耍。习惯一经养成,就天天都结伴出来,再也不想分开。自然,十个太阳齐照的大地,是多么的光明灿烂啊。也许他们心里还这么想,光明灿烂的大地在向他们表示欢迎,哪知道大地上的一切生物,都怨恨他们到了极点了。

作爹妈的帝俊和羲和,虽然也想将孩子们加以管束,不许他们这样恶作剧;但因为孩子们顽皮成性,又都具有极大的神力,全然不睬双亲的忠告,作爹妈的也就没有他们的办法。

十个太阳看见爹妈拿他们没办法,就越发胡闹得起劲了。可是代表亿万人民普遍愿望的尧皇帝的祷告,天天都上达天廷。帝俊既然身为上帝,对于这种呼吁,绝不能充耳不闻;再加上他也实在讨厌孩子们的胡闹了,就决心派一个擅长射箭的名叫“羿”的天神到下方去,诛除那些为害人民的恶禽猛兽,捎带着也把他的坏孩子们吓一吓。

 羿领了帝俊的旨命,就带着他的妻子嫦娥,辞别天廷。临行的时候,帝俊赐给羿一张红色的弓,一口袋白色的箭。这华美的神弓和神箭,都是天上稀有、世间所无的宝贵武器,刚好配得上象羿这样一个高明卓绝的射手。

“孩子们胡闹,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就是了,不要太难为了他们。”帝俊这么嘱咐羿说。

“是。”羿恭敬地回答说。

 羿于是带着他的妻子,降到下方,在闷热难当的茅草屋里,见着为了旱灾而愁苦的尧。尧一知道羿就是上帝派遣下来的天神,不禁大喜过望,把烦恼和忧愁都消散得千干净净。

马上,尧就陪伴着羿夫妻俩去巡视人民的灾难。可怜的人民,每天在十个太阳的烤炙下,有的已经热昏死去,不死的也奄奄待毙,只剩一把黑瘦的骨头了。可是当他们听到天神羿下到了凡间,登时又都恢复了活力。远远近近的人民,都赶到王城所在的地方来,聚集在广场上,大声的呐喊和欢呼,要求羿替他们诛除祸害。

最为人民痛恨的,当然就是一齐出现在天空中的这十个太阳。起初,羿原也想虚张声势,吓吓他们,叫他们不敢再调皮就算了的。哪知道这些骄纵惯了的少爷,看见羿在下面拈弓搭箭,作势要射的样子,竟连理也不理。这一来,却果真惹恼了羿。正直的羿心想:哪怕你是天帝的儿子,你们既然决心和人民为敌,我就敢于收拾你们!

于是他就真个慢慢地走到广场中央,举起神弓神箭,搭上箭、拉满弓,对准天空中的一个太阳,飕的一箭射上去。起初没有影响,隔了顷刻,只见天空中一团火球无声地爆裂了,流火乱飞,纷纷的金色羽毛四散,一团红亮亮的东西,“匐”然落在地上。人们跑近前去一看,原来是一只极大的金黄色的三足乌鸦,想来就是太阳精魂的化身了。再一看天上,太阳果然已经只剩下九个,空气也似乎凉爽了一些,人们不由得齐声喝采。

祸事既然闯定了,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便又连忙拈弓搭箭,向着天空中东一个西一个战栗而正想逃跑的太阳射去。一支支的箭象疾飞的鸟一样地从弓弦上发出,只听得飕飕飕的箭声,只看见天空中一团团火球无声地破裂,满天是流火,数不清的金色羽毛四散在空中。三足乌鸦一只只地堕落下来,人民的欢呼声响彻了大地。

站在土坛上看射箭的尧,忽然想起太阳对于人民也有大功,是不能全射下来的,急命人暗中从羿的箭袋里抽出了一支箭。羿以为十支箭都射完了,就停下来,因此天空中的太阳终于还剩下一个。可怜这顽皮的孩子已经吓得脸色发白,地上的人们都吵嚷着冷起来了。

太阳的为害算是除去了,可是还有种种恶禽猛兽,继续为害人民。羿以后的工作,就是要替人民除去种种害人的恶禽猛兽。

那时中原一带,“猰狳”为害最烈。

猰狳这种怪物,它的形象很可怕:龙的头,老虎的爪子,号叫的声音好象婴儿啼哭,常拿人来做它的粮食,人民给它残害的不知道有多少,谁提起它都会胆颤心惊。羿来到中原,首先就去杀这个怪物。狭狳当然不是羿的对手,战斗不消两三个回合,就被羿一箭射死了。

