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从江县加鸠苗族祭鼓  

2011-03-21 23:48:00|  分类: 苗族节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江县加鸠苗族祭鼓

   按:吴志高是从江县加鸠村人,苗族,在加鸠工作,1985年与侗族学者谭继尧合作对加鸠社区1984年祭鼓活动作了调查。大部份内容是加鸠村有名望的巫师,当年祭鼓活动的主祭师,时年67岁的苗族老人吴够利提供。谭继尧对调查材料进行了核实和整理,撰写成《加鸠苗族吃牯脏活动纪实》一文,现易名为《从江县加鸠苗族祭鼓》。

祭鼓,加鸠苗话称“努纽”,它是以共有“牛塘”,即有公共斗牛场的一个或几个村寨为一个单位来进行的。每两次祭鼓的时间间隔较长,若干年才举行一次。1984年十月底,加鸠、党卡两个行政村祭鼓,与前一次间隔了近三十年。祭鼓,是超过其它一切节日及习俗活动的最隆重、最盛大、最壮观的祭祖活动。加鸠、党卡两村这次祭鼓,共杀牛七、八十头,还有猪羊等其它畜禽无数。杀牲最多的一家,单是牛就杀了四头。

一、祭鼓类型

祭鼓具体分为“祭水牛鼓”,“祭黄牛鼓”,“祭猪鼓”等不同类型,分别用水牯牛、黄牯牛和猪作祭祀。此外,还有一种现已基本绝迹,苗话称为“努纽根”,又叫“纽丙根”的类型。按这种方式祭鼓时,须自制一个长一至二米、中间还开有“鼓脐”的黄牛皮蒙成的木质鼓。祭鼓结束后,在一天深夜里,点上火把,将鼓抬到山林中去埋,或把它放在山中一个简易的茅棚里,然后不声不响地摸黑回家。当大家邀约回家时,不直接说“回家吧”或“我们走啦”之类的“明话”,只能说“找柴去啦”或“放鸭去啦”之类的隐语。传说加鸠社区祭鼓曾为此出过人命。丧命的人,都被称作“傻子”。这些“傻子”当听到“找柴去啦”之类的隐语时,不解其意,真的钻到山林中去找柴。由于大伙是悄悄回家的,当时并不注意少不少人。直到第二天,才发现有人不归。再到昨晚去过的山上寻找,往往只能见到一滩血迹。“傻子”大概被野兽吃掉了。这些恐怖事件一传开,人们十分恐惧。久而久之,再也不愿意举行这样的活动,这种祭鼓的方式也就趋向绝迹了。

在加鸠,以苗族服饰为界划分南、北两个社区。北社区苗族以祭水牛鼓为主,南社区苗族则祭猪鼓。加鸠、党卡两个行政属北社区,祭的是水牛鼓。

二、祭鼓原因

加鸠北社区祭水牛鼓的来历,据说是源于神秘而美丽的传说。传说在古老古代,古州(即今榕江县城关)是苗族聚居的地方,古州一带全是苗寨。那时,有一户人家出了两个很有名望的人物,一个是至今还家喻户晓的、如龙女一般漂亮能干的苗族姑娘“蓉”,另一个是与蓉同父异母的后生“湾”。湾为兄。湾母死后,得后母生蓉。湾是一个英俊、能干而令人尊敬的苗族小伙子。

苗族素喜歌舞。一年秋天,湾乘船沿山青水秀的都柳江顺流而下,走村串寨。行歌吹笙。途中翻船,不幸丧命。由于当时正逢歌舞时节,亲朋好友很少到湾家光顾,家里只杀了一头肥猪,草草处理了湾的丧事。湾去到阴间,感到自己是一方名人,本应得到的轰轰烈烈的送丧场面得不到了,他很不甘心。再说,由于没有得到大牲畜陪葬,他过不了鬼门关。湾想通知家里为他补办一次隆重的葬礼。所以在安葬他的第三天,即满三朝后,湾变成一只小鸟,来到家里,在房间的走廊上叫了几天,但家里人不解其意,也不知道是小鸟是湾变成的。湾想,只有让家里人生病,病后一定会找巫师看鬼,那时托话给巫师,巫师再把话转给家里人,才办成事。不久,蓉妈(即湾的后娘)病倒了,且久病不愈,用尽一切办法,请过若干巫师,都不见好转。最后请到一位名望很高的巫师——够王作法看鬼。此时,湾就把他的打算托话给够王,并告诉够王,只要这样办了,蓉妈的病就会好转。这些话的内容是:为湾补办一次隆重的葬礼,杀一头最大的水牯牛作祭品祭祀湾。举行葬礼时,必须要有湾生前特别喜好的音乐歌舞。够王答应了湾的条件,同时向湾提出,目前一时还备不齐那些东西,先用一颗黑火炭为凭,以后一定按你提出的条件办。湾答应了。够王将这些话对湾家里的人讲后,用一颗火炭暂时顶替。蓉妈的病果然神奇般的好转了。两三年后,蓉妈家的水牯牛喂得体壮腰圆,就按湾提出的条件,杀了这头牛,热热闹闹地为湾举行了一次祭祀仪式。此后,蓉妈的病就彻底好了,而且再也没有生过病。就这样,苗族后代才知道有一种由祖宗找来的“鼓病”,而且只能通过杀水牯牛祭祀祖宗,才能脱病消灾。从此以后,苗族祭鼓的习俗就一代又一代地沿袭下来了。时至今日,这里老人去世,并不举行隆重葬礼,只杀一头猪,草草安葬了事。要等到祭鼓时,才为死者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

三、祭鼓的确定

祭鼓是一项非常庄重的活动,不能随心所欲地乱来。用加鸠苗族的话说,首先要看是否“来鼓”。所谓来不来鼓,就是说,死去的祖先是不是提出了要后代杀牛祭祀的要求。怎样才算“来鼓”呢?比如说,某家某人久病不愈,用尽一切鬼神都不见好转,那么就会提出猜测:是否来鼓了?光猜测是不算数的,还须请巫师来,作法用鬼,试用火炭顶暂时顶替。仪式是巫师到病人家后,口中念着旁人听不清的话语,同时手拿火钳把一颗通红的火炭放进冷水中去,火灭后,把火炭拿出来放在地板上。巫师念的话语大意是这家已死去的祖宗,是否需要用大牲畜祭祀他们。如果仪式做完后,病人马上好转,就说明来了鼓。否则,说明尚未来鼓。可想而知,来鼓的机会是极少的。难怪祭鼓间隔的时间这么长。

来了鼓,只意味着有了祭鼓的可能。是否祭鼓,还得举行一次定鼓仪式。病人家把带芦笙和锣鼓的本寨上的人请到自己的木楼下,又把巫师请到自家的木楼上。杀一只鸭,放清水把整只鸭煮熟,然后用特制的大剪刀把鸭肉剪成小块,放在竹编的簸箕内,同时把一些糯米饭和糯米泡酒放在旁边。全部物品放好后,由巫师念词。词大意是:请祖宗先喝酒吃肉,我们后代后享用。我们答应给你买大水牯牛,杀了祭你,求你保佑家人平安等。巫师在念词的同时,用手掐一点鸭肉和一点糯米饭放在地板上,倒一点泡酒于地板上,算作掐食祭祖。祭祖完毕,把簸箕里的鸭肉、糯米饭及泡酒全端到楼下,给吹芦笙和敲锣鼓的众人吃。吃完后,这些人又吹打了一阵,各散回家,仪式结束。祭鼓就这样确定下来了。值得注意的是,病人家的祖宗须是男性的提出要求杀牛祭祀才算定鼓。而病人家就成为本次祭鼓的“鼓头”。如果是女性祖宗提出的要求,则不能定鼓。

定鼓后,也不马上祭鼓。一般要等几年,三年、五年、七年不等。分别称为“三年鼓”、“五年鼓”和“七年鼓”。时间从鼓头家得鼓牛的那一年开始算起。时间长短是由本寨具体情况决定的。如是否有喂鼓牛的丰富的牛草资源啦,寨上群众是否愿意延长水牯牛的斗打时间啦。因为鼓牛在被杀之前,要进行若干次的斗牛活动等。但最短不能少于三年。

四、选鼓牛

定鼓后,共一个牛塘的一个或几个村寨的人家开始了准备工作,并不只是来鼓的那一家作准备。这是因为祭鼓时,要敲锣打鼓,吹笙跳舞,热闹非凡。这样必然惊动在阴间的父母或祖宗,必然向自己的后代索要水牯牛祭祀。而尚未用水牯牛祭祀过自己在阴间的父母或祖宗的人家,也必然竟相趁机杀水牯牛祭祀自己的父母或祖宗,而不必等到家里来鼓以后才杀牛祭祀。杀牛祭祀还有个规矩:现存兄弟中,兄长买水牯牛为男性祖宗祭祀,当弟的买水牯牛为女性祖宗祭祀。

