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来自远古的神话六则  

2010-06-27 23:59:23|  分类: 兄弟民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舜祖请太阳

(畲族·都匀市)

 古老时候,天上有九个太阳,马桑树还没有勾腰,长得又高又直的。有一年,九个太阳同时出来放光,也不分昼夜,把个大地烘烤得像烧干的锅底,草木枯黄,野兽都不知逃往哪方去了。后来,河水被晒干,外出找水的舜祖王(畲族传说中最老的祖先)的儿子也被晒死,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舜祖王气恼火,爬上一棵高大的马桑树,张弓搭箭射太阳,“嗖、嗖、嗖……”地连发了八箭,射落八个太阳,他有意留下一个,好为人间照亮。不曾想这个太阳被吓坏了,躲进天宫,再也不敢露面。这下人间变得黑漆麻乌,人们没法干活,行动很不方便。许多人来找舜祖王诉苦,舜祖王也想不出好办法,就跟大家在一起商量。商量来商量去,大家的意见是:

找一个动物当代表去赔礼道歉,把最后一个太阳请出来。

舜祖王叫蛤蟆去,蛤蟆虽然一向爱夸嘴说大话,却对舜祖王给他这个苦差事不满意,但又不敢当面顶嘴,便整天蹲在牛脚印里,懒神无气地叫:“哇哇”、“哇哇”——“太阳”,“出来”。可是,天一直是黑的,太阳就是不出来。

舜祖王又叫水牛去。水牛看舜祖王有求于它,就故意抬高身价,说是要打一副铁角和一副铁蹄给它,它才去。舜祖王满口答应,很快派人打好给它送去。水牛戴上铁角,换上铁蹄,在坝子上转来转去地跑,不时对天上叫喊:“太阳,出来!”它跑了几圈,就埋头在坝子上吃草,吃一会又跑去叫一下。几天过去,太阳还是请不出来。舜祖王气了,甩给水牛几大鞭,拉回牛圈里关起来。

舜祖王挑来选去,又叫鸡去。鸡也要打个铁嘴和铁指甲给它。舜祖王想要尽快地把太阳请出来,就叫人去打给它。鸡套上铁嘴和铁指甲,先飞上马桑树,再一腾就飞到了天上,落在天宫的后花园。它在那里面找到了太阳。鸡把舜祖王请太阳出去的意思讲出来。太阳一听就变了脸色,说什么也不愿再出面。太阳讲:“不管你哪个来请,我都不去。我九姊妹已经被射掉八个,只剩下我一个,我再出去不是送死吗?”鸡告诉太阳:凡间的人都很勤劳善良,只是因为被烘烤得没法活了,这才射掉了八个太阳。现在只剩下你一个,凡间人很金贵你,绝不会再用箭射你的。鸡看太阳还有顾虑,就又说:“舜祖王已经作出保证,你还怕个哪样呢?你要是再不肯出来,也太不近情理了。”太阳默了一阵,慢慢说:“要我出去可以,但要有两个条件。”鸡问是哪两条。太阳说:“第一,不要让马桑树再长高,长一点就弯腰,免得以后有人再爬上来射我;第二,叫月亮姐姐帮补我,一个照白日,一个照夜晚。”鸡回来禀告舜祖王,舜祖王答应了。

舜祖王叫人把所有马桑树的颠儿都弄弯了。这就是现在马桑树越长越勾腰,再也长不高的缘故。舜祖王又要鸡去请月亮,月亮好脾气,很爽快答应了。

月亮出来找到太阳,问太阳怎么分工,太阳说:“月亮姐姐,你先出去照白天,我后出去照晚上,我怕人们要射我。”月亮宽心它说:“不怕得,舜祖王要你出去给人们照明,再没人射你了。我说还是你照白天好,我给你一包针护身,哪个盯着你看,你就用针刺他的眼睛,

他就不敢看了。”月亮把一大包针递给太阳。太阳放心了,它要鸡转告舜祖王,要他举行一次祭天大典,请太阳和月亮出来放光照人间;规定每天早上太阳出来之前,由鸡先叫,告诉人们,天快亮了。