羿杀死了猰狳,又到南方的畴华之野去杀一个叫做“凿齿”的怪物。

凿齿这东西,长着野兽的头,人的身子,从它的嘴里突出一只长约五六尺的牙齿,形状象凿子,这牙齿就是它最厉害的武器,没有人敢当它的锋芒。因此它逞着野性,在这一

带地方任意残害人民。哪知道羿带了天帝赐给的弓箭,毫不惧怕地前来和它作战。凿齿知道羿的箭法厉害,心里着慌,拿了一面盾牌来保卫自己。但是羿靠着他过人的勇敢和灵巧的技艺,没有让凿齿走近身来,就把它从盾牌的掩护下射死了。

这以后,羿又到北方的凶水之上去杀“九婴”。九婴是个生着九个脑袋的水火之怪,能够喷水也能吐火,人民不知遭受了它多少残害。羿来到这里,就和那个怪物激战了一场。那怪物虽然猛悍,究竟不是天神羿的对手,终于给羿射死在波涛汹涌的凶水之上了。

羿回转来,经过东方的青丘之泽,正遇见一只名叫“大风”的鸷鸟在那里为害人民。这大风,实际上就是一只大孔雀,性极凶悍,能伤害人畜。它的翅膀飞掠过的地方,常有

大风伴随,所以人们叫它做“大风”。

羿知道这种鸷鸟多力善飞,恐怕一箭射去,还不能致它的死命,倘或带箭逃跑,养好创口再来为害人民,反而费事。因此特地用一条青丝绳系在箭尾,等那鸷鸟飞过来时,一箭

射去,正中当胸。箭在绳上,鸷鸟不能飞逃,便被羿拖拉下来,斩成几段,替人民除了一方大害。

杀死了大风,羿又到南方的洞庭湖去。

洞庭湖中,有一条巨蟒,在那里兴波作浪,渔船时常被它弄翻,船上的渔民被它活活吞在肚子里的不知有多少。

羿来到洞庭湖,独自驾了一只小船,在湖中巡行,找那巨蟒的踪影。船到湖心,果然看见那蟒昂着头,吐着舌,掀着如山的白浪向着羿的小船浮游过来。羿连忙拈弓搭箭,对准巨蟒射去,虽然箭箭都中要害,巨蟒还不曾死,一直窜到羿的船边。羿只得拔出腰间的宝剑,和凶蛇战斗。在滔天的白浪中,到底把凶蛇斩做了几段,腥臭的血流出来染红了一大片湖水。湖岸边的渔民用震天响的欢呼声迎接羿的归来。

最后只剩下一件困难的工作了,就是到桑林去捉大野猪。桑林这地方,也在中原。大野猪即所谓“封稀”,是有着长牙、利爪,力气赛过牛的猛兽。它不但毁坏庄稼,还吃人和牲畜,附近一带的人民都遭它的殃。如今羿一来,野猪就只好遭羿的殃了。羿的神箭哪里是野猪所能当的,羿连发几箭,都射在野猪的腿上,叫这蠢东西死不了又逃不脱,结果被羿生擒活捉,人民皆大欢喜。

羿费了千辛万苦,替人民除了七桩大害,天下的人民都感念他的功德,到处都在传扬着关于他的颂歌。羿在人民的心目中,早已经成为最伟大的英雄。尧不用说,自然是万分感激他的。而他呢,觉得自己这次到下方来,总算没有辜负天帝的使命,也感到兴奋而且快乐。

他便把在桑林擒获的那只大野猪宰杀了,将肉剁得细细的,做成肉膏,蒸了起来,用盘子盛好,恭恭敬敬地亲自端到天廷去,奉献给作天帝的帝俊。他以为这样做,帝俊一定会因为他替人民办了事情而嘉奖他。哪知道帝俊竞闷闷不乐地向他说:“你对人民虽然有功劳,可是你却射死了我的儿子,一见这野猪肉,我就伤心,见了你我也是这样。好吧,从此以后,你和你的妻子就住在下方,不必再到天上来了。”

 羿的一团高兴,顿时化做了雪水。他端着一盘野猪肉,只得满怀愁绪地仍旧回到下方。他心里怨恨地想:“这真是不公平啊!我为人民立了大功,为什么反而受到贬谪呢?难道几个儿子的生命,竟比千万人民的生命更重要吗?”