准备工作的第一项就是选鼓牛。

鼓牛须经过严格挑选,不是任何一头水牯牛都可以充当的。为了选到合格的鼓牛,加鸠苗族不惜爬山涉水数百里,曾到榕江、雷山、凯里、黄平及黔南三都县去挑选鼓牛。

鼓牛的合格标准,不仅在于体壮腰圆、勇猛善斗,主要在于牛的“毛旋”在牛身上的位置如可。有五个毛旋的称为“五毛旋牛”,有三个毛旋的称为“三毛旋牛”。如果五毛旋牛的四个毛旋分别分布在四条牛腿上部外侧的厚肉处,一个毛旋在牛头号鼻梁正中处,则算作最标准的鼓牛。如果一个毛旋位于鼻梁边的眼角下,称为“眼泪牛”,不能作为鼓牛。谁硬是要把它用作鼓牛,以后这个家庭就会因此死人而掉眼泪。如果毛旋位于两个脚踝之间,称为带有毛巾的“抹泪牛”,也不能将它作为鼓牛。硬是用作鼓牛,就会出现用“眼泪牛”作鼓牛一样的后果。如果是三毛旋牛,则缺少两条后腿的两个毛旋。选择原则同五毛旋牛一样。选鼓牛也需要“行家”,才能识别出有的卖牛主人搞乱或括掉的不吉利的毛旋。

当某人历尽千辛万苦买来一头合乎上述标准的好鼓牛凯旋而归时,寨子上就会敲锣打鼓齐聚寨头来迎接。这头牛的角上还会挂满路过的客人赠送的鸡鸭等赠礼。买这样一头好鼓牛,要花去人民币两千元左右,就是一般的鼓牛,也得耗费人民币千元左右。

买来的鼓牛进圈之前,还得作一次小小的仪式:买主家准备好一条麻丝、一碗泡酒、一条烘干的鱼。牛进圈前,先把麻丝系在牛角上,然后向牛喷去一口泡酒,仪式完毕,牛才能进圈。剩下的泡酒和没用过的干鱼由买牛主人收存。牛进圈时,还得注意它是哪只脚先跨进圈内,若是左脚先进,表示吉利。从今以后,你就要精心喂养,诚心服侍,直到祭鼓敲牛那一天。如果牛的右脚先跨进圈内,表示不吉利,以后会发生意外,这头牛迟早也得被卖掉。

五、选祭鼓师

祭鼓师均为男性,有主、次之分。主祭鼓师是祭鼓活动的组织者和指挥者。不仅活人统统听从他的指挥,就是阴间的死者也能听从他的安排。次祭鼓师是跟随、协助主祭鼓师的副手。主祭鼓师不仅在本寨和与本寨共一个祭鼓单位内担任主祭鼓师,而且还可以到另外的祭鼓单位去担任主祭鼓师。次祭鼓师则不同,他只能在本寨所在的祭鼓单位担任祭鼓师

无论是主祭鼓师还是次祭鼓师,都要通过一个称为“看蛋”或“破蛋”的仪式来选定。仪式是拿出一个生鸡蛋,当众用“锅烟墨”沿着蛋的椭圆面蛋壳画一圈,形成一圈封闭曲线,这条曲线把蛋面分成了大致相同的两半。然后在其中的半面蛋壳上划一条长的弧线,把这半面蛋壳又分成两半截,再在这条弧线中部一点上向两旁各画一条短线,形若“↑”状,箭头朝向蛋的小头。把蛋煮熟,用利刀沿椭圆线把蛋切成两半,先去掉蛋里有“↑”的一半的蛋黄,再去掉另一半白蛋黄。去蛋黄时应注意不能损坏蛋白。透过火光,在蛋白上可看到一些阴影,上面有一点,像箭头的顶点,这一点被称为“头”。有时头在正中,有时偏左或偏右,偏左的叫头朝里,偏右的叫头朝外。选祭鼓师时,在画好蛋尚未煮之前,叫祭鼓师侯选人回答:“是头朝里还是头朝外?”若答头朝里,把蛋煮熟,切开并去掉蛋黄,透过火光看蛋白,若头朝左则认为“合蛋”了,这个候选人就被定为祭鼓师,若头朝右或正当中,则认为“不合蛋”,这个候选人就当不成祭鼓师了。主祭鼓师候选人的条件,只要求他懂得“鼓语”,即后面要叙述到的在“封塘”“关圈”“跳米汤舞”等仪式中念的祭祀语就行。次祭鼓师的候选人是参加祭鼓单位内的任何男人,但这些人必须先向主祭鼓师学习“鼓语”,学会了的再参加“看蛋”仪式。选祭鼓师时,应先选定主祭鼓师,然后再选定次祭鼓师。

祭鼓活动除了选定主、次祭鼓师外,还要选一个跟随主、次祭鼓师的助手。这个助手的职责主要是交待各家各户应准备哪些供各种仪式用的物品,以及帮助拿出、收回这些物品。这个助手只能在本寨所属的祭鼓单位内活动。

六、祭鼓前仪式

祭鼓前的准备阶段,要举行起鼓、说牯、聚地祗、洗塘、插叉、敲牛一系列的仪式。

(一)起鼓

起鼓苗语称为“奖”,是祭鼓前最先举行的较为隆重的仪式。这种仪式,庄重热烈,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在某种程度上说,可达到在一方“惊天动地”的效果。主要作用有两个方面:一是惊醒在阴间沉睡的死者,通知他们,后代准备杀牛祭祀父母或祖宗了;二是表示后代对阴间的和先辈们的怀念之情。

 “奖”的日子,不同的牛塘有不同的规定。加鸠苗族大多数牛塘的“奖”日和斗牛日都是定在“卯”日,一部分定在“亥”日。但“奖”日必须定在“己卯”天。故“奖”这种仪式不止举行一次,每逢“己卯”日都要举行。按规矩,“奖”这种仪式举行的次数必须是单数。

“奖”日到了,芦笙、锣鼓、人群统统集中在寨中的小坪子上。每一户人家都拿出准备好的一坛泡酒、一篮糯米饭上放着一只煮熟的全鸭。这些东西集中于小坪后,用剪刀把熟鸭剪成小块,放在竹制的簸箕上。一曲芦笙吹毕,先朝“芦笙头”喷一口酒,再敬他一杯,然后把东西分给大家吃。吃毕,进入第二项:牵鼓牛入牛塘。现在的鼓牛不象平常样子了,它已经过一番打扮。每头牛背上都复盖着一床色彩鲜艳的绸缎被面。入塘的路上及入塘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顺序:鼓头家的牛走最前头,接着按与鼓头家的亲疏远近关系依次排列,亲近者在前,疏远者在后。如果一家中既有给男性死者的鼓牛,又有给女性死者的鼓牛,则给男性死者的牛一定在前,给女性死者的牛紧跟随后。这一天,各家的亲友要赶到现场鸣炮。因此,每一家的鼓牛后面,都跟着一群家人和亲友宾客。行列中的女性特殊,他们从出门起就必须打着撑开的伞,直到仪式完毕时才能合上伞。一路上,芦笙齐鸣、锣鼓喧天,花花绿绿的牛群伴随着湖水般的人流,缓缓流向牛塘。

 彩色的鼓牛群进入牛塘,在牛塘里转圈子是“奖”的高潮。这时,锣鼓喧天,芦笙悠扬,鞭炮齐鸣。巨大的共鸣声,响彻云霄,惊天动地。即将进塘时,在锣鼓队和芦笙队的衔接处增加了头插白野鸡毛、身披干鱼和厚厚一层麻丝的祭鼓师队伍。他们左手拿着牛角酒,右手持拐杖,面孔庄严,一步一点头地行走。转塘一圈后,他们靠塘边站着,等待下一批鼓牛进塘转圈子。锣鼓队后,有几个身披绸缎被面的人,踏着芦笙节拍,边舞边行,为仪式增添了不少乐趣。每一批进场牛的头数不一定相等,但每批牛要求以一个寨或一个鼓头的单位。进塘的批数必是单数。为了凑单数,故有时也有这一寨与那一寨,这个鼓头单位与那个鼓头单位的牛混合组成一批进塘转圈的情况。

鼓牛进塘转圈还必须遵循一个规矩,就是必须让“塘主”,即牛塘的主人(这个主人往往是一个村寨)的牛首先进塘转圈。然后其它一批批的鼓牛才能进塘转圈。全部仪式结束后,可举行斗牛活动。因为今天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斗牛。

(二)说牯

说牯苗语称为“道尼”。道是说、讲,尼是水牛之意。是交待牯牛的一种仪式。这种仪式在祭鼓的前三天进行。第一天,也和“奖”那种仪式一样,锣鼓、芦笙、人群统统在寨中小坪上集中,重复着和“奖”一样的全过程。当人们在小坪子里吹吹打打时,祭鼓师按进行“奖”仪式时鼓牛进牛塘的先后顺序,一家一户地重复着下面的仪式:把牛主人的麻和烘干的鱼挂在祭鼓师身上,祭鼓师来到牛圈门口,拆下几块圈门板,让牛来到圈门口。主祭鼓师就念起祭词来。祭词的大意是:阴间的祖宗,我们过两天就送这头牛给你,现打开圈门让你看一看是否合意。祭鼓师用拐杖指着圈内的牛,接着念,就是这一头。求你们得牛后,保佑家人一切平安等。主祭鼓师念的时候,次祭鼓师要跟着学念。念毕,仪式即告完结。祭鼓师喝下一碗泡酒,其余用作仪式的物品,如麻、干鱼等,由助手送交主人家留存。“道尼”仪式后,鼓牛有似通人意,感到死期临近,不吃不喝,有的牛还会掉眼泪呢。

