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沿河西迁  

2011-02-11 22:05:47|  分类: 苗族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沿 河 西 迁(NANGX  EB  JIT  BIL)

姜洪魁演唱  杨忠诚搜集  燕宝整理译注

来看五对老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寻找好生活。有水才向山冲流,有妈才能养育儿。什么水向山冲流,哪个妈妈来养育,才生养五对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寻找好生活?在那悠悠最远古,杏树花儿初初绽,大家做事做得对,姜央做事实在怪:抢妹仰妮作妻子,抢妹仰妮来舂碓。生下一个肉团崽,圆不溜秋像火把。拿起一个栎木砧,一把小小弯柴刀,嘭嘭剁个肉团崽。盛满九只撮箕儿,撒在九个大山间,就得来九对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

来看五对老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从前爹妈住哪里?我们唱到这里了,搁在哪里也不好,请客人们来接唱!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们试着来回答。来看五对老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在那悠悠最远古,野菜花花初初绽。爹娘住在海边边,九千山坡的东面。这一节歌且搁下,下一节歌请来接!

来看五对老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在那悠悠最远古,野菜花花初初开。爹妈住在海边边,九千山坡的东面。雀多窝窝住不下,人多寨子容不了,难容火塘煮饭吃,难容簸箕簸小米,难容脚板舂碓杆,没有地方去开亲,没有地方去花钱。七个公公—把锄,一个挖地十个等,日子实在太难过,六个婆婆一架车,—根蒿针共纺线,—人在纺十人看,真是实在太艰难。人们吃的什么饭?大家穿的什么衣?歌就暂唱到这里,客人快请来接去。

吃的是些葛根饭,芭蕉叶来作衣穿,又吃箩装秕糠饭,拿笋壳叶作衣穿。这一节歌且搁下,接下一节来唱吧!来看五对老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爹妈住在海边边,九千山坡的东面,雀多窝窝容不了,人多寨子住不下,难容火塘煮饭吃,难容簸箕簸小米,难容脚板春碓杆,没有地方去开亲,没有地方去花钱。吃的是些葛根饭,这样吃来味太淡,爹妈饿瘦如蚂蚁,芭蕉叶作衣服穿,穿了一夜破九件,破烂多次懒得补,难怪爹娘要上路,西迁寻找好生活。吃的箩装秕糠饭,吃这种饭饿得快,难怪爹娘不肥胖,爹妈身瘦弱不堪,穿的笋壳叶衣服,这种衣服破得快,穿了一夜补六次,补巴衣服鲮鲤甲,穿这衣服害羞呀,害怕出门去玩耍,难怪爹娘要西迁,爬山去找好生活。爹妈西迁留什么?我俩唱到这首啦,客人快请来接吧!

爹妈西迁留物件,就留下了小米种,东方老家包谷种。爹妈饿得脸瘦削,身子瘦得如老蛇,嘴尖皮瘦如蚂蚱。我俩唱的是这首,客人问的是什么?如唱不对就请讲。这一段歌且搁下,再来接上下一段,我们来看小米种,什么爹妈来生养,才有这个小米种,东方老家玉米种?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来接上吧!

客人这样来提问,我俩试着来回答。一双妈妈杜拉生,杜拉产出小米种。这一小节就这样,下一小节来接上。我俩看五对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寻找好生活,吃好喝好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来。哪个好汉心肠好,挑着鸡笼去赶场?这边那边到处游,寨脚游串到村头。沟底游串到山坡,看见绿坡产小米,见桐油岭多产粮,稻杆粗大如手指,高梁秸杆能盖仓,田里浮藻大如碗,鲤鱼就有马头大,鱼吃浮藻咚咚响,啃着浮藻如敲锣,掌洋地方都震动,钱五白银一匹马,一斗小米一分银。它转来对爹妈说,告诉爹妈好喜欢,爹妈心欢怦怦跳,都说去那地方好,那些地方产稻粮,那些地方产小米。首首歌儿已说清,这首歌就不讲明,你们二位聪明人,就请快快来接上。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俩唱来你们听。喜鹊好汉心肠好,挑个鸡笼去赶场,这边去游那边串,寨脚串游到村头,沟脚游串到山坡,看见绿岭产小米,看见桐山出稻粮,稻杆粗大如手指,高梁秸杆可盖仓,田里浮藻大如碗,鲤鱼大得像马头,鱼吃浮藻咚咚响。掌洋地方都震动,钱五白银一匹马,一斗小米一分银。它从那里转回来,轻轻拍着妈肩头,悄声嘁嘁告诉妈:“我见到那好地方,绿岭山上产小米,桐岭山下熟稻粮,稻杆粗大像手指,谷穗马尾一样长,一斗小米一分银,钱五白银一匹马,迁到那里去住吧。”告诉爹娘好喜欢,妈妈心欢怦怦跳,心欢了就要迁走,迁到那里去居住,那些地方产小米,那些地方出稻粮。这一首歌且搁下,下一首歌来接上。来看五对老爹娘,六对爹妈爬山坡,西迁寻找好生活。哪一个是聪明人,哪一个去贩卖马,捎带贩卖铜网坠,赶头水牛山冲走,沿着河边上山坡,踩踏青石现印痕,青存有个马蹄印,又像犁铧铺很长。反脸去看上边方,看见桐岭产稻粮,看见绿岭出小米,稻杆粗大如手指,谷粒大得像板栗,谷穗马尾一样长,高梁秸杆可盖仓,一斗小米一分银,钱五白银一匹马,泥鳅粗大如仓柱,鲤鱼就有马头大,绿色浮藻大如碗,鱼吃浮藻咚咚响,啃吃浮漂像敲锣,掌洋地方都震荡。他就径直转回来,轻轻拍着妈肩膀,悄悄告诉爹妈说:“我见那些地方好,迁到那些地方住。告诉爹妈真喜欢,爹妈心欢怦怦跳,喜欢就要迁起走,西迁去过好生活,吃好长得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来。我俩就唱到这首,客人快请来接上!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俩唱来你们听。熊町是个聪明人,熊町出去贩卖马,捎带贩卖铜两坠,赶头水牛走山冲,沿着河岸爬高坡,踩踏青石现印痕,青石现出马蹄印,又像犁铧铺路长,回头去看那西方,看见桐岭产稻粮,绿坡处处出小米,稻杆粗大手指样,谷子颗颗像校栗,稻穗马尾一样长,高梁秸杆可盖仓,泥鳅大得像仓柱,鲤鱼就有马头大,田里浮萍大如碗,鱼吃浮萍咚咚响,啃吃浮萍像敲锣,掌洋地方都震荡,一斗小米一分银,钱五白银一匹马。他就径直转回来,爹妈肩头轻轻拍,悄声告诉爹妈说:“我见那些地方好,迁去那些地方住。”告诉爹妈心欢喜,爹妈心欢怦怦跳,喜欢才是要迁移,西迁去过好生活,吃好长得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来。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唱得不对就请讲。这一首歌且搁下,下一首歌来接上。我俩看五对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哪一个是热心肠,哪个是从东方来,砍肉在那老山林,砍肉来分给众人,只顾砍肉不洗手,边砍肉来边生吃,两块嘴皮红赤赤。我俩唱到这首歌,客人快请来接上!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解答,唱对不对也作罢。山岔鸟儿热心肠,山岔鸟从东方来,砍肉在那老山林,砍肉来分给众人,只顾砍肉不洗手,一边砍肉边生吃,两块嘴皮红赤赤。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就来唱。我俩来看小米种,东方老家玉米种,它是拿给哪个栽,栽了这些包谷种,东方老家玉米种?