鸡飞回到地上,把太阳这话禀告了舜祖王。舜祖王非常高兴,答应照办。祭天大典刚刚举办,太阳就出来了,凡间重见光明,人们都从家里跑出来观看,个个脸上挂着喜色,很多人唱歌跳舞,在坝子上千活,人间重新热闹起来。

 从此以后,只要公鸡报晓,太阳就会慢慢升起来。

                                                                                           讲述者:庭永生  男  36岁  畲族

                                                                                           采录者:竹  茗  男  汉族 

                                                                                                                 1987年采录于都匀市

 

十六个太阳和十七个月亮

(瑶族·荔波县)

 

远古时候,天上有十六个太阳和十七个月亮。十六个太阳是哥弟,十七个月亮是姊妹。

十六哥弟形影不离,十七姊妹也形影不离。要去做玩都去做玩,要回来休息都回来休息。这可把地上的人害苦了。

那时候,十六个太阳一齐出来,太阳光一齐朝地上射,地上热得像一只大火炉,青草烧焦了,树木枯死了,江河里的水烤干了,石头也被烧熔了。只有马桑树不怕热,一直长得头都顶着天了。在这样的环境,人们无法生活,只得在地下挖地洞躲起来,等到太阳下山了,才出来找些晒死的鱼虾充饥。人们难活下去了。大家都对着老天又哭又骂:“天啊!你为什么不睁眼看看啊!天底下到处都烫得像炭火一样,牛烫死了,狗也烫死了,连鱼虾都晒死了。叫我们怎么活啊!”

地上的火气怨气冲到天上,惊动了祖神果阿常。果阿常听到了人们的骂声,很是不安。

他偷偷下到人间来察看。人间果然是烈焰腾常来到人间,一下子把他团团围住,苦苦哀求他设法救救天下的人。果阿常问大家:“什么东西把你们害得这么苦呀?”人们都说:“就是天上的十六个太阳!”果阿常抬头望了望天上,见强烈的阳光像万颗钢针一样,锥得他的眼睛睁不开。他气愤极了,发誓说:“我非把它们都打下来不可!”他话音刚落,顺手将一棵马桑树连根拔了起来,双脚一蹬就冲上了天空。

太阳哥弟见果阿常冲上天来,并不着慌,也不躲藏,而是一齐放出更强烈的光,想把他烧死。果阿常挥舞马桑树,猛砸横扫。太阳哥弟见果阿常非常勇猛,再强的光也没能把他吓退,这才把一字形阵式改换成圆形阵法,将果阿常团团围住,绕着他拼命地跑。果阿常看得头晕眼花,一个太阳也打不着。他急了,便盯着那个最大的太阳,等它绕到面前时,手起一棒,把它打得粉碎。其余的太阳见自己的大哥被打碎了,一个个吓得要死,只顾逃命。果阿常追上去,一棒一个,一口气把十五个太阳都打成了碎片。现在天上的星星,就是被果阿常打碎的太阳碎片变成的。

十六个太阳还剩那个最小的弟弟。它看到哥哥们都被打碎了,非常害怕,便东躲西藏。

果阿常追到东边,它就躲到西边;果阿常撵到西边,它又从东边探出头来。果阿常怎么也追不上它。所以,现在天上只有一个太阳,而且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阵子冷,一阵子热。这就是小太阳东躲西藏、跑进跑出的缘故。果阿常在天上每打掉一个太阳,“轰隆”一声,就像打了一个炸雷,地上就刮起一阵大风,闷热的天气就凉一分。当人们数到第十五声炸雷时,地上已是狂风劲吹,天空已变得阴暗,天气也变得凉快了。有些老人已冷得发抖了。人们担心,如果把所有的太阳都打碎,天下就会一片黢黑,走路也看不见路了;气候可能变得更冷,人也无法生活。有位年长的老人跟大伙说:“你们快喊果阿常不要再打了,就留下一个吧!”大伙觉得老人的话在理,就一齐朝天上大声呼喊。可是,果阿常追得正起劲,没有听到人们的喊声。人们见果阿常不理睬,又接着喊。躲在地洞里的公鸡,被人们的喊声吵醒了,就跑到地面上来看看是咋回事。它一到地面就觉得阳光温和,气候凉爽,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高兴得“扑嚓扑嚓”地拍翅膀,伸着长脖子唱起歌来。这时,果阿常因为追不着小太阳,又累又气,刚停下来想休息一下。他忽然听到从地上传来公鸡的叫声,感到很稀奇。他不知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跳回地面。人们见果阿常从天上回来了,都很高兴。他们把果阿常抬起来,绕着田坝,欢呼跳跃。大家对果阿常说:“留一个太阳给我们照亮吧!要是打光了,天下没有亮光,也太冷了。”果阿常对大家说:“你们说得对,就留一个照亮吧。”