(三)聚地祗

聚地祗是一种仪式。加鸠苗族认为,通过这种仪式,能集中地祗来卫护整个祭鼓活动。仪式在祭鼓的前两天进行。摆上三筒洁净的泡酒、三筒糯米饭、一块带着牛毛的牛皮以及麻丝、鱼、猪肉等物品,主祭鼓师面对这些物品,念念有词,大意是先说些请地祗拢来的话,后又对召集拢来的地祗说话,请他们在祭鼓期间帮忙看守一切,保佑一切。仪式完毕,就认为地祗已聚拢来了。然后由助手把上述仪式所用的祭品全部拿进屋里,放在小孩够不到的一处地方,同时特别嘱咐家里大人,要特别注意,任何人都绝对不能乱动那些祭品,因为地祗们正在享用。若动了那些祭品,惊跑了诸地祗,这次祭鼓活动就不能顺利进行了。

聚地祗又称为聚家地祗,因此每家每户都得举行这种仪式。

(四)洗塘

洗塘也是一种仪式,它是在选好的己卯日进行的。洗塘的第二天,开始祭鼓。

洗塘这一天最热闹。因为亲朋已到齐,参加仪式的人特别多。这一天,就等于给阴间死者送祭品,人们往往触景生情,会因此怀念死去的祖先而悲伤,因而今天的气氛显得庄严肃穆。

队伍向牛塘出发之前,仍在寨中的小坪子里集中,举行着同“奖”一样的仪式。队伍出发了,鼓牛行走的顺序仍同“奖”仪式时一样。今天的鼓牛是盛装。除了同“奖”仪式一样身披彩色绸缎被面外,还另有装束。若是祭献给男性死者的牛,则按男人的装束把牛打扮起来:给牛包上头帕,穿上衣裤,人的鞋子无法穿在牛脚上,就系在牛的脑门处。若是祭献给女性死者的牛,则按女人的穿戴把牛打扮起来:银项圈、银手镯、耳环、头钗等套在牛角上,还要给牛穿上裙子。

 这一天行进的行列是由锣鼓队和芦笙队领头的。在两队中间夹着几个用彩色被面裹身的人。这几个人弯着腰,随着声乐的节拍边行边舞。接在他们后面的是鼓牛的队伍,打伞的女人队伍,最后是挑着大米、肉食的男人。

在每一头鼓牛的周围,除了看热闹的人之外,还有特地用麻和鱼等吉祥物品请来为死者“送欢乐”的人。某一头牛是送给某个死者的,那么为这个死者送欢乐的人就在这头牛的周围活动。死者生前爱唱歌,就请一个歌师到牛的身边来为他唱歌,死者生前爱跳芦笙舞,就请几个男女舞伴跟着牛边舞边行。可以看到,在鼓牛身边吹木叶的、拿笼斗鸟的、拿鱼网打鱼的、扛猎枪打猎的……五花八门都有,使人目不暇接。你看那些在牛周围打鱼的人,真逗!他们一人拿着装满水的瓜葫芦,里面养着活鱼,一个拿着鱼网,背着鱼篓。拿瓜葫芦的人抓出一尾活鱼丢在路上,拿鱼网的人赶紧撒开鱼网把鱼罩住,然后把罩住的鱼放进鱼篓,与在河里撒网打鱼没有两样。再看那打猎的更有趣:他端着猎枪,在道路两旁上下瞄准,不时放上一枪两枪,旁边的猎狗也在上窜下跳。谁还怀疑他们不是真的在打猎呢?网着的鱼和猎狗就当成猎物,当天必须吃掉。若是女性死者,因为她们生前纺纱织布,同时喜欢拿着自己织的头帕跳舞,今天就把她织的头帕挂在送给她的这头牯牛的牛角上……。总之,凡是死者生前喜爱的活动,今天都得照着举行。目的是使他们在阴间与在人世间一样得到欢乐幸福,让他们的心愿得到满足。

与“奖”仪式一样,鼓牛进塘转圈子是仪式的高潮。与其不同的是,这次仪式事先在牛塘边堆放着一大堆泥浆。每一头牛进塘转圈到泥浆堆边时,护卫在牛身旁的人都要抓一把泥浆放在牛背上,这一把泥浆是绝对不能让它从牛背上掉落下来的。因为拿这一把泥浆,意味着“拿官、拿富、拿儿拿女、拿金银财宝”。所以每头牛身边总有两个人在紧紧压着在牛背上的彩色被面,把泥浆围好。意为“围官、围富、围儿围女、围金银财宝”进家。直到仪式结束,把牛赶进自家的牛圈时,才允许泥浆从牛背上掉下来。

这一天的仪式,仍然必须由塘主的牛首先进塘转圈,然后其它的牛才能进塘转圈。待一批批的牛洗塘结束以后,塘主最后又来洗塘,并捏一把有代表性的泥浆。紧接着,几个祭鼓师排队在转塘终点,高声地念着“祭鼓词”,庄严地宣布“封塘”。封塘以后,三年之内任何人不能开塘斗牛。

鼓牛进塘转圈时,如果叫出声来,被认为是不吉利。这一叫,意味着邀约牵牛赶牛人和牛一起去阴间。碰到这种情况,人不能对牛发脾气,不能对牛说什么气愤的话。只能对牛说:“你陆来三万”(即三万件好事、三万件物品或三万两银钱之意),你水来三万,你叫一声来三万”这样的话。因为这一说,不仅表示你不答应与牛同去阴间,而且表示你还要向牛索要三万件好事、三万件物品与三万两银钱,牛自然就不敢找你的麻烦,也不敢邀你同去阴间了。

洗塘仪式结束,鼓牛回到自己的圈内以后,当天还要作“夺嘴穿鼻”的仪式,即用绳子穿牛鼻子给阴间死者送去的意思。请来祭鼓师,把准备好的麻丝及干鱼挂在他们身上,由他们念祭词。祭词的内容除与“道尼”仪式相同的以外,还要增加“现我们已用绳子穿上牛鼻子,马上给你们阴间的亲人送去,求你们保佑家人平安”的内容。仪式结束,祭鼓师喝一碗泡酒,麻丝及鱼留给主人家存放。这个仪式必须一家一家地进行,其顺序与“道尼”仪式的顺序相同。

(五)插叉

插叉,就是安置敲牛的刑具。叉由两根如房柱般粗细的生树干交叉而成,在交叉处用山上的野藤捆扎牢实。交叉处离地面一米左右,交叉处上部的树杆长一米二、三,下部入土一米以上,方能固定牢实。另有一根碗口粗,三、四米长的压杆,也是生树干。杆的一头用野藤紧紧系于叉上部的一根树干上,一头朝着叉上部另一根树干方向,使压杆处于叉的两岔之间,组成铡刀形。当牛头伸过叉内,压杆便压下,可把牛颈死死压住。

插叉所需的三根树干和野藤,有严格的限制。作为叉的两根树干,必须是枫树,压杆必须是麻栎树。所用野藤,也限用几种。上山砍树找藤时,所属祭鼓单位的全体成年男子都得上山,同时带上由鼓头准备的两坛泡酒、两只熟鸭、两竹篮糯米饭、两条麻丝及两条鱼。砍得树找到藤后,把两条麻丝分别系在留下的枫树及麻栎树桩上,其余的食品大家分吃完后回家。抬回的树干和野藤不能放入寨内,只能放于寨边。

插叉的处所一般应在寨人经常集中的小坪子的一边,具体位置得由祭鼓师确定或传统地点。插叉之前,要举行仪式,把驻守在插叉处的地祗移走,以免伤着他。仪式是由助手把从鼓头那里拿得来的麻丝及干鱼挂在祭鼓师身上,把泡酒撒在地下,祭鼓师就念起“移词”来。念毕,祭鼓师用一根有铁尖头的拐杖向地面插几下,表示地祗已移走,他还要拿斧子在准备作叉用的树干上轻砍几斧,仪式结束。助手把麻丝及干鱼带回鼓头家留存,大家就动手把叉插起来。

插叉结束后,每一户参加祭鼓的人家,都要把姑妈送来的礼物——一坛泡酒、一篮糯米饭、一只熟鸭拿到小坪子上,按洗塘仪式用的方法,分给大家吃掉。敲打锣鼓、吹奏芦笙的人以及围观者,人人有份。

(六)敲牛

敲牛,一般在洗塘日的下半夜,确切地说应是祭鼓第一天的清晨两三点钟时进行。当时忌讳说“敲牛”或“杀牛”这些话语,只许说“耙田”,也忌讳说“牛敲死了没有?”只许说“田耙好了没有?”或“田耙软了没有?”之类的话。