你俩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就唱来给你们听。还有那些小米种,东方老家包谷种,拿给拉人去栽种,拉人栽种小米种,东方老家包谷种。客人唱的是什么?我俩唱的是这样。这一段歌搁下了,下一段歌来接上。我俩看五对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爹妈走时留物件,搁在那些土边边,年年五月它来到,不知变成了什么,呀吭呀嗯在呜叫?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

爹妈走时留物件,留下一架纺纱机,搁在那些土坎边,年年五月它来到,变成一只纺织娘,呀吭呀嗯在呜叫。这一首歌唱过了,下一首歌来接上.我俩看五对爹娘,六对爹妈爬高山,七个祖公沿河来,六个祖公远古代,爹妈定要爬高山,西迁去过好生活。儿子怎样嘱父亲?父亲怎样嘱儿子?嫂嫂怎样嘱姑姑?姑姑怎样嘱嫂嫂?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还没来道破,不知到底是什么,你们聪明远方客,就请快快来接唱。如不快接唱不完,这首歌儿长极了!父嘱儿子取钢钎,儿嘱父亲取钢钎,姑姑劝嫂背孩子,嫂嫂叫姑取纺针,姑姑劝嫂挑陶罐,挑抬鼎锅往西迁。这一首歌就这样,下一首歌来接上。儿子劝爹取钢钎,取钢钎搁哪里呢?嫂嫂叫姑取纺针,取纺针搁哪里呢?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还没来道破,客人请快来接上。

儿嘱父亲取钢钎,取钢钎搁仓枋上,嫂叫姑姑取纺针,取纺针搁竹筒里,竹筒插在仓枋上。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接上。爹妈走时留物件,留下什么物件呢?爹妈心中很挂欠,爹妈频频掉转脸,七次回头来看看。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

爹妈走时留物件,留下一张揩汗巾,爹妈心里很挂欠,爹妈频频掉转脸,七次回头来看看。爹妈留下揩汗巾,究竟是搁在哪里,不知后来变什么?我俩唱到这里啦,客人快请来接吧!

爹妈走时留物件,留下一张揩汗巾,搁在柜子角落里,这是一张盖脸帕,送给妈妈去算命,护佑大家都安康。后生走时留物件,不知留下个哪样?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

你们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青年去时留物件,留下一副好芦笙。公公走时留物件,不知留下个什么?

公公走时留失物,留下一根手拐杖,搁在高山坳口上,等到以后的年代,变成一双直干树,山口坳上两株杉,汉人来到就休息,苗人来到就歇气。这一段歌且搁下,一段歌来接上。哪一个是热心肠,哪一个来高声喊:“且请别忙匆匆走,停下两步且等着,等一等斟两道茶,等一等跳两圈鼓,做完毕了一起走!”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

你们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答对不对都算数,答得不对也算数。    喜鹊是个热心肠,喜鹊飞来高声喊;“且慢别忙匆匆走,停下两步且等着,等一等斟两遍洒,等一等跳两圈鼓,做完毕了我们走!“客人唱的是什么?俩唱的是这样,不知合不合你心,若不合心就请讲,告诉一点儿也好,哪一个的心肠好,起床算它是最早,它早起来叫妈妈,妈妈早起来煮饭,妈用蔑箩来装饭,看样子要往西迁,爬山去找好生活?首首我俩要道破,这首我俩不用说,你们远方聪明客,快请客人接上来!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白公鸡的心肠好,天天都起来最早,它早起来叫妈妈,叫妈起来早煮饭,做饭盛在篾箩里,看样子要往西迁,跋山寻找好生活。长竿子儿扒谷种,竹竿子儿用赶鸭。什么竿子扒山坳,赶着妈妈来西迁,妈跋山找好生活?我觸唱到这首了,我俩还不来道破,不知究竟是什么,你们聪明远方客,请教我们首把歌!