只是那颗小太阳以为果阿常还在追它,也就一直没命地跑。它从东到西,从早到晚,一刻也不停留,一直跑到现在。月亮姊妹们胆子小,看见果阿常和太阳哥弟打仗时,就躲起来了,果阿常也就没打着腾,到处是焦土荒漠,非常凄惨。人们见果阿常来到人间,一下子把他团团围住,苦苦哀求他设法救救天下的人。果阿常问大家:“什么东西把你们害得这么苦呀?”人们都说:“就是天上的十六个太阳!”果阿常抬头望了望天上,见强烈的阳光像万颗钢针一样,锥得他的眼睛睁不开。他气愤极了,发誓说:“我非把它们都打下来不可!”他话音刚落,顺手将一棵马桑树连根拔了起来,双脚一蹬就冲上了天空。

太阳哥弟见果阿常冲上天来,并不着慌,也不躲藏,而是一齐放出更强烈的光,想把他烧死。果阿常挥舞马桑树,猛砸横扫。太阳哥弟见果阿常非常勇猛,再强的光也没能把他吓退,这才把一字形阵式改换成圆形阵法,将果阿常团团围住,绕着他拼命地跑。果阿常看得头晕眼花,一个太阳也打不着。他急了,便盯着那个最大的太阳,等它绕到面前时,手起一棒,把它打得粉碎。其余的太阳见自己的大哥被打碎了,一个个吓得要死,只顾逃命。果阿常追上去,一棒一个,一口气把十五个太阳都打成了碎片。现在天上的星星,就是被果阿常打碎的太阳碎片变成的。

十六个太阳还剩那个最小的弟弟。它看到哥哥们都被打碎了,非常害怕,便东躲西藏。

果阿常追到东边,它就躲到西边;果阿常撵到西边,它又从东边探出头来。果阿常怎么也追不上它。所以,现在天上只有一个太阳,而且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阵子冷,一阵子热。这就是小太阳东躲西藏、跑进跑出的缘故。果阿常在天上每打掉一个太阳,“轰隆”一声,就像打了一个炸雷,地上就刮起一阵大风,闷热的天气就凉一分。当人们数到第十五声炸雷时,地上已是狂风劲吹,天空已变得阴暗,天气也变得凉快了。有些老人已冷得发抖了。人们担心,如果把所有的太阳都打碎,天下就会一片黢黑,走路也看不见路了;气候可能变得更冷,人也无法生活。有位年长的老人跟大伙说:“你们快喊果阿常不要再打了,就留下一个吧!”大伙觉得老人的话在理,就一齐朝天上大声呼喊。可是,果阿常追得正起劲,没有听到人们的喊声。人们见果阿常不理睬,又接着喊。躲在地洞里的公鸡,被人们的喊声吵醒了,就跑到地面上来看看是咋回事。它一到地面就觉得阳光温和,气候凉爽,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高兴得“扑嚓扑嚓”地拍翅膀,伸着长脖子唱起歌来。这时,果阿常因为追不着小太阳,又累又气,刚停下来想休息一下。他忽然听到从地上传来公鸡的叫声,感到很稀奇。他不知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跳回地面。人们见果阿常从天上回来了,都很高兴。他们

把果阿常抬起来,绕着田坝,欢呼跳跃。大家对果阿常说:“留一个太阳给我们照亮吧!要是打光了,天下没有亮光,也太冷了。”果阿常对大家说:“你们说得对,就留一个照亮吧。”

只是那颗小太阳以为果阿常还在追它,也就一直没命地跑。它从东到西,从早到晚,一刻也不停留,一直跑到现在。

月亮姊妹们胆子小,看见果阿常和太阳哥弟打仗时,就躲起来了,果阿常也就没打着她们。后来,果阿常撑天时,因为天摇地动,吓得月亮姊妹天边也不敢躲,地角也不敢藏,只好跟着小太阳拼命逃跑。但是,她们一个隔一个远远的,再也不敢拢做一堆了。所以,我们现在见到的月亮,从初三到十九,一晚上出来一个,一个跟一个大小不一样,每个月亮出来时,还隐隐约约看见她们抱着果阿常打太阳用的那棵马桑树哩!