敲牛的前一刻,必须“驱旋”。所谓“驱旋”,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驱去尚未发现的牛身上的“坏旋”,二是把牛驱赶到阴间,让牛朝着地府方向,一直往前走,不准转回本村本寨本家,予示着不准再来“鼓病”。“驱旋”一定用羊。为什么一定要用羊来“驱旋”呢?传说在阴间羊比牛大得多,羊毛如房柱一般大,牛很怕羊,用羊来驱赶牛,牛就不敢往回走。

“驱旋”要通过一定的仪式来完成。主祭鼓师手拿一根一头已剖开裂成几片的驱竹鞭,另有一群手持棍棒的村童跟随着他,其中一个村童牵着一只羊。这支队伍在主祭鼓师带领下,按照与洗塘仪式入塘顺序恰恰相反的顺序逐家进行,鼓头家在最后。每来到一家木楼上,祭鼓师拿着驱竹鞭,直入屋内,边走边用驱竹鞭敲打门枋,随着敲打的拍节,口中念起了“驱赶词”。念毕,大吼一声“嘿”,以示把鼓赶出了大门。与此同时,村童们用棍棒在走廊上乱敲乱打,口中喊着驱赶牛的话,双脚乱蹦乱跳。此时,牵着的羊也会叫起来。群童随着羊的叫声簇拥着下了木楼,来到牛圈。这时,全寨的成年男子,都点上个长长的火把,来到牛圈边。每家都拿出三个特别的竹编小环,分别套进牛两支角的根部和牛鼻上,再用竹编的小缆绳把三个竹环串连起来系紧。在熊熊火光照明下,牵牛去“耙田”。有些牛主人不忍心亲手把自己养熟了的牛牵进杀场,就用麻丝和干鱼等贵重物品请客人代劳。就这样,一头又一头鼓牛走进了刑场,在刑具“叉”上被处以极刑。一头牛来到杀场后,让它的颈子放在叉的交叉处,把串连着牛头部的三个竹环的竹绳头穿过叉的下部,用力往回拉,叉上部的压杆压住牛颈,一些壮汉死命按着压杆尚未固定的那一头。此时,再骠悍的牯牛也动弹不得了。接着,敲牛者用斧头猛敲牛头。一头头的壮牛就这样一命呜呼了。按照与洗塘仪式相反的顺序,鼓头的牛被最后敲死,但不得把牛头取下,要留在叉上,称为“抱叉”。等到天明,由祭鼓师的助手来取下。每头牛被敲死后,要将套在牛头部的三个小竹环和竹绳取下,留等以后祭鼓举行送牯仪式时再用。

天明人们来到小坪子一看,地上摆着一排排的大牯牛尸体,有的侧卧,有的肚皮朝天,象翻了车的一部部手扶拖拉机,整整齐齐排成一行。这种场面,令人瞠目惊叹!

七、祭鼓

洗塘的第二天开始祭鼓,因为祭鼓来历中有个“满三朝”,所以祭鼓要持续三天,即为庚辰日、辛巳日、壬午日这三天。三天中,各种活动如何举行,还有哪些仪式,都有规矩,不得违反。

(一)第一天

第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处理好夜间敲死的牛,把牛的有关部位的肉分开作赠肉或回赠肉。天亮不久,大家跟随祭鼓师的助手来到屠宰场,把鼓头的“抱叉牛”从叉上取下,让尸体的肚皮朝上放好。助手用锋利的尖刀在牛的胸部划一圆圈,表示要取下圆圈大小的胸肉留着,然后在后腿间靠腿处分别划两条线至尾巴处,表示要从此取下十七斤股部肉留着,用作寨肉。接着,祭鼓师的助手指挥大家从每一条牛腿上割下一点肉,再割下两三指宽的牛肝,总重三斤左右,用竹签穿成串串肉留下。最后还要留下牛颈肉及牛头下巴颏肉给祭鼓师。以上留着的几部分肉,叫赠肉。留好赠肉,还要留回赠肉,先留带尾巴的一腿肉。留法是以牛腿为中心,把牛分成四份(头、颈已在此之前取下了),这是为姑妈留的。留出带尾腿肉后,留竹肉,即留串串肉。用竹签子把小块牛肉穿成一串一串的,每串四、五斤重不等。这是为来祭鼓的一般亲朋好友留下的。余下的肉,全作为祭鼓的肉食。杀一头牛往往不够吃,只好再杀。再杀的牛,水牯黄牯都不论,不一定是好旋牛。杀这些牛不能和杀鼓牛共刑具。后杀的这些牛有些不能作为回赠肉,回赠肉必须是水牯牛肉。

当鼓牛正在小坪子上开膛破肚时,寨上的男女老少开始吃驱旋羊肉了。驱旋羊是在完成了“驱旋”使命后当晚被杀的。驱旋羊肉,人人须吃。认为吃了驱旋羊肉后,沾上了羊臊气,阴间的牛不敢接近,可保人消灾脱病。因此吃不上肉也要喝一口汤。就是那些平常闻到羊臊气就要呕吐的人,现在也争着吃一点肉或喝一口汤。

祭鼓的第一天,还要举行“送牯”、“关圈”、“垒头”等仪式。

送牯苗语为“又诱”,意为送牯牛,给牯牛指路。通过这个仪式,把已死的鼓牛引导到哺育它们生长的母亲怀抱——传说是一个岩洞里面去,不让它们在路上乱窜乱跑更不让它们往回走。加鸠苗族认为,阴间的鼓牛往回走是不吉利的——会带来鼓病等灾祸。仪式是把砍下的牛头,按敲牛的先后顺序,在大路上排成一行。祭鼓师手拿竹鞭,从前面开始,对着每一个牛头,狠抽鞭子,边抽边朝后走。走到最后一个牛头前站定,口念“指路词”,手拿竹鞭猛抽鼓头家的牛头。念完指路词后,加重语气对鼓牛说:你们此去,要五万世才转,六万劫再回。在祭鼓师做此仪式时,每个牛头的两旁,早已各站了一个村童。他们两个一组,负责牵扯一头牛。其实不是真的牵扯牛——连牛头也不动。他们只是象征性地牵扯牛。两个孩童中的一个,牵扯着敲牛后取下的串着三个小竹环的竹绳,一个牵扯着留“赠肉”时留下一串串熟牛肉,站立待命。当祭鼓师念完“指路词”,发出最后一声“嘿”时,这些村童象短距运动员得到起跑号令一样,抓紧手中的竹绳,箭一般向前冲去。跑到寨子不远的地方,把竹绳和竹编小环丢弃路边,便津津有味地吃起拿着的串串肉来。

作“又诱”仪式时,其它非鼓牛的牛头也参加列队,但必须在远离鼓牛头的地方,另外排成一行。

“又诱”仪式后,要进行“关圈”仪式。目的是把“儿女、官位、富贵、金银财宝”等吉祥物关在原关鼓牛的圈内。早在几天前,各家各户就按规矩把圈内牛粪掏干净,换上了厚厚的一层干净稻草。“关圈”仪式家家都做,它是按照洗塘仪式的顺序进行的。具体作法是:在放着一碗酒和糯米饭的牛圈门口,身挂麻丝和干鱼的祭鼓师念三段“关圈词”。念完第一段,祭鼓师手持竹棍指着牛圈的一块门板(不能说话),家里的新娘或其它妇女就关上第一块门板。按同样的程序,祭鼓师念第二、第三段“关圈词”,新娘或其它妇女关上第二、第三块门板。关门板的任务,只能由新娘或其它妇女来完成。“关圈”仪式完成后,就把牛肉抬进圈内处理。

“垒头”仪式是在“关圈”仪式之后进行的仪式,在插叉的地方进行。在地面摆上一碗泡酒后,仪式开始。由身挂麻丝和干鱼的祭鼓师念“垒头词”,大意是:我们——活着的人们把金梳、银梳(即牛角)和头(牛头)放在这里,接收“儿女、官位、富贵、金银财宝”等吉祥物。念毕,大家动手垒牛头。先把鼓头的牛头放在叉口上,然后按洗塘时的顺序,把所有的牛头垒起来,组成了一堵牛头墙。这堵“墙”,要等到客人走完后才拆除。

垒完牛头,大家回家吃祭鼓肉。这时,还得举行一次仪式,家人把单独煮好的牛肉汤盛入碗中,放在地板上,祭鼓师把肉移于碗边,把一团糯米饭放在肉的旁边,然后把泡酒倒淋在饭、肉上面,就念起祭词来。祭词的大意是:某祖、某宗、某父、某母(都唤真名),请你们来吃喝,你们先享用,我们后享用。我们托你们保佑,才能身体健康,不愁吃穿、一切平安。念毕,祭鼓师先吃一点,家人接着也吃一点,仪式结束。从此以后的几天里,大家就可以随便大吃大喝了。