烟柱竿子扒山坳,赶着妈妈来西迁,跋山寻找好生活。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唱起来。说真走么当真走,道假走么也真走。丢弃老家就冷落,留下房屋茅草生,铁郎基草长满地。留下道路有谁走,丢下房屋谁来住,哪一个来烧火烤,来住这些老房屋,来犁这些祖业田,锄头钉耙不用制,鼎罐菜锅不用置?哥哥去了弟来住,太阳落坡月亮照,还像从前一般好。瓦房顶上好屋脊,弯曲就像水牛角,两头高高往上翘.我俩虽唱却不明,我俩无知昏沉沉,客人快请来接上,解答出来好传名。

丢下沟渠清水流,丢下房屋耗子住,黄鼬进去烧火烤。居住那些老房屋,耕种那些祖业田。钉耙锄头不用制,鼎罐菜锅不用置。哥哥走了弟弟住,太阳落坡月亮照,还像从前一般好,瓦房顶上好屋脊,弯曲就像水牛角,两头高高往上翘。请问客人对不对?如答错了请指教,来教我们一首吧! 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接上。德分得个啥地方?熊分得个啥地方?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请快来接上。

德得艾宁好地方,就在九千坡东方,熊只得个瓦石坡,东方一个晒谷场。客人的歌是什么?我俩的歌是这样。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接上。走呀走呀从容走,游呀游呀从容游。走来到了九块石,远古时候七层岩。青蛇大得像碓杆,蜈蚣粗大如仓枋,嘴巴都大像甑子,看着就要吃妈妈,要吃妈妈补身子。妈妈见了心害怕,妈妈心里忧忡忡,眼泪滚滚满面流,额头隐隐渍泪痕,看着就要哭出声:“如早知道我不来,我就住在我老家,老家窄就窄点吧! 窄点他人住得下,怎么我就住不下!”哪一个是好心肠,哪个飞跑下山岗?悄声嘁嘁对妈讲:“我来给你杀蜈蚣。爹妈才得道路走,才得道路来西方,西迁来找好生活,吃好肥胖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落。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只问不作答,客人快请来接上!

天仙英雄好心肠,天仙飞跑下山岗,轻轻拍着妈肩头,悄声来对妈妈讲:“妈妈可不要心焦:我就来把蜈蚣杀,打杀蜈蚣路就通,你就可以放心走,你西迁找好生活,吃得肥胖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落。这一段歌搁下了,下一段歌来接上。已走过了九块石,远古时候七层岩。走呵走呵当真走,游呵游呵当真游,来到一个啥地方?就来到了草窝坪,从前有个啥典故,它才叫做草窝坪?花猪拖草筑窝巢,这才叫做草窝坪。一走过了草窝坪,走呀走呀从容走,游呀游呀从容游,就来到了煨茶岭。从前有个啥典故,它才叫做煨茶岭?我俩唱到这里了,却不知道是什么,客人快请来接上,你们唱了我们唱。

妈妈到此架起锅,打桩架锅来煨茶,这才叫做煨茶岭。走过去了煨茶岭,又来到个啥地方?又来到了野猪冲,又来到了野鸡坡,有个什么凶猛汉,哪个匆匆下山来,满脸如同锅底黑,两眼红红如灯火,频频来吓唬爹妈:“这坡就是我的坡,你们莫过我的坡!”有个什么凶猛汉,哪个匆匆下山来,一张大嘴像犁铧,身子像张席子样,频频来吓老爹妈:“这条冲是我的冲,你们别过我的冲!”我俩唱到这首了,究竟是啥不知道,还不明白是什么,客人快请来接上,你们唱了我们唱。

客人提问到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野鸡是个凶猛汉,野鸡飞跑下山来,满脸如同锅底黑,两眼红红如灯火,阵阵吓唬老妈妈:“这坡就是我的坡,你们别过我的坡!”野猪是个凶猛汉,嘴巴像块老犁铧,身子宽大如竹席,野猪匆匆跑下山,频频吓唬老妈妈:“这条冲是我的冲,你们别过我的冲!”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歌搁下了,下一段歌来接唱。

来到野猪老山冲,野猪匆匆下山来,嘴巴像块老犁铧,身子宽大如晒席,频频吓唬老爹妈:“这条冲是我的冲,你们别过我的冲!”爹妈这样来回答:“你说这是你的冲,你用哪样向谁买,这个地方全买了?野猪怎样来回答?我俩唱到了这里,我俩还没来道破,还不明白是什么,你们远方聪明客,请快接上唱起来,要不就会唱不完,这首歌儿长极啦!