                   

                                                                                                       讲述者:覃继高  男  52岁  瑶族

                                                                                                                     卢双福  男  58岁  瑶族  

                                                                                                        采录者:黄  海  男  40岁  瑶族 

                                                                                                                        1985年采录于荔波县瑶麓乡

 

十二个仙蛋

(水族·榕江县)

 

在很古的年代,地上没有走兽,山中没有树木,空中也没有飞鸟。那时,天上有一位仙婆牙线,她是天神的第九个女儿,美貌、聪明、能干,常常东奔西走,好打抱不平。有一次,她在银河边上赛马,为了给女伴们争得头名,不幸触犯了天规,天神恼怒,被惩罚降到大地上来。

牙线来到大地上,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很是寂寞。她决心要为大地创造人类和万物。 一天夜里,牙线躺在地上休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她模模糊糊地看到远处山上有一堵高岩,像一个圆圆的月亮,闪闪发光。她想这也许是月神婆婆的梳妆台呢。一觉醒来,她朝着有月亮的高山走去,走了九天九夜,终于来到了月亮山下,看清楚一壁陡岩像月亮一样闪光。牙线一步一拜地走到月亮岩下,跪倒在月婆的梳妆台前。月神婆婆看出牙线的心思,就派风神来同她配对,风神变成一阵雨水降到大地上。牙线在月亮山下淋了一场大雨,浑身湿漉漉的,最初她觉得好像有谁在亲她,浑身上下格外地舒服,渐渐地又觉得有点头昏眼花,好像眼前的山坡在转动。过了两三个月,牙线身体发胖了,怀孕了。说来真怪,几个月以后,牙线生下十二个仙蛋。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这十二个仙蛋又变成十二种动物:

人、雷、龙、虎、蛇、熊、猴、牛、马、猪、狗、凤凰。

几年以后,这十二种动物都长大了,个个争当大哥。人说:“我的手最巧,能甩棒,砸石头,应当是大哥。”雷说:“我的脚杆最长,能上天,声音又大,应当是大哥。”龙说:“我的腰杆最长,能钻到水底,应当是大哥。”虎说:“我的四脚跑得最快,山中数我为王,应当是大哥。”……

十二种动物都说出了自己当大哥的理由。牙线说:“你们不必再争,依我看,你们谁先长出牙齿,谁就当大哥吧!”她叫大家张开嘴巴给她看,是人最先长出牙齿,大家都没得二话说得,人当大哥。

大地上有了人和各种动物后,还没有火,一到冬腊月间,冰雪封山,大家冷得发抖,都投到妈妈牙线的怀抱里。牙线说:“我生下你们兄妹十二个,有十一个是男的,只有凤凰一个是女的,你们都挤到我的怀里怎么行呢?你们怕冷,就去找火种来烧火烤吧,谁先找到火谁就最有本事。”

人、雷、龙等十二个兄妹,个个争着去找火种。他们各走各的路,各爬各的山,找了一个月,找了两个月,谁也没有找到火种。有的不愿去找了,就在山坡上玩。只有人决心最大,他不歇气,又继续往前找。有一天,太阳很大,打光脚板踩在石板上烫得要命。这时他坐下来歇息,用火麻叶和树枝在石板上使劲搓着玩,搓来搓去,突然火麻叶冒烟了。他用嘴去吹,一下子就燃起大火来。

人找到了火种,十分高兴。他用火麻叶和树皮包着火种,’来找那些贪玩的弟妹们。大家看见人找到火种,觉得他的本事最大,就连雷和龙也都惊呆了。从此,不敢靠近人的身边。只有凤凰不怕人,也不怕火。人在山林燃起一堆大火,凤凰还飞到火焰上边飞边舞呢。过了一会儿,凤凰在熊熊的火焰上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