祭鼓时,往往有很多与寨上人家非亲非故的客人来参加。这次加鸠、党卡两个行政村祭鼓,单加鸠村就接待了一百多人。这类客人,称为“乞客”,而不称为乞丐。他们有儿有女,也不缺食少穿,只因祭鼓是多年才遇到一次的活动,才特意前来看热闹。他们的到来,为祭鼓活动增添了不少欢乐气氛。所以,祭鼓的人热情款待他们。乞客每到一户,总会得到二斤左右的肉。这些乞客,往往很懂礼貌,能对祭鼓的人家说,我们来了,给你们带儿带女、带官带富、带金带银来等吉利话,主人家高兴,会多赏给他们一些吃食。对那些不懂礼貌,不会说吉利话的少数乞客,主人家是不会喜欢他们的。言语粗俗,不懂礼貌的个别乞客,不仅得不到优待,还会遭到数落责斥。因此,来参与祭鼓活动的同一地方的乞客,一般在路上就办了一期“培训班”,由年长者负责培训那些不懂规矩的年青人。所以,大家都懂得规矩,一般都会受到主人家的欢迎。

祭鼓的第一天,每家每户还要给祭鼓师及助手送去部分赠肉,一般每家送一块重达三、四十斤重的牛颈肉和三斤重的串串肉。主、次祭鼓师及助手则按五比三比二的比例进行分配。

寨肉是敲牛那天清晨从每头牛身上留下的十七斤肉的总和。寨肉是互相友爱的肉。这些寨肉均穿成串,每家每户都将得到它。为什么要分寨肉呢?因为一个寨子中,不一定所有的人家都同时祭鼓,不参与祭鼓的人家中有的已给死去的祖宗送去鼓牛,有的却不属于祭水牛鼓的人家,他们可能属于祭黄牛鼓或属于祭猪鼓的人家。他们虽然不属于这次祭鼓的人家,但绝不能冷落他们。再说,本寨祭鼓的一切活动都有他们参加,活动中所用的锣鼓、芦笙等吹打乐器,又都是全寨共有的。不分寨肉,能过得去吗?通过分寨肉这一活动,可以使大家更加团结一致,亲如一家。

(二)第二天

祭鼓的第二天,首先要处理的事情是为亲友准备回赠礼物。亲友是祭鼓的前一天——洗塘那天来到的,到今天已满三朝,早饭后就要回去了。为了说清回赠礼物的情况,必然要结合谈到送礼的情况。

先说姑妈。她们来时,应送一头黄牛,一坛泡酒、一篮糯米饭及一只熟鸭,另外还有重达三、四十斤的十卡(把)糯禾。以上礼物,于洗塘前鸣炮送到舅家。回赠姑妈的礼物有:一整腿鼓牛肉,一头百来斤重的肥猪、一篮子“包头米”(所谓“包头”,是指包住姑妈送来的黄牛头的意思),“包头米”上放一团糯米饭和一些牛肉。还在姑妈装酒来的坛子里盛少量鼓牛血。祭鼓的人家,要派专人送姑妈回家,接受姑父的款待后,即返回。

再说舅家。舅家来时须送一头百斤重的肥猪、两篮米、数量不定的鸡鸭、十多卡糯禾谷。回赠礼物是一腿猪肉,一些糯米饭和熟肉。过一段时间,还要送给舅家一头黄牛。送牛去时,舅家当然又要回赠很多礼物。

上面讲到舅家的来往礼物,是祭鼓家的当母亲的(舅的姐妹)在世时的情形。若当母亲的去世了,来往礼物就不一样了:来时送一只牯羊,放鞭炮进家,去时送给牛颈肉,有时也用其它部位的重达三十斤左右的牛肉代替。

那些早就分居异地的亲戚后代,与一般朋友一样,来时送十多卡糯禾,去时回赠串串肉。这种串串肉有一点很别致:最上面一块牛肉是连皮带毛的。其含义是告诉那些因事不到的亲朋收到这串肉后,应补送十多卡糯禾的礼物。如收到的串串肉上面没有这块连皮带毛的牛肉,则没有什么规矩。此肉叫“赠肉”。

上述亲友都是接到通知后来祭鼓的,通知到了,必须要参加。如果不发通知给亲友或亲友接到通知不来参加,都被人认为是看不起对方,其结果将造成双方感情疏远。

把客人全部送走以后,寨上的人就集中到插叉的地方,拆去“牛头墙”,拔除敲牛的刑具——叉。行动之前,要请身挂麻丝和干鱼的祭鼓师念词,此时地上放着一碗泡酒。念的语调古老、深奥。大意是:这里的金梳银梳(牛角)和头(牛头)已装足挂满了儿女、官位、富贵、金银财宝,现我们把这些东西带回家,请这里的地祗回原地居住吧等。念毕,大家拆去牛头墙,拔除刑具叉,同时把叉丢弃寨边,任其霉烂,谁也不能要这几根木料。拔出叉后,用平整的石块把拆除叉后留下的洞口盖好,以备后用。各家把牛头带回家,取出牛角,用开水烫好牛角,使其不烂,置于祖神龛上逢年过节祭祀,永留纪念。

祭鼓的第二天,各家各户还要进行“包祭鼓师”的活动。“包祭鼓师”意思是把祭鼓师的“命”象包婴儿一样裹起来,让祭鼓师添福加寿,以此向为群众办了一件大事的祭鼓师表示敬意和感谢。所谓“包祭鼓师”,其实不过是给祭鼓师的一点赠品——一边牛下巴颏肉。没有的,除鼓头家以外,可用一只鸭子代替。此外,还有一篮糯米罢了。当然助手也有一份。人家送的这些赠品,主、次祭鼓师和助手仍按五比三比二的比例进行分配。“包祭鼓师”活动除了这一次以外,还要在过苗年和“吃燕粑”时各进行一次,每次包一只鸭和部份糯米粑粑就可以了。“吃燕粑”是为过燕子节,也是加鸠苗族的传统节日,指的是每年农历二月燕子归来时吃糯米粑的风俗。

(三)第三天

祭鼓的第三天,首先要进行“放地祗”的仪式。这种仪式要一家一户地进行。为什么要举行这个仪式?因为在“冼塘”仪式的前一天通过“聚地祗”仪式,把众地祗召集拢来为祭鼓活动,当了几天几夜的卫士辛苦了。现在活动已接近尾声,应该把众地祗放回自己住所去。这个仪式不用祭品,但必须由主祭鼓师主持。他来到原来聚地祗的地方,口念“解放词”,内容是说些称颂和感谢诸地祗、请诸地祗各回故里之类的话。念毕,仪式结束。

这一天,全寨男女老少还要欢跳“米汤舞”。这是一种庆祝祭鼓活动顺利结束的仪式。这种仪式,在寨中小坪子里进行。仪式前,每一户都要准备两挑东西,一挑是米,米上放腌鱼;另一挑,一头是一坛泡酒,另一头是一篮糯米饭,饭上放五斤腌过的牛肠子。进场的顺序依次是,几个手拿茅草边摇边舞、身披彩色被面的人在最前头,接着是芦笙队、身上挂着麻丝和干鱼的姑娘罗汉组成的跳舞队,随后是拄着拐杖、拿着牛角酒和锄头的祭鼓师队伍,最后是挑东西的人们,这些人家进场的次序与前几天洗塘仪式进塘的顺序相同。芦笙头的芦笙响了,众芦笙跟着齐鸣,在明快而有节奏的乐曲声中,队伍缓缓进场,边行边舞,绕场一圈或三圈。主鼓师边走边念还不时用锄头轻叩地面。他念的主要内容是告诉阴间祖宗:我们已按你们的要求办了,求你们保佑大家平安。用锄头叩地面的含义是,祭鼓运动结束,可以环坪跳舞了。仪式完毕,芦笙队退到场边高声齐奏,姑娘罗汉进场中跳舞,一些人把各家挑来的酒肉饭分给大家吃。所有围观者,人人皆有份。此后,大家可以随意欢唱,尽情歌舞,兴尽而散。

“招魂”是祭鼓第三天的最后一项活动,也是祭鼓活动的最后一项议程。主要内容是在半夜招引阴间死者到寨上来领取衣服——即洗塘时披挂在鼓牛身上的衣物。

招魂仪式进行之前,各家把送者死者的衣物、一个盛有肉和糯米饭的小竹篮、一把断了一半截的梳子及一条大腌鱼拿到鼓头家集中。到时候了,开始举行仪式:大家把衣物、断梳及盛食物的小篮带到野外坟地里放着,其中一个人吹起苗语叫“敢追”的小芦笙。这支平时能吹六个调的小芦笙,现在只准吹两个调,声调低沉、悲伤、凄凉,使本来十分冷落萧条的坟地变得更加阴森可怕。吹芦笙片刻,人们留下其它东西,拿着衣物,按洗塘仪式的先后顺序返回鼓头家。主祭鼓师在这里用竹棍“叩、叩、叩”地敲着地板迎接人们回来。回来的人群这时还得跟随吹芦笙的人围着火堂转三圈,然后把衣物放下。到这时,人们认为阴间的祖宗已被引到家里来了。紧接着,祭鼓师就做起移交衣物的仪式:大家把留在这里的大腌鱼放进大碗里,把碗放在桌面的一个角上。祭鼓师把鼓头家送给祖宗的衣物一件一件地按从头到脚的顺序摆在桌子上,按交接语言规范念移交词。念毕,仍按洗塘仪式的先后次序将各家衣物“移交”给各家的祖宗。完毕,即分吃碗中腌鱼,闲聊良久,然后各自散去。隆重、盛大、庄严的一次祭鼓活动到此全部结束了。