野猪又来这样说:“我用葛藤根来买,这个地方全买得,如不相信你去挖,挖出老葛根才算,这里葛根处处有!”走来到了野鸡山,野鸡是个凶猛汉,匆匆飞跑下山来,两眼红红如灯火,频频唬吓老爹妈:“这坡就是我的坡,你们别过我的坡! ”爹妈这样来回答:“你用什么来买得,这个地方全买了?”野鸡又来同答说,我用野蒿菜来买,整个地方都买得,如若不信你去摘,如若不信你去砍,这里全是野蒿菜。个个山坡都一样,没有别的杂木树!。”已走过了野猪冲,已走过了野鸡坡,又走到了啥地方?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你们唱了我们唱。

已走过了野猪冲,已走过了野鸡坡,就来到了水龙坪。刚刚走到水龙坪,有个什么凶猛汉,哪个匆匆跑过来?频频威吓老妈妈:“这个坪子我的坪,你们别过我的坪!”龙乡何处不能过?水龙山坡不能过。那个山坡处处垮,究竟崩垮向哪边?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还没来道破,客人快请来接上,要不就会唱不完,这首歌还长极啦!

水龙是个凶猛汉,水龙凶凶跑来说,“这个坪子是我的,你们别过我坪子!”别过水龙的山坡,水龙山坡处处垮,不论垮向哪一边,都要砸死老祖先。水龙地方走过了,又走来到啥地方?就走来到细草坪。走来到了细草坪,桦槁茅草杂丛生,化香树与麻栎木,叶子重叠把路拦,树枝交叉来阻挡,找不到路往前行。爹妈见了很担心,爹妈心头忧忡忡,泪水纷纷脸面流,一直溢湿了额头,看样子要哭出声:“如早知道我不来,我住爹妈老家乡,老家窄一点也罢,狭窄别人住得下,怎么我就住不下!”哪一个人心肠好,哪一个从东方来?细声对着爹妈说:“你们不必太操心,不用焦急忧忡忡,一会我来砍荆棘,开出路来给你走,我给你们开条路,你们各自放心走,西迁去过好生活,吃得肥胖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落。”

友央公公心肠好,他也是从东方来,细声告诉妈妈说:“大家不用太操心,不要焦急忧忡忡,等会我来砍荆棘,开条道路你们走。”友央放火来烧山,烧了河谷烧山冲,烧了坡脚烧山头,烧得树木山冲倒,两边分出一条路,爹妈才得道路走,西迁去过好生活。吃得肥胖白生生,洁白如雪从天落。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首就过去了,下一首快来接上。已走过了细草坡,又来到了啥地方?

你们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刚走过了细草坡,就来到了利石冲,锋利石子割裤脚,脚跟全都被划破。已走来到利石冲,锋和石子割裙脚,脚跟全都被划破。是哪一个狠心人,来生这把利石刀,锋利石刀割裤脚,脚跟全都划破完!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还没来道破,还不明白是什么,客人快请来唱吧,要不就会唱不完,这首歌还长极了!

 如今有一个月亮,一个太阳云坡上。从前十二个月亮,十二太阳云坡上,一个早上争着出,一个夜里争着上,岩山石头都熔完,杂草树木都烧光,泥土熔来如雨洗,岩石熔得像胶样,这才生出利石冲,锋利刀石割裙脚,脚跟全都被划破。这一段歌搁下了,下一段歌就来唱。来看节日新鞋子,鞋跟丝线来编结,鞋尖丝线来刺绣,才得节日新鞋子,六月游卯新布鞋。那是节日新鞋子,六月游卯新布鞋,来看跋山涉水鞋,寻好生活的鞋子。十根什么索子勒,八根什么索子捆,才编成双跋山鞋,爹妈去过好生活,吃得胖肥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落?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十根青藤子来勒,八根青藤子来捆,才编成双跋山鞋,爹妈去过好生活,吃得肥胖白生生,洁白如雪天上落。这首已经唱完了,下一首又来接上。走来到那刀石冲,要拿什么来搓扭,编双鞋给水牛穿,水牛才能走过来?哪一个是大力汉,一手搂住水牯牛,抱起水牛走过来?我俩这样唱了呵,唱到哪里却不知,客人请快来接唱。

去拿茅草来搓扭,编双鞋给水牛穿,水牛才能走过来。陇诺是个大力汉,一手搂着水牯牛,抱起水牛就过来。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接上来。

巳走过了利石冲,走呀走呀匆匆走,又走到了啥地方?就走到了黑岩坡,来到黑岩坡背后。岩坡黑得像什么?我俩虽唱到这里,究竟怎样不知道,客人快请来唱吧,才能接上这首歌。这首歌路长得很,悠悠远古是歌根,从那最初古时起。

来到黑岩深山冲,黑岩真是黑幽幽。走到黑岩坡背后,岩背就背书本上。我俩的歌是那样,客人的歌是什么?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接上。有个什么英雄汉,来劈岩山破九块,破成这样七大片,岩山崩到坪子上,这才得到五堆书,得到七抱远古纸?哪一个是英雄汉,来劈岩坡破九块,破成这样七大片,岩坡崩到坪子上,这才得到五摞理,才得七抱远古纸?我俩唱到这首了,我俩只问不会答,客人请快来接上。

你俩提问在这里,我俩唱来你们听。劈坡好汉立栋哈,劈破岩坡成九块,破成这样七大片,岩坡崩垮坪地上,这才得到五摞理,才得七抱远古纸。劈山好汉立栋哈,一路劈山劈岭来,劈破岩山成九块,破成这样七大片,岩山崩垮坪地上,这才得到五摞书,得到七抱远古纸。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接上。我俩来看尹丁圣,劈坡好汉立栋哈。有水才泻山冲流,有爹妈才生养他,哪个爹妈来生养,有这个尹丁圣,劈山好汉立栋哈?我俩唱到那里了,客人请快来唱呀!