他回到家里,就把他的伤心和委屈向着他的妻子诉说。不料他的妻子嫦娥,虽是天上的女神,却未免心胸有些窄小,昕了羿的倾诉,不但不同情他,反而哭哭啼啼,和他吵闹。说自己原本是天上的女神,如今受了连累,上不了天,都是羿妄逞英雄,杀死天帝儿子的过错。

可怜为人民立了大功的英雄羿,在天堂被天帝贬斥,在家里又被妻子嫌怨,他的心绪是怎样的烦闷,我们也就可想而知了。

他唯一借以解闷的方法,只好是赶了隆隆的大车,带领了家丁家将,到原野里去驰驱,或是到山林中去打猎。呼呼地拂过耳边的天风,也许会吹散他的忧愁;和野兽搏斗时候的兴奋,也许会消除他的痛苦。——他就这样一天天地漫游下去,不做别的正经事情;在一般人的眼光里,英雄羿似乎确实是有些堕落了。

是幸还是不幸呢?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漫游的羿遇见了洛水的女神雒嫔。雒嫔,就是宓妃,传说她本是伏羲的女儿,因为在洛水渡河淹死,后来就做了洛水的女神。她的美丽是非常闻名的,诗人们对她有最高的礼赞和颂歌。可是这美貌的女仙,她的遭遇却很不幸,她配上了一个浪荡的花花公子,就是黄河的水神河伯。河伯风流成性,到处寻欢作乐,他经常喜欢乘了荷叶做篷的水车,驾着龙螭一类的动物,和一些无非是山精水怪的女郎在九河遨游,根本不把他的妻子放在心上。

宓妃从丈夫那里得不到真挚的爱情,当然极其痛苦,水国生涯的富庶豪华,怎么也弥补不了心灵的创伤。为了排遣愁怀,她偶然也随着一些女仙出来到水滨游玩。

在这秋高气爽的晴明日子,仙子们,有的在急流的浅滩上采撷黑色的灵芝,有的在岸边树林里拾取翠鸟的羽毛,也有手里拿着从深潭里找到的老蚌的明珠,翩然地行走在碧绿的水波之上。她们往还倏忽,行踪不定。看样子每个游戏的女仙谁都表现得这么天真、快乐、无忧无虑。就中只有宓妃时时从女伴们的欢乐的游戏中走出来,独个儿悄悄地站在崖石边上,怅望着原野的远方。她的神情是黯淡的,她的微笑是凄凉的,好象夜静月明的空际,擦着月亮掠过的一缕灰色的浮云。

就在这个时候,她和驾着大车在原野上驰驱的英雄羿遇见了。他两人一个是盖世的英雄,一个是旷古的美人,而又同病相怜: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彼此由相怜而相爱,也就很是自然了。

这对于羿和宓妃在精神上固然彼此都有了慰借,羿的沉堕的生活也稍稍得到振拔,但是这种恋情,却引起了两个家庭内部的纷扰。河伯首先摆出了做丈夫的架子来责怪宓妃的不贞(他当然除开了他自己);而嫦娥呢,也用了妻子们惯用的啼哭和吵嚷来嫌怨羿的无情。爱情的蜜糖,在羿和宓妃,是混合着妒嫉的苦酒一同吃下的。

 河伯经常派了他手下的虾兵蟹将去侦察羿和宓妃的动静,听到很多令人气恼的报告,最后他实在沉不住气了,决定亲自出去侦察一下。又惧怕曾经射过太阳的大神羿的勇武,不敢公然出面,只得化做一条白龙,探头缩脑地在河面上游行。

他这一变化出来傲暗探不打紧,却引起了轩然的洪涛,使河水泛滥到两岸,淹死许多无辜的人民。但是河伯的这副形貌,终于被羿认识出来了,羿恼怒他这样下流的行为,失掉水神应有的身份,于是老实给他个不客气,一箭向那化形为自龙的河伯射去,正中他的左眼。

可怜“陪了夫人又折兵’’的河伯,只得哭哭啼啼地,睁大了剩下的一只眼睛,跑到天帝面前去诉苦。

“天帝啊,羿欺负人太甚了,请替我把羿杀了吧!’’