八、祭鼓禁忌

1、在祭鼓的三天里,忌舂米。待满三朝,鼓头家的米碓发出舂米声后,大家才能舂米。

2、祭鼓活动结束后的一个月内,不准把家里的钱财物拿出去,也不准买东西进家来。不准订婚和结婚,也不准起房造屋。

3、从洗塘仪式结束宣布封塘的时候起,三年之内不准开塘斗牛。

   按:吴志高是从江县加鸠村人,苗族,在加鸠工作,1985年与侗族学者谭继尧合作对加鸠社区1984年祭鼓活动作了调查。大部份内容是加鸠村有名望的巫师,当年祭鼓活动的主祭师,时年67岁的苗族老人吴够利提供。谭继尧对调查材料进行了核实和整理,撰写成《加鸠苗族吃牯脏活动纪实》一文。

祭鼓,加鸠苗话称“努纽”,它是以共有“牛塘”,即有公共斗牛场的一个或几个村寨为一个单位来进行的。每两次祭鼓的时间间隔较长,若干年才举行一次。1984年十月底,加鸠、党卡两个行政村祭鼓,与前一次间隔了近三十年。祭鼓,是超过其它一切节日及习俗活动的最隆重、最盛大、最壮观的祭祖活动。加鸠、党卡两村这次祭鼓,共杀牛七、八十头,还有猪羊等其它畜禽无数。杀牲最多的一家,单是牛就杀了四头。

一、祭鼓类型

祭鼓具体分为“祭水牛鼓”,“祭黄牛鼓”,“祭猪鼓”等不同类型,分别用水牯牛、黄牯牛和猪作祭祀。此外,还有一种现已基本绝迹,苗话称为“努纽根”,又叫“纽丙根”的类型。按这种方式祭鼓时,须自制一个长一至二米、中间还开有“鼓脐”的黄牛皮蒙成的木质鼓。祭鼓结束后,在一天深夜里,点上火把,将鼓抬到山林中去埋,或把它放在山中一个简易的茅棚里,然后不声不响地摸黑回家。当大家邀约回家时,不直接说“回家吧”或“我们走啦”之类的“明话”,只能说“找柴去啦”或“放鸭去啦”之类的隐语。传说加鸠社区祭鼓曾为此出过人命。丧命的人,都被称作“傻子”。这些“傻子”当听到“找柴去啦”之类的隐语时,不解其意,真的钻到山林中去找柴。由于大伙是悄悄回家的,当时并不注意少不少人。直到第二天,才发现有人不归。再到昨晚去过的山上寻找,往往只能见到一滩血迹。“傻子”大概被野兽吃掉了。这些恐怖事件一传开,人们十分恐惧。久而久之,再也不愿意举行这样的活动,这种祭鼓的方式也就趋向绝迹了。

在加鸠,以苗族服饰为界划分南、北两个社区。北社区苗族以祭水牛鼓为主,南社区苗族则祭猪鼓。加鸠、党卡两个行政属北社区,祭的是水牛鼓。

二、祭鼓原因

加鸠北社区祭水牛鼓的来历,据说是源于神秘而美丽的传说。传说在古老古代,古州(即今榕江县城关)是苗族聚居的地方,古州一带全是苗寨。那时,有一户人家出了两个很有名望的人物,一个是至今还家喻户晓的、如龙女一般漂亮能干的苗族姑娘“蓉”,另一个是与蓉同父异母的后生“湾”。湾为兄。湾母死后,得后母生蓉。湾是一个英俊、能干而令人尊敬的苗族小伙子。

苗族素喜歌舞。一年秋天,湾乘船沿山青水秀的都柳江顺流而下,走村串寨。行歌吹笙。途中翻船,不幸丧命。由于当时正逢歌舞时节,亲朋好友很少到湾家光顾,家里只杀了一头肥猪,草草处理了湾的丧事。湾去到阴间,感到自己是一方名人,本应得到的轰轰烈烈的送丧场面得不到了,他很不甘心。再说,由于没有得到大牲畜陪葬,他过不了鬼门关。湾想通知家里为他补办一次隆重的葬礼。所以在安葬他的第三天,即满三朝后,湾变成一只小鸟,来到家里,在房间的走廊上叫了几天,但家里人不解其意,也不知道是小鸟是湾变成的。湾想,只有让家里人生病,病后一定会找巫师看鬼,那时托话给巫师,巫师再把话转给家里人,才办成事。不久,蓉妈(即湾的后娘)病倒了,且久病不愈,用尽一切办法,请过若干巫师,都不见好转。最后请到一位名望很高的巫师——够王作法看鬼。此时,湾就把他的打算托话给够王,并告诉够王,只要这样办了,蓉妈的病就会好转。这些话的内容是:为湾补办一次隆重的葬礼,杀一头最大的水牯牛作祭品祭祀湾。举行葬礼时,必须要有湾生前特别喜好的音乐歌舞。够王答应了湾的条件,同时向湾提出,目前一时还备不齐那些东西,先用一颗黑火炭为凭,以后一定按你提出的条件办。湾答应了。够王将这些话对湾家里的人讲后,用一颗火炭暂时顶替。蓉妈的病果然神奇般的好转了。两三年后,蓉妈家的水牯牛喂得体壮腰圆,就按湾提出的条件,杀了这头牛,热热闹闹地为湾举行了一次祭祀仪式。此后,蓉妈的病就彻底好了,而且再也没有生过病。就这样,苗族后代才知道有一种由祖宗找来的“鼓病”,而且只能通过杀水牯牛祭祀祖宗,才能脱病消灾。从此以后,苗族祭鼓的习俗就一代又一代地沿袭下来了。时至今日,这里老人去世,并不举行隆重葬礼,只杀一头猪,草草安葬了事。要等到祭鼓时,才为死者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

三、祭鼓的确定

祭鼓是一项非常庄重的活动,不能随心所欲地乱来。用加鸠苗族的话说,首先要看是否“来鼓”。所谓来不来鼓,就是说,死去的祖先是不是提出了要后代杀牛祭祀的要求。怎样才算“来鼓”呢?比如说,某家某人久病不愈,用尽一切鬼神都不见好转,那么就会提出猜测:是否来鼓了?光猜测是不算数的,还须请巫师来,作法用鬼,试用火炭顶暂时顶替。仪式是巫师到病人家后,口中念着旁人听不清的话语,同时手拿火钳把一颗通红的火炭放进冷水中去,火灭后,把火炭拿出来放在地板上。巫师念的话语大意是这家已死去的祖宗,是否需要用大牲畜祭祀他们。如果仪式做完后,病人马上好转,就说明来了鼓。否则,说明尚未来鼓。可想而知,来鼓的机会是极少的。难怪祭鼓间隔的时间这么长。

来了鼓,只意味着有了祭鼓的可能。是否祭鼓,还得举行一次定鼓仪式。病人家把带芦笙和锣鼓的本寨上的人请到自己的木楼下,又把巫师请到自家的木楼上。杀一只鸭,放清水把整只鸭煮熟,然后用特制的大剪刀把鸭肉剪成小块,放在竹编的簸箕内,同时把一些糯米饭和糯米泡酒放在旁边。全部物品放好后,由巫师念词。词大意是:请祖宗先喝酒吃肉,我们后代后享用。我们答应给你买大水牯牛,杀了祭你,求你保佑家人平安等。巫师在念词的同时,用手掐一点鸭肉和一点糯米饭放在地板上,倒一点泡酒于地板上,算作掐食祭祖。祭祖完毕,把簸箕里的鸭肉、糯米饭及泡酒全端到楼下,给吹芦笙和敲锣鼓的众人吃。吃完后,这些人又吹打了一阵,各散回家,仪式结束。祭鼓就这样确定下来了。值得注意的是,病人家的祖宗须是男性的提出要求杀牛祭祀才算定鼓。而病人家就成为本次祭鼓的“鼓头”。如果是女性祖宗提出的要求,则不能定鼓。

定鼓后,也不马上祭鼓。一般要等几年,三年、五年、七年不等。分别称为“三年鼓”、“五年鼓”和“七年鼓”。时间从鼓头家得鼓牛的那一年开始算起。时间长短是由本寨具体情况决定的。如是否有喂鼓牛的丰富的牛草资源啦,寨上群众是否愿意延长水牯牛的斗打时间啦。因为鼓牛在被杀之前,要进行若干次的斗牛活动等。但最短不能少于三年。