筑堤拦截江河水,夜里就生了华刚,劈山好汉立栋哈。我俩的歌是那样,客人的歌是什么?这一段歌搁下吧,下一段歌唱来呀!走呀走呀从容走,游呀游呀从容游。走呀走呵走来了,走来到了陡石岩。如今老鹰才吃鸡,从前老鹰要吃人,要吃爹妈补身子,爹妈见了很担心,爹妈害怕极了呀。老鹰力气真是大,栖息七抱松树上,松树垂垂弯下来,松树断成七大段。有个什么英雄汉,背来一把长箭杆,卧在石岭来射箭,一箭射中老鹰头,正中老鹰颈子上,老鹰偏头斜斜坠,鹞子滚在地面上,鲜血直往地上喷?我俩唱到这里吧,接唱哪儿不知道,请客人来接唱吧!

陇诺是个英雄汉,背来一把长箭杆,卧在石岭来射箭,一箭射中老鹰头,正中老鹰的颈子,老鹰偏头坠下来,就倒在这地面上,鲜血直往地上喷。我俩的歌是那样,客人的歌是什么?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接上来。陇诺当鹰还没死,不知哪个胆子大,哪个敢去老鹰旁,爬到鹰胸去试探?“这是一只死老鹰,不是一只活老鹰!”我俩唱到这里吧,客人快来接上呀!

马蜂大王有胆量,它敢走到老鹰旁,爬上鹰胸去试探,这是一只死老鹰,不是一只活老鹰!”这一段歌搁下吧,下一段歌唱来呀!我俩来看射鹰枪,枪托用什么来造,枪管用什么来制,这才得支射鹰枪?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接唱我俩这首歌。

枪托是用栎枝造,枪管是拿生钢制,这才造成射鹰枪。哪一个是聪明人,哪一个来咒老鹰,咒它只有手掌大,不许它有牛头大,千万年也是这样?粽叶斗笠口封灵,叶子斗笠咒老鹰,咒封它如手掌大,不许长大像牛头,千万年也是这样,不再长成大老鹰。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就唱起来。有个什么老大人,哪一个从东方来,哪个挑来一口锅,带把刀子匆匆来,煮鹞子肉吃再走?

你俩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佩婆挑来一口锅,扛把大刀匆匆来,煮鹞子肉吃再走。巳走过了陡峭岩,走呀走呀从容走,游呀游呀从容游,走呀走到蝌蚪谷。如今蛤蟆都吃虫,从前蛤蟆要吃人,爹妈见了真害怕,爹妈焦急忧忡忡,眼泪溢到脸面上,眼泪浸渍到额头,看样子要哭出声,“若早知道我不来,我就住在老家乡,家乡窄一点也罢。家窄别人住得下,难道我就住不下!”有个什么英雄汉,哪个抓把长铲子,抓把槌子打蛤蟆,六槌打在脑壳顶,百槌打在颈子上,蛤蟆倒死在地下,鲜血直往地上喷?我俩唱到这里了,唱了却又不知道,客人请快来唱吧!

陇诺是个英雄汉,陇诺抓把长铲子,抓个槌子打蛤蟆,六槌打在脑壳顶,百槌打在颈子上,蛤蟆倒死在地下,鲜血直往地上喷。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唱呀!陇诺还说没有死,是哪一个有力气,哪个上前走去看,爬到胸口去试探?“这是一只死蛤蟆,不是一只活青蛙。”苍蝇大王有力气,苍蝇大王上前去,扒在蛤蟆胸口探,它就开口这样说,“这是一只死青蛙,不是一只活蛤螟!你们不用怕它呀!”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二段歌唱来吧! 粽叶斗笠口封灵,什么斗笠咒蛤蟆,只许它像手掌大,不让长大像牛头,万年也都不回转,不再长成大蛤蟆?我们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唱吧!

镶花斗笠咒蛤蟆,只许它像手掌大,不让长得像头牛,万年也都不回转,不会变成大蛤蟆。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唱吧! 哪个挑来一口锅,煮蛤蟆肉吃再走?佩婆挑来一口锅,扛把大刀匆匆来,煮蛤蟆肉吃再走。蛤蟆岩谷已走过,走呀走呀真的走,游呀游呀真的游,就走来到深峡谷,峡谷上面是刺蓬,峡谷下面是深潭。妈妈走来妈脚滑,妈妈走来步步滑,抬头看看前边路,见有一匹布阻拦,牢牢挡住了爹妈,已经找不到路走,爹妈见了很灰心,爹妈焦急忧忡忡,眼泪漫流脸面上,额头浸渍现出来。看样子要哭出声。“如早知道我不来,我就住在我老家,老家窄一点也罢,家窄别人住得下,怎么我就住不下!”爹妈说是有匹布,有匹白布在阻拦。我们来看那匹布,不知究竟是个啥,是个什么把路拦,牢牢挡住了爹妈,爹妈找不到路来?我俩唱到这里了,却又不知是什么,客人快请来唱吧!