 凤凰姑娘说:“人大哥,我是凤凰,本来就同你是一个妈妈生的,我是妹妹,现在,我来帮你烧火做饭,料理家务。”

 雷、龙、虎看见人与凤凰妹生活得很好,很不服气,就去找妈妈告状。

 牙线说:“雷说话声音比谁都大,本事也不比人的小,就去管天上吧!龙没有火,又不怕冷,就去管海底吧。”

 其他兄弟没有本事,只好灰溜溜地躲到山林里去了。

 从那时起,雷管天上,龙管水晶宫,人与凤凰成亲后,大地上才有第一代人烟。

                                                       

                                                                                 讲述者:潘开雄  男  54岁  水  族 

                                                                                              莫正英  女  54岁  水  族  

                                                                                 采录者:杨路塔  男  42岁  布依族  

                                                                                                   1978年5月采录于榕江县平永乡

 

务告造人

(瑶族·荔波县)

 

 很古的时候,我们的祖先是个女人,名字叫务告。那时候,天下只有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烦闷得很。她想:要是有几个人和她玩,该有多好啊!

有一天,务告拿一坨泥巴捏着玩,捏呀捏,竟捏成一个像她一样的泥人。她太高兴了,

把泥人靠在一棵李子树下了,就围着泥人“呔哇!呔哇!”地又喊又跳。她喊着跳着,那泥人真的动了起来,也和她一起喊,一起跳。她实在太高兴了。这时,务告又想:何不多捏几个热闹些呢!她就又捏了几个,把它们靠在桃树、马桑树、柏枝树和杨梅树根脚上,照着先前那样围着它们又喊又跳,那些泥人也就都活了。以后,她天天捏泥人,教它们走路,教它们说话,教它们做事。那些泥人也都一学就会。有一天,务告渴了,想叫那些泥人去找点水来给她喝。可是,它们都还没有名字,叫谁呢?实在不好办。她就把树子给它们作姓,靠李树的姓李,靠杨树的姓杨,这样就好喊了。这些人越来越多,姓也是越来越多,后来就成了百家姓。

务告捏的全是女人。她想,天下这么大,我哪能捏那么多人来?那时已经有狗,务告想起公狗和母狗交配后,生出小狗崽来的事。人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呢?她就拿泥巴来另捏一种男泥人。她按女泥人的模样捏了上身,只是两只奶头捏得小小的,下身则一把捏下去,只捏成了一条腿,可单腿不会走路。她觉得不如意,打算毁掉重捏个。有个女泥人对她说:“狗有四条狗,砍它一条后腿来接上,不就成两条腿了吗?”务告就照这个女泥人的主意办,当真成了个男泥人。这男人跑得比女人快,力气也比女人大。务告就把他配给女泥人。女泥人多,个个都要,闹嚷嚷的争抢着要。务告没法,就白天黑夜地忙着捏男泥人,捏了许多许多,都配给女泥人。十个月后,女泥人们都生了孩子,以后越生越多,一代接一代,满天下都有了人。

 那时的男人,有一条腿是用狗腿接的,很不相称,也太丑看。后来有个男泥人对务告说:“你像捏女泥人那样,把我们都捏成两条腿吧。”务告听了男泥人的话,以后都捏有两条腿的男泥人了。

 后来务告死了,泥人也死了。生存下来的,都是泥人的后代,就是今天有血有肉的人了。

                                                                                       讲述者:韦老根  男  74岁  瑶族

                                                                                       采录者:全心华  覃世荃  男  壮族 

                                                                                                     1987年采录于荔波县洞塘乡

 

 

盘谷稻的来历

(瑶族·从江县)

 

  远古时代,人类没有粮食,都是上山摘野果,或打野兽来吃。有时大雪封山,找不到果子,捉不到野兽,只得挨饿受冻了。有一次,大家团拢来商量,一位白发老者说:“谁能找到谷种,谁就管天下!”