四、选鼓牛

定鼓后,共一个牛塘的一个或几个村寨的人家开始了准备工作,并不只是来鼓的那一家作准备。这是因为祭鼓时,要敲锣打鼓,吹笙跳舞,热闹非凡。这样必然惊动在阴间的父母或祖宗,必然向自己的后代索要水牯牛祭祀。而尚未用水牯牛祭祀过自己在阴间的父母或祖宗的人家,也必然竟相趁机杀水牯牛祭祀自己的父母或祖宗,而不必等到家里来鼓以后才杀牛祭祀。杀牛祭祀还有个规矩:现存兄弟中,兄长买水牯牛为男性祖宗祭祀,当弟的买水牯牛为女性祖宗祭祀。

准备工作的第一项就是选鼓牛。

鼓牛须经过严格挑选,不是任何一头水牯牛都可以充当的。为了选到合格的鼓牛,加鸠苗族不惜爬山涉水数百里,曾到榕江、雷山、凯里、黄平及黔南三都县去挑选鼓牛。

鼓牛的合格标准,不仅在于体壮腰圆、勇猛善斗,主要在于牛的“毛旋”在牛身上的位置如可。有五个毛旋的称为“五毛旋牛”,有三个毛旋的称为“三毛旋牛”。如果五毛旋牛的四个毛旋分别分布在四条牛腿上部外侧的厚肉处,一个毛旋在牛头号鼻梁正中处,则算作最标准的鼓牛。如果一个毛旋位于鼻梁边的眼角下,称为“眼泪牛”,不能作为鼓牛。谁硬是要把它用作鼓牛,以后这个家庭就会因此死人而掉眼泪。如果毛旋位于两个脚踝之间,称为带有毛巾的“抹泪牛”,也不能将它作为鼓牛。硬是用作鼓牛,就会出现用“眼泪牛”作鼓牛一样的后果。如果是三毛旋牛,则缺少两条后腿的两个毛旋。选择原则同五毛旋牛一样。选鼓牛也需要“行家”,才能识别出有的卖牛主人搞乱或括掉的不吉利的毛旋。

当某人历尽千辛万苦买来一头合乎上述标准的好鼓牛凯旋而归时,寨子上就会敲锣打鼓齐聚寨头来迎接。这头牛的角上还会挂满路过的客人赠送的鸡鸭等赠礼。买这样一头好鼓牛,要花去人民币两千元左右,就是一般的鼓牛,也得耗费人民币千元左右。

买来的鼓牛进圈之前,还得作一次小小的仪式:买主家准备好一条麻丝、一碗泡酒、一条烘干的鱼。牛进圈前,先把麻丝系在牛角上,然后向牛喷去一口泡酒,仪式完毕,牛才能进圈。剩下的泡酒和没用过的干鱼由买牛主人收存。牛进圈时,还得注意它是哪只脚先跨进圈内,若是左脚先进,表示吉利。从今以后,你就要精心喂养,诚心服侍,直到祭鼓敲牛那一天。如果牛的右脚先跨进圈内,表示不吉利,以后会发生意外,这头牛迟早也得被卖掉。

五、选祭鼓师

祭鼓师均为男性,有主、次之分。主祭鼓师是祭鼓活动的组织者和指挥者。不仅活人统统听从他的指挥,就是阴间的死者也能听从他的安排。次祭鼓师是跟随、协助主祭鼓师的副手。主祭鼓师不仅在本寨和与本寨共一个祭鼓单位内担任主祭鼓师,而且还可以到另外的祭鼓单位去担任主祭鼓师。次祭鼓师则不同,他只能在本寨所在的祭鼓单位担任祭鼓师

无论是主祭鼓师还是次祭鼓师,都要通过一个称为“看蛋”或“破蛋”的仪式来选定。仪式是拿出一个生鸡蛋,当众用“锅烟墨”沿着蛋的椭圆面蛋壳画一圈,形成一圈封闭曲线,这条曲线把蛋面分成了大致相同的两半。然后在其中的半面蛋壳上划一条长的弧线,把这半面蛋壳又分成两半截,再在这条弧线中部一点上向两旁各画一条短线,形若“↑”状,箭头朝向蛋的小头。把蛋煮熟,用利刀沿椭圆线把蛋切成两半,先去掉蛋里有“↑”的一半的蛋黄,再去掉另一半白蛋黄。去蛋黄时应注意不能损坏蛋白。透过火光,在蛋白上可看到一些阴影,上面有一点,像箭头的顶点,这一点被称为“头”。有时头在正中,有时偏左或偏右,偏左的叫头朝里,偏右的叫头朝外。选祭鼓师时,在画好蛋尚未煮之前,叫祭鼓师侯选人回答:“是头朝里还是头朝外?”若答头朝里,把蛋煮熟,切开并去掉蛋黄,透过火光看蛋白,若头朝左则认为“合蛋”了,这个候选人就被定为祭鼓师,若头朝右或正当中,则认为“不合蛋”,这个候选人就当不成祭鼓师了。主祭鼓师候选人的条件,只要求他懂得“鼓语”,即后面要叙述到的在“封塘”“关圈”“跳米汤舞”等仪式中念的祭祀语就行。次祭鼓师的候选人是参加祭鼓单位内的任何男人,但这些人必须先向主祭鼓师学习“鼓语”,学会了的再参加“看蛋”仪式。选祭鼓师时,应先选定主祭鼓师,然后再选定次祭鼓师。

祭鼓活动除了选定主、次祭鼓师外,还要选一个跟随主、次祭鼓师的助手。这个助手的职责主要是交待各家各户应准备哪些供各种仪式用的物品,以及帮助拿出、收回这些物品。这个助手只能在本寨所属的祭鼓单位内活动。

六、祭鼓前仪式

祭鼓前的准备阶段,要举行起鼓、说牯、聚地祗、洗塘、插叉、敲牛一系列的仪式。

(一)起鼓

起鼓苗语称为“奖”,是祭鼓前最先举行的较为隆重的仪式。这种仪式,庄重热烈,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在某种程度上说,可达到在一方“惊天动地”的效果。主要作用有两个方面:一是惊醒在阴间沉睡的死者,通知他们,后代准备杀牛祭祀父母或祖宗了;二是表示后代对阴间的和先辈们的怀念之情。

 “奖”的日子,不同的牛塘有不同的规定。加鸠苗族大多数牛塘的“奖”日和斗牛日都是定在“卯”日,一部分定在“亥”日。但“奖”日必须定在“己卯”天。故“奖”这种仪式不止举行一次,每逢“己卯”日都要举行。按规矩,“奖”这种仪式举行的次数必须是单数。

“奖”日到了,芦笙、锣鼓、人群统统集中在寨中的小坪子上。每一户人家都拿出准备好的一坛泡酒、一篮糯米饭上放着一只煮熟的全鸭。这些东西集中于小坪后,用剪刀把熟鸭剪成小块,放在竹制的簸箕上。一曲芦笙吹毕,先朝“芦笙头”喷一口酒,再敬他一杯,然后把东西分给大家吃。吃毕,进入第二项:牵鼓牛入牛塘。现在的鼓牛不象平常样子了,它已经过一番打扮。每头牛背上都复盖着一床色彩鲜艳的绸缎被面。入塘的路上及入塘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顺序:鼓头家的牛走最前头,接着按与鼓头家的亲疏远近关系依次排列,亲近者在前,疏远者在后。如果一家中既有给男性死者的鼓牛,又有给女性死者的鼓牛,则给男性死者的牛一定在前,给女性死者的牛紧跟随后。这一天,各家的亲友要赶到现场鸣炮。因此,每一家的鼓牛后面,都跟着一群家人和亲友宾客。行列中的女性特殊,他们从出门起就必须打着撑开的伞,直到仪式完毕时才能合上伞。一路上,芦笙齐鸣、锣鼓喧天,花花绿绿的牛群伴随着湖水般的人流,缓缓流向牛塘。

 彩色的鼓牛群进入牛塘,在牛塘里转圈子是“奖”的高潮。这时,锣鼓喧天,芦笙悠扬,鞭炮齐鸣。巨大的共鸣声,响彻云霄,惊天动地。即将进塘时,在锣鼓队和芦笙队的衔接处增加了头插白野鸡毛、身披干鱼和厚厚一层麻丝的祭鼓师队伍。他们左手拿着牛角酒,右手持拐杖,面孔庄严,一步一点头地行走。转塘一圈后,他们靠塘边站着,等待下一批鼓牛进塘转圈子。锣鼓队后,有几个身披绸缎被面的人,踏着芦笙节拍,边舞边行,为仪式增添了不少乐趣。每一批进场牛的头数不一定相等,但每批牛要求以一个寨或一个鼓头的单位。进塘的批数必是单数。为了凑单数,故有时也有这一寨与那一寨,这个鼓头单位与那个鼓头单位的牛混合组成一批进塘转圈的情况。

鼓牛进塘转圈还必须遵循一个规矩,就是必须让“塘主”,即牛塘的主人(这个主人往往是一个村寨)的牛首先进塘转圈。然后其它一批批的鼓牛才能进塘转圈。全部仪式结束后,可举行斗牛活动。因为今天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斗牛。