爹妈说是一布匹,其实不是一布匹,原来是一条河流,一条白水河阻拦,牢牢挡住了爹妈,爹妈找不到路来。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 走来到了大峡谷,妈妈看见一条河,一条白水河拦路,牢牢挡住了爹妈,爹妈找不到路走。

哪一个人好心肠,哪一个从东方来,紧紧握住爹妈手,嘁嘁告诉爹妈说:“等一会我来找路,我找路给你们走。”陇诺是个好心人,陇诺也从东方来,紧紧握住爹妈手。嘁嘁告诉爹妈说:“等一会我来找路,我找路来你们走。”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歌且搁下,下一段歌来接上。有个什么聪明人?抬起头去看蓝天,看见一棵白桐树,长在雷公家门前,雷公拿索子拴住,雷公用伞来遮着,野火烧山烧不到,洪水滔天淹不着。去砍它来造船划,载运爹妈上水滩,西迁过去好生活。我俩虽唱却不知,我俩头脑昏乎乎。客人们请来接上,接唱对了名声好,好比竹篮摘菜装,好比烤火度春宵。

陇诺是个聪明人,抬起头去看蓝天,看见一棵白桐树,生在雷公家门前,雷公拿索来拴住,雷公用伞来遮着,野火烧山烧不到,洪水滔天淹不着。把它砍来造船划,运着爹妈上水滩,西迁去过好生活。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

哪一个是热心肠,天上它也能去到,地上它也能下来,它同雷公商量去,让砍泡桐来造船,运着爹妈来西方,跋山去过好生活,爹妈脸面白生生,脸儿洁白如雷降。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地上。

勇申才是最聪明,天上它也去得到,地上它也来得成,它同雷公商量好,砍棵泡桐采造船,运着爹妈来西方,跋山去过好生活,爹妈脸面白生生,脸面洁白如鸭蛋,像朵七月开的花。树子已经得到了,就要砍伐树子啦!如今才有斧砍树,

远古时候没有斧,用什么来作斧子,才能拿去砍桐树,去砍那棵椿芽树,白云山上泡桐树?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要不就会唱不完,这首歌还长得很。

有只公鸡去扒刨,去刨一个老屋基,刨来一把好斧子,才拿去砍泡桐树,去砍那棵椿芽树,一棵云山白桐木。这一段儿且搁下,下一段儿来接上!锛子像个什么样?刨子像令什么样?凿子像个什么样?斧子像个什么样?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吧!

锛子像张荸荠叶,刨子像个水虿儿,凿子就像水牛牙,斧子像只翘脚掌,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

工具己得心安然,就要动手来造船!如今造船有样比,远古时候没样比。用什么来作样比,才能比照来造船,造船来运载爹妈,划着爹妈上西方,跋山去过好生活?我俩唱到这里吧,客人快请来接上。泡桐果儿作样比,才能照作来造船,造船来运载爹娘,运着爹妈上西方,跋山寻找好生活。船头像个什么样?船尾像个什么样?船桨像个什么样?船舱像个什么样?我俩唱到这里啦,客人快来接上呀!

船头像只蚂蚱样:船尾就像鱼尾巴,船桨像个鱼鳍样,船舱就像竹节节,才得模样来造船,造船来运送爹妈,运送爹妈迁西方,跋山去过好生活。这一首歌唱过了,下一首歌接着唱。大船造了多少舱,运送妈妈多少个?大船造了多少间,运来爹爹多少个,多少爹妈都上路?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请来接上。

大船造了十一节,运来百八个妈妈,大船造了十一舱,运来百八个爹爹。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要造的船造好了,船造好心安然。看呀看呵看样子,看样子要向前走,就要把船来擦油。斗笠要用桐油浆,太阳一出就晒干,用什么油来浆船,太阳一出就晒干,大船浆得很好看,运送爹妈迁西方,跋山寻找好生活?

方洋水来把船浆,太阳一晒它就干,大船浆得很好看,才能拿来运妈妈,运送爹妈来西方,跋山寻找好生活。大船已浆好了呵,浆好大船心安然,看样子要向前走,要运妈妈迁西方。我俩看看现在吧,牛皮作成个纽襻,才拿拴纤来拉船,运送爹妈上水滩。那是如今水行舟,来看古代那时侯。用什么来作纽襻,才拿拴纤来拉船,运送爹妈上水滩,跋山寻找好生活?

山中野藤作纽襻,才拿拴纤来拉船,运送爹妈上水滩,跋山寻找好生活。我俩唱的是那样,客人唱的是什么?工具都得齐全了,得齐全了心安然,看样子要向前走,就要拉纤来划船。我俩看看现在吧,要用竹篾来拧扭,扭成一双韧绳索,才拿作纤来拉船,运送爹妈上水滩,跋山寻找好生活。那是如今水行舟,回头看古那时侯;要用什么采拧扭,拧成一双牢绳索,才拿作纤来拉船,运送妈妈上水滩,跋山寻找好生活?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来接上唱。

山中野藤来拧扭,扭成一双韧绳索,才拿作纤来拉船,运送爹妈上水滩,跋山来过好生活。说个真来要拉船,道个假来也拉船。哪一个是很聪明,敲打锣鼓震岩山,叫来五百老猿猴,叫喊老猴来拉船,来拉爹妈上西方,跋山来过好生活?

修狃心里很聪明,敲打锣鼓震岩山,喊来五百大猿猴,叫喊老猴来拉船,来拉爹妈上西方,跋山来找好生活。大船都已造好了,啥也都得齐全完,都得全了心安然,看样子要向前走,就要运送妈妈啦!哪个站在船头划?哪个站在船尾划?我俩唱到那里了,客人快请来唱吧!

陇诺站在船头划,神仙站在船尾划。我俩唱的是那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了,下一段就来接上。陇诺站在船头划,神仙站在船尾划。一划就过一段河,两划就过两段河,九划船行过七潭,划过远古七个滩。走呀走呵从容走,游呀游呵慢慢游,来到九条江汇处,九条江河西方来,都是一起向东流,水上一片平洋洋,哪面看来也是西,哪边看去也是东。哪一个人很聪明,抓把绿草撒水上,芭茅东流跟着浪,爹妈行船上西方?