  这里一群姑娘,那里一群小伙子,到四面八方去寻找谷种。他们走过七十七座山,跨过八十八条河,找了两年,谁也没有找到一颗谷种。

 在九万大山脚下,有一位百岁妇女,名叫盘婆。因为她年事高,脚又有点跛,行走不大方便,就天天坐在一棵通天树下,仰头朝天上望。她一直守望了三年零六个月。有一天,她看到一只旱蚂蟥从树尖爬到天上,然后又掉下地来。在蚂蟥的腰杆上,刚好卷着一粒谷种。盘婆捡起来看,高兴地喊:“找到谷种了!”

众人来看,的确是一粒金黄黄的稻种。盘婆说:“今年我一百零三岁了,才找到这颗谷种,希望用来给人类造福,现在大家要好好地把这颗宝种种起来。”大家听从招呼,精心耕种和管理,头一年,这粒谷种就长出一穗稻子。一数,刚好有一百零三颗。大家说:“这是盘婆的福,就把这谷种叫盘谷稻吧。”

有了盘谷稻,人也变得聪明了。这时是盘婆管天下,她叫男人来种庄稼。有的男人懒,不愿种。盘婆说:“不来学种庄稼,将来只能变成猴子!”后来,有些懒人就变成猴子了。

姑娘们最听盘婆的话。盘婆叫她们牵牛来学犁田,她们就去牵牛。牛不听姑娘们使唤,怎么犁也犁不成。螃蟹在田坎上见了说:“你们没有穿牛鼻桊,牛当然就不会听你们的使唤呀!”姑娘们说:“螃蟹哥,你就来教我们穿牛鼻桊吧!”螃蟹的双手像一把大钳子,一下子就把牛的鼻子夹住,捅成一个小孔,用绳子拴起来。从此,无论多大的牯牛,都乖乖地听姑娘们的使唤了。

 姑娘们学会犁田,种庄稼,日子一年比一年好过。许多男人看见了,也要来跟妇女学种庄稼。这样一代传给一代,人类才有五谷,冬腊月大雪封山,再也不愁没有粮食吃了。

                                                                                        讲述者:赵金荣  男  56岁  瑶  族

                                                                                        采录者:杨路塔  男  47岁  布依族

                                                                                                         1983年采录于从江县高芒乡

 

汉苗彝的来历

(汉族·金沙县) 

洪水潮天以后,天底下只剩下三弟兄和三妯娌了。他们遭洪水整得惨了,害怕还有第二回,就想方设法地要修一座塔,如果二回遇到涨洪水,好爬到塔上去避难。几弟兄,几妯娌,一商量好就抬的抬石头,掏的掏泥巴,没到几天功夫,就把塔修到半 天云头去了。

 这一天,天上的太白金星出来巡察,看到一座塔高耸耸地插拢半天云头来,就说:“呃!这是搞哪样名堂哟?”等下细一看,有五六个人在塔上盘家弄伙地整得正展劲。太白金星大吃一惊,“咦,这还了得,你这些凡人这样不分天上地下,未必是要上天来吗?已经修了弄个高了,还要朝高处修,这样下去,要不了好久,天都要遭凡人戳破啾!”太白金星冒火了,随手就把塔推倒半截。但没过几天,塔又被这几弟兄修还原了。太白金星又给他们推倒,但推倒了又被修还原。   

这一下,太白金星连肚脐眼都是气,就想了一个办法,在天上故意喊他们休息,喝点水再修。几弟兄听到有人喊喝水,当然很高兴,就丢下手头的活路,停下来休息。太白金星端来一碗水,规定每人只喝三口。真的,每人只喝三口,那碗水就完了。

 喝了水,几弟兄又开始干活,但是整拐了,在上面的喊要泥巴,下面就拿成石头;上面的要石头,底下的就递成撮箕。互相说话一个懂不到一个的,无法再修下去。这塔就整个搁起了。

原来,是太白金星做了他们的手脚,吃了那碗水后,他们的语言都变了。有两夫妇说的是汉话;有两夫妇说的是苗话;又有两夫妇说的是彝话。从那时起,三弟兄就成了汉、苗、彝三个族人。一代一代传到了现在。

                                                                      

                                                                        讲述者:高吉平  男  50岁  汉族  

                                                                        采录者:陈明铠  男  25岁  彝族  

                                                                                        1987年采录于金沙县石场区

 

                         (引自《中国民间故事集成?贵州卷》,中国ISBN中心出版2003年5月北京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