(二)说牯

说牯苗语称为“道尼”。道是说、讲,尼是水牛之意。是交待牯牛的一种仪式。这种仪式在祭鼓的前三天进行。第一天,也和“奖”那种仪式一样,锣鼓、芦笙、人群统统在寨中小坪上集中,重复着和“奖”一样的全过程。当人们在小坪子里吹吹打打时,祭鼓师按进行“奖”仪式时鼓牛进牛塘的先后顺序,一家一户地重复着下面的仪式:把牛主人的麻和烘干的鱼挂在祭鼓师身上,祭鼓师来到牛圈门口,拆下几块圈门板,让牛来到圈门口。主祭鼓师就念起祭词来。祭词的大意是:阴间的祖宗,我们过两天就送这头牛给你,现打开圈门让你看一看是否合意。祭鼓师用拐杖指着圈内的牛,接着念,就是这一头。求你们得牛后,保佑家人一切平安等。主祭鼓师念的时候,次祭鼓师要跟着学念。念毕,仪式即告完结。祭鼓师喝下一碗泡酒,其余用作仪式的物品,如麻、干鱼等,由助手送交主人家留存。“道尼”仪式后,鼓牛有似通人意,感到死期临近,不吃不喝,有的牛还会掉眼泪呢。

(三)聚地祗

聚地祗是一种仪式。加鸠苗族认为,通过这种仪式,能集中地祗来卫护整个祭鼓活动。仪式在祭鼓的前两天进行。摆上三筒洁净的泡酒、三筒糯米饭、一块带着牛毛的牛皮以及麻丝、鱼、猪肉等物品,主祭鼓师面对这些物品,念念有词,大意是先说些请地祗拢来的话,后又对召集拢来的地祗说话,请他们在祭鼓期间帮忙看守一切,保佑一切。仪式完毕,就认为地祗已聚拢来了。然后由助手把上述仪式所用的祭品全部拿进屋里,放在小孩够不到的一处地方,同时特别嘱咐家里大人,要特别注意,任何人都绝对不能乱动那些祭品,因为地祗们正在享用。若动了那些祭品,惊跑了诸地祗,这次祭鼓活动就不能顺利进行了。

聚地祗又称为聚家地祗,因此每家每户都得举行这种仪式。

(四)洗塘

洗塘也是一种仪式,它是在选好的己卯日进行的。洗塘的第二天,开始祭鼓。

洗塘这一天最热闹。因为亲朋已到齐,参加仪式的人特别多。这一天,就等于给阴间死者送祭品,人们往往触景生情,会因此怀念死去的祖先而悲伤,因而今天的气氛显得庄严肃穆。

队伍向牛塘出发之前,仍在寨中的小坪子里集中,举行着同“奖”一样的仪式。队伍出发了,鼓牛行走的顺序仍同“奖”仪式时一样。今天的鼓牛是盛装。除了同“奖”仪式一样身披彩色绸缎被面外,还另有装束。若是祭献给男性死者的牛,则按男人的装束把牛打扮起来:给牛包上头帕,穿上衣裤,人的鞋子无法穿在牛脚上,就系在牛的脑门处。若是祭献给女性死者的牛,则按女人的穿戴把牛打扮起来:银项圈、银手镯、耳环、头钗等套在牛角上,还要给牛穿上裙子。

 这一天行进的行列是由锣鼓队和芦笙队领头的。在两队中间夹着几个用彩色被面裹身的人。这几个人弯着腰,随着声乐的节拍边行边舞。接在他们后面的是鼓牛的队伍,打伞的女人队伍,最后是挑着大米、肉食的男人。

在每一头鼓牛的周围,除了看热闹的人之外,还有特地用麻和鱼等吉祥物品请来为死者“送欢乐”的人。某一头牛是送给某个死者的,那么为这个死者送欢乐的人就在这头牛的周围活动。死者生前爱唱歌,就请一个歌师到牛的身边来为他唱歌,死者生前爱跳芦笙舞,就请几个男女舞伴跟着牛边舞边行。可以看到,在鼓牛身边吹木叶的、拿笼斗鸟的、拿鱼网打鱼的、扛猎枪打猎的……五花八门都有,使人目不暇接。你看那些在牛周围打鱼的人,真逗!他们一人拿着装满水的瓜葫芦,里面养着活鱼,一个拿着鱼网,背着鱼篓。拿瓜葫芦的人抓出一尾活鱼丢在路上,拿鱼网的人赶紧撒开鱼网把鱼罩住,然后把罩住的鱼放进鱼篓,与在河里撒网打鱼没有两样。再看那打猎的更有趣:他端着猎枪,在道路两旁上下瞄准,不时放上一枪两枪,旁边的猎狗也在上窜下跳。谁还怀疑他们不是真的在打猎呢?网着的鱼和猎狗就当成猎物,当天必须吃掉。若是女性死者,因为她们生前纺纱织布,同时喜欢拿着自己织的头帕跳舞,今天就把她织的头帕挂在送给她的这头牯牛的牛角上……。总之,凡是死者生前喜爱的活动,今天都得照着举行。目的是使他们在阴间与在人世间一样得到欢乐幸福,让他们的心愿得到满足。

与“奖”仪式一样,鼓牛进塘转圈子是仪式的高潮。与其不同的是,这次仪式事先在牛塘边堆放着一大堆泥浆。每一头牛进塘转圈到泥浆堆边时,护卫在牛身旁的人都要抓一把泥浆放在牛背上,这一把泥浆是绝对不能让它从牛背上掉落下来的。因为拿这一把泥浆,意味着“拿官、拿富、拿儿拿女、拿金银财宝”。所以每头牛身边总有两个人在紧紧压着在牛背上的彩色被面,把泥浆围好。意为“围官、围富、围儿围女、围金银财宝”进家。直到仪式结束,把牛赶进自家的牛圈时,才允许泥浆从牛背上掉下来。

这一天的仪式,仍然必须由塘主的牛首先进塘转圈,然后其它的牛才能进塘转圈。待一批批的牛洗塘结束以后,塘主最后又来洗塘,并捏一把有代表性的泥浆。紧接着,几个祭鼓师排队在转塘终点,高声地念着“祭鼓词”,庄严地宣布“封塘”。封塘以后,三年之内任何人不能开塘斗牛。

鼓牛进塘转圈时,如果叫出声来,被认为是不吉利。这一叫,意味着邀约牵牛赶牛人和牛一起去阴间。碰到这种情况,人不能对牛发脾气,不能对牛说什么气愤的话。只能对牛说:“你陆来三万”(即三万件好事、三万件物品或三万两银钱之意),你水来三万,你叫一声来三万”这样的话。因为这一说,不仅表示你不答应与牛同去阴间,而且表示你还要向牛索要三万件好事、三万件物品与三万两银钱,牛自然就不敢找你的麻烦,也不敢邀你同去阴间了。

洗塘仪式结束,鼓牛回到自己的圈内以后,当天还要作“夺嘴穿鼻”的仪式,即用绳子穿牛鼻子给阴间死者送去的意思。请来祭鼓师,把准备好的麻丝及干鱼挂在他们身上,由他们念祭词。祭词的内容除与“道尼”仪式相同的以外,还要增加“现我们已用绳子穿上牛鼻子,马上给你们阴间的亲人送去,求你们保佑家人平安”的内容。仪式结束,祭鼓师喝一碗泡酒,麻丝及鱼留给主人家存放。这个仪式必须一家一家地进行,其顺序与“道尼”仪式的顺序相同。

(五)插叉

插叉,就是安置敲牛的刑具。叉由两根如房柱般粗细的生树干交叉而成,在交叉处用山上的野藤捆扎牢实。交叉处离地面一米左右,交叉处上部的树杆长一米二、三,下部入土一米以上,方能固定牢实。另有一根碗口粗,三、四米长的压杆,也是生树干。杆的一头用野藤紧紧系于叉上部的一根树干上,一头朝着叉上部另一根树干方向,使压杆处于叉的两岔之间,组成铡刀形。当牛头伸过叉内,压杆便压下,可把牛颈死死压住。

插叉所需的三根树干和野藤,有严格的限制。作为叉的两根树干,必须是枫树,压杆必须是麻栎树。所用野藤,也限用几种。上山砍树找藤时,所属祭鼓单位的全体成年男子都得上山,同时带上由鼓头准备的两坛泡酒、两只熟鸭、两竹篮糯米饭、两条麻丝及两条鱼。砍得树找到藤后,把两条麻丝分别系在留下的枫树及麻栎树桩上,其余的食品大家分吃完后回家。抬回的树干和野藤不能放入寨内,只能放于寨边。

插叉的处所一般应在寨人经常集中的小坪子的一边,具体位置得由祭鼓师确定或传统地点。插叉之前,要举行仪式,把驻守在插叉处的地祗移走,以免伤着他。仪式是由助手把从鼓头那里拿得来的麻丝及干鱼挂在祭鼓师身上,把泡酒撒在地下,祭鼓师就念起“移词”来。念毕,祭鼓师用一根有铁尖头的拐杖向地面插几下,表示地祗已移