我俩爹妈很聪明,抓把绿草撒水上,芭茅东流跟着浪,爹妈行船上西方。船行过了九河口,走呵走呀向前走,就来到了仓门坳,坳口狭窄像碓跟,可当个钩挂小米,可当岩头挂鼓敲。妈妈本是好心肠,哪一个是心不良?我俩唱到这里了,客人快快来唱吧?

客人提问在这里,我俩试着来回答。妈妈本是老实人,蔡是一个坏心肠,欺哄妈妈说有鱼,一对鳒鱼大如马,欺哄妈去划石船,让汉人来划木船。蔡就得到了木船,妈妈得的石板船,妈妈才划不过来。一十二船载伯娘,一十二船载婶子,行船密麻如蜂拥,九船沉下深潭里,十船沉下深潭里,互相喊话听得到,要走就是去不到。有个什么英雄汉,哪一个是好心肠,拿一段布来扭拧,扭段布来拉妈妈,爹妈随布带上来,西迁上来爬高山,西迁来找好生活?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只问不作答,客人快请来接上,你们唱了我们唱。

有个猴子英雄汉,猴子英雄好心肠,猴子搓扭根布带,布带扔给妈妈拉,爹妈拉着布带来,妈妈才能来跋山,西迁寻找好生活,吃得肥胖白生生。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来,下一段就来接上。猴子各是一个爹,爹妈各是一个爹,河水各在一冲流,各自有爹妈养育,他们为啥才相亲,猴子才抛出布带,扭紧一根青布带,妈妈拉着布带来?我俩唱到这里了,我俩唱了却不知,不知究竟是什么,客人快请来唱呀!你们提问我们答,回答在这酒堂上。

在那悠悠远古时,樱桃花花初初绽,野菜草草初初生,姜央拿把小弯刀,一个小小栎砧板,嘭嘭剁肉在仓脚,剁得满满九大撮。撒在九个大山坡,这才得到九支祖,七支公公沿河来。剁多了来砧板损,把它扔到山冲去,半夜生出个老猴,这样他们才相亲,相亲是从那里来,猴子才来放布带,扭根布带拉妈妈,妈妈拉着布带来。我们唱的是那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了,下一段就唱来吧!

 汉人怎样祝爹妈?爹妈如何祝汉人?我们唱到那首了,我俩还没来道破,不知究竟是什么。你们是些老熟客,快快请来接上吧,要不就会唱不完,这歌太长阿妹呀!

汉人祝妈妈发财,妈妈祝汉人聪明。仓门山坳走过了,走呀走呀向前走,就走来到细沙滩。古时有个啥由来,起名叫做细沙滩?就是妈妈来踩鼓,踩鼓时间太久了,踩多了来沙石细,大沙变成小沙粒。就要去找水牛啦,我俩看看现在吧,牛是住在你我家,牛儿多得要不完。来看远古那时候,牛儿住在哪里呢?我们唱到那首了,客人快请来唱吧,你们提问我们答,我们解答你们听。

在那悠悠古时候,牛就住在苦桑坪,东方老家苦桑坪。真说也要来找牛,假说也要来找牛。我俩看看现在吧,每头水牛都有旋,每头猪儿也有旋。那是如今平常事,回头来看最远古。头头水牛没有旋,头头猪儿没有旋。哪一个是最聪明,他才开始来定旋,最初牛旋他来定,旋儿定在牛身上,牛头上面放犄角,这是妈妈要的牛?我俩唱到这首了,客人快请来唱呀!

勾劳公公最聪明,勾劳公公来定旋,旋儿定在牛身上,头牛上面放犄角,这是妈妈要的牛。我俩唱的是那样,客人唱的是什么?牛儿也是找到了,找到了牛心安然。看呵看着那样子,看样子要向前走,就要去找勇神啦,就要去寻立神啦!我俩看看现在吧,勇神住在白水坪,立神住在高坡上,在那东方苦桑坪,一请勇神就来到。那是如今敬神事,回头来看古时候!勇神住在啥地方,立神住在啥地方,一请勇神就来到,一请立神就到来?我俩唱到这里了,唱是唱了不知道,客人快请来唱吧,你们提问我们唱,我们解答给你们。在那悠悠古时候,勇神坐在老山林,立神坐在五岭坡,一请勇神就来到,一叫立神就到来。聪明勇神来多少,

来了多少个宝神,多少咚隆雷声响,来祭妹榜老妈妈,妹留心里真高兴。我俩唱的是那首,客人唱的是什么?来了七十个勇神,聪明勇神七十个。雷声咚隆天上鸣,来祭妹榜老妈妈,妹榜妹留很高兴。这一段就搁下了。下一段就唱来吧!勇神都请来完了,立神都请来完了,神明都来心安然。看呵看着那样子,看样子要向前走,就要寻找木鼓啦!

我俩看看现在吧,要用楠木来造鼓,造木鼓来祭祖先。这是如今的事情,回头看看古时候。造鼓要用什么树,造木鼓来祭祖先,造得从前祭祖鼓?我俩唱到这里吧,客人快请来唱呀!