“你为什么给羿射瞎了一只眼睛?”天帝问。

“我……我么。”河伯吞吞吐吐地说,“我那时正变了一条白龙,出来到河面上游行……”

 一切发生的事情,具有大神通的天帝早已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了。天帝对于这个不敦品行的水神,委实也没有多少好感,因此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说:“不用多说了,谁叫你不在水国里安住,好好地却要去变一条龙呢?龙既然不过是水族动物,当然会给入射的了,羿又有什么罪过呢!”

碰了钉子回来的河伯,当然免不了和他的妻子又有一场吵闹。吵闹的结果,宓妃也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这损失了一只眼睛的丈夫。她虽然爱羿,但为了双方家庭的和睦,只得终止了她和羿的交往,没有让他们的爱情更向悲剧的道路发展去。

羿回到家里,虽然和他的妻子嫦娥暂时又言归于好,但是感情的裂痕却终于存在。除了爱情上的波折,最大的原因,不外是羿得罪了天帝,不能上天,连带也教妻子受累。

果然,有一天,嫦娥向她的丈夫说:“别的我都不怨怪你,就只怨你不该这么鲁莽,射死了天帝的儿子,教我俩都贬做了凡人。你知道,做了人是会死的呀;死了以后,就得到地下的幽都去,和那些黑色的鬼魂住在一起,过那愁惨暗淡的生活,这是多么可怕呀!”

“是呀,”羿闷闷地回答说,“我也不想到幽都去呀,可是,那又有什么法子可想呢?”

嫦娥想了一想,说:“听说在昆仑山,住着一个神人,名叫西王母。”

“对,昆仑山有这么个西王母。”

“西王母那儿,藏有不死的灵药。”

“对呀。”羿高兴地说,“西王母藏有不死药,吃了可以叫人长生不死,我怎么先前竟一点也没有想到呢?——好,明天我马上就出发,去向西王母求不死药。”

“去吧,我等待着你如愿以偿,平安地回来。”嫦娥说。

于是羿就准备了一点简单的行装,背上弓箭,骑上白马,在第二天早晨,当太阳初升的时候,便向昆仑山进发了。

昆仑山,是西方的一座大山,黄帝的帝都在这里,西王母也住在这里。它的下面,环绕着弱水的深渊;这弱水,一片鸟毛掉在上面,都会沉落,更不用说是乘船载人了。它的外面,又还有一座燃烧着大火的炎火之山包围着,山上的大火昼夜不息,无论什么东西一碰见它就会燃烧。这大水和大火的重围,谁还能突破呢?所以虽然传说西王母有不死的良药,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得到这宝贵的东西。

羿来到昆仑山脚下,靠了他剩余的神力和不屈的意志,居然通过了水火的包围,攀登上了山顶,看见了好几丈长的大稻子,和守门的开明兽。这地方的高度,据说有一万一千里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要不是羿,谁也不要想到达这个地方。

羿到了昆仑山顶,要不了多久,就会见了他辛苦寻访的西王母。

西王母,并不是西方的一个王母,年老而慈祥。我们不要照着宁面去这么猜想,这么猜就完全错了。西王母,原是西方的一个怪神,他长着豹子的尾巴,老虎的牙齿,头发乱蓬蓬地披着,头上戴了一只玉胜,善于啸叫,掌管瘟疫和刑罚。他住在山顶的岩洞里,有三只红脑袋黑眼睛的青鸟,经常轮流地找寻了食物来供给他。

就是这个西王母,他有不死的良药。因为他掌管灾疫刑罚,可以随时夺取人类的生命;既然可以夺取人的生命,当然也就可以赐予人的生命:所以大家都传说不死的良药在西王母那里。

羿把来意向西王母说明了之后,西王母对于羿的不幸的遭遇,非常同情,就慷慨地给了他一包足够两个人吃的不死药,并且告诉他说:“这药,是从不死树上采下的不死果炼制成的。不死树三千年开一次花,六千年结一次果。果子很少。我的全部剩下的药物都在这里了。如果一个人吃了这么多药,就还有升天成神的希望。你拿回去好好保藏着,不要丢掉了。”

“谢谢您。我一定记住您的话。”羿说。

 经过了万水千山的跋涉,羿终于带着不死药,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他一回家,就把不死药交给妻子保管着,准备择一个节日来大家同吃。

他并不想再上天,因为天上的情形并不比人间好,只要不到地狱去,在他就很满意了。

可是他的妻子嫦娥却不和他一般设想。她想她原是天上的女神,如今上不了天,全是受了丈夫的连累,照理他该还她一个女神才是。况且他在爱情上又对她有过不忠实,灵药既然除了长生更有使人升天成神的妙用,那么即使自私一点,吃下丈夫的一份,也不算怎么亏负他……

想来想去,她就打定主意,不再等待什么节日,趁着羿不在家的一个晚上,把那包药取出来,一齐吞下肚子去。

奇事果然在这时候发生了,嫦娥渐渐觉得她的身子轻飘飘的,脚和地面脱离开来,终于不由自主地飘出了窗口。

外面是夜晚的蓝天,灰白的郊野,天上有一轮圆圆的皓月,被一些金色的小星围绕着。

嫦娥一直飘升上去…’

但是到哪里去呢?她思考着:假如到天府,定会被天上的众神嘲笑,说她是背弃丈夫的妻子。看来只有到月宫里去,暂时躲藏一下,较为稳妥。主意决定,她就一直奔向月

宫去。

她到月宫里。月宫里出奇的冷清,却是她先前一点也没有预料到的。这里除了一只白兔,一只蟾蜍,一株桂树而外,什么也没有。直到许多年以后,才又添了一个“学仙有过”,罚到月宫里来砍桂树的吴刚。桂树和他闹别扭,创口随砍随合,一直砍它不倒。

这景象很使她灰心失望。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只得住下再说。可是愈住下去,愈觉得寂寞不惯。她开始想起家庭的乐趣,丈夫的好处。假如自己宽宏大量一点,不这么心眼窄小,两人分吃了不死药,大家都永生在世上,岂不胜过冷清清地一个人在这月宫里做神仙吗?

她懊悔,她仍旧想回到下方去,向丈夫承认自己的错失,请他原谅。但是药已经吃下去,这种愿望不能达到了。

从此她就只好永远住在月宫里,再也不下来了。

那天晚上,羿从外面回来,发觉他的妻不见了,桌子上却放着不死之药的空包。羿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愤怒、失望、悲哀,好象一条条毒蛇,绞缠着他的心灵。

他闭紧了嘴唇,怔怔地望着窗外,在这星月交辉的天空,他妻已经离开了他,单独寻找她幸福的乐园去了……

羿的家丁中有一个叫做“逢蒙”的,是一个灵敏勇敢的人,羿一向很喜欢他,曾教他射箭。后来逢蒙的箭射得和羿几乎一样好了,天下都很闻名,凡是提到射箭的,都把羿和逢蒙连在一起。羿很喜欢他有这样一个本领高强的学生,但是气量窄小的逢蒙,却不大欢喜有这么一个本领比他还高强的老师。

据说有一回,羿曾开玩笑地和逢蒙比赛过一次射箭。当时,恰巧天空中有一行雁飞过来,羿叫逢蒙先射,逢蒙连发三箭,为头的三只雁应着弦声坠落下来,一看,刚好三支箭都射中雁的头部。这时受惊的雁已经四散乱飞,羿也随意向它们射了三箭,也有三只雁应弦坠地,一看,三支箭也都射中雁的头部。这样,逢蒙才知道:老师的本领实在比他高强,不是他轻易赶得上的。因此逢蒙对于羿的嫉恨心就一天天地加强了,暗害羿的念头随时都在他的胸中盘绕,只是一直没有找着下手的机会。

现在可是好了,羿因为失去嫦娥,脾气一天天地变坏,家丁们都忍受不了主人的虐待,逢蒙觉得暗害羿的机会到了,于是暗中煽动家丁们起来反对主人。

做这件工作,并没有费到多少力气。身受痛苦的家丁们自然很容易被煽动,正象一束干柴容易引火。

有一天,大家正在晴明的郊野打猎,驱着车子,骑着快马,和狐兔们竞逐。犬吠、马嘶、人吼的声音响彻山谷,谁都表现得这么快乐而兴奋,羿也在快乐里暂时忘掉忧愁的这时候,反对羿的奴隶们,拿着一根用桃木削成的大棍,从绿林中伸了出来,对准手拉马缰坐在大车上一点也没有防卫的羿的后脑,重重地一击……

英雄羿就这么死了。

他死了,他平静无声地死去了。他一生虽然连遭不幸,又死得这么冤枉,可是人民却纪念他的功德,奉他做了宗布神。

宗布是鬼的首领,统辖天下万鬼,教邪恶的鬼魅不敢害人。这正是羿的宗旨。他生前为民除害,死后也还继续执行他的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