在那悠悠最远古,造鼓要用芭茅草,用鼓来祭姜央公,才得从前祭祖鼓。我俩唱的是这首,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吧,下一段就唱起来!木鼓已经得到啦,勇也都已请来了,立也都已请来了;都已来了心安然,就要宰牯牛来啦! 我俩看看如今吧,外甥们来拿支杆,舅爷才来杀祭牛,舅舅砍杀牛颈子,拉牛倒在地面上,客人唱的是什么?鲜血往地上溅开。那是如今宰祭牛,回头来看看远古。哪个来握支牛杆,哪个来杀祭祖牛,砍杀水牛大颈子,拉牛倒在地面上,鲜血往地上溅开。

瓦哈吾来握支杆,溪徐劳杀祭祖牛,刀砍水牛长颈子,拉牛倒在地面上,鲜血往地上溅开。这一段就搁下了,下一段就唱起来,我俩看看如今吧,外甥来握支牛杆,舅爷来杀祭祖牛,刀砍水牛长颈子,拉牛倒在地面上,鲜血往地上溅开。

富的客人扛一腿,穷的客人拎一块,后生枉自割牛草。那是如今祭祖事,回头来看古时候。哪个扛得一只腿,哪个拎得一块肉,后生枉自割牛草?

豹子扛得一只腿,野猫得到一块肉,扛起匆匆往回走,后生枉自割牛草。我俩唱的是那样,客人唱的是什么?砍牛都已砍了啦!砍了牛来心安然。看呵看着那样子,看样子要向前走。细沙滩上走过了,走呀走呀向前走,游呀游呀向前游,就走来到九千寨,古时有个啥来由,起名叫做九千寨?

爹妈来了盖仓房,爹妈盖房九角檐,九角屋檐纵横接,层层檐角柑重叠,鳞次栉比相堆砌,这才叫作九千寨。九千大寨一走过,走呀走呀向前走,游呀游呀向前游,就走来到啥地方?走来到了停宝堂,古时有个啥来历,起名叫做停宝堂?

妈妈去了生小孩,取名叫做停宝堂。哪个挑的竹扁担,挑起匆匆沿路来?哪个挑的柴扁担,挑起匆匆沿冲来?小孩挑的竹扁担,挑起匆匆顺路来?小孩挑的柴扁担,挑起匆匆顺冲来,才走来到停宝堂。哪一个人最聪明,天天去和人商量,就在老山林商量。呜呜吹个竹筒子,站在高山岭上吹,田坎下边都震荡,田坎阵阵打颤颤,欺哄妈妈龙起身,雷公怒吼天要塌!妈妈听了很害怕,妈妈心里好忧愁,眼泪纷纷脸面流,额头渍渍也浸湿,看样子要哭出声:“如早知道我不来,我就住在我老家,地方窄一点也罢,窄点人家住得下,怎么我就住不下?”我俩唱到这首啦,只是唱了不知道,客人快请来唱吧!

六十个人是生苗,一百八十个汉人,天天都去暗商量,就在老山林商量,个个吹起竹筒子,站在高山岭上吹,震得田坎打颤颤,欺哄妈妈龙起来,雷公怒吼天要垮。妈妈听了很害怕,妈妈心里好忧愁,眼泪纷纷脸面流,额头渍渍也浸湿,看样子要哭出声,如早知道我不来,我就住在我老家,地方窄一点也罢,家窄别人住得下,怎么我就住不下?我俩唱的是这首,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了,下一段又唱起来。哪个狡猾又聪明,崩塌地方娶妻子?哪一个是横蛮汉,断岭山头去抢妻?我俩唱到这首了,却不知道是什么,客人快请来唱吧,你们唱了我们答,我们唱来你们听,不让歌堂里冷清。猴子狡猾又聪明,崩塌地方娶妻子,猴子是个蛮横汉,断岭山头去抢妻.我俩唱的是这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啦,下一段就来唱吧!

走呀走过崩塌处,走呀走呀向前走,就走来到油桐岭。姑爹名字叫什么?抢的姑妈叫什么?姑爹架箭在山岭,抢夺姑妈山岭上。又走过了油桐岭,就来到了堆牛岩。姑爹名字叫什么?抢的姑妈叫什么?姑爹叫做太阳王,抢的姑妈娘娥姗。又走过了堆牛岩,走呀走呀向前走。游呀游呀向前游,来到一处好田坝,坝子田里浮萍生,浮萍生得密层层。姑爹名字叫什么?抢的姑妈叫什么?姑爹蚂蚱变成的,抢的姑妈笆茅叶。又走过了好坝田,走呀走呀向前走,游呀游呀向前游,就走到了金久寨,看见金久在舂米,有好楼脚安碓窝,有好屋基盖仓房,楼脚砌岩稳笃笃。一走过了金久寨,就来到了台拱寨,七个公公住一处。哪一个是聪明人,一只手拿牛心子,一只手端一碗酒,爬到桌子上议榔:分开古时宗支住,我俩唱到那首啦,客人快请来唱吧!

香旎公公最聪明,一手拿个牛心子,一手端着大碗酒,爬上桌子来议榔。分开古时宗支住。-我俩唱的是那样,客人唱的是什么?这一段就搁下了,下一段就唱起来。香旎公公最聪明,香旎公公来议榔:分开古时宗支住。一个公公去哪里?二个公公去哪里?三个公公去哪里?四个公公去哪里?五个公公去哪里?六个公公去哪里?七个公公去哪里?我们唱到那里啦,客人快请来唱呀!傅公就上养岗去,就生出来高坡人,披着两块素黑布,两边吊挂着两块。刁亚公去欧西住。里香公去住欧绍。姜央公来住龚留,小小鸡笼可致富。剩个地方在南宫,打石发财买马骑。香旎公是聪明人,香旎公公就去住。网姜汪降两公公,去和塞高住鸠密。

               (引自贵州少数民族古籍办编《苗族古歌》,贵州民族出版社1993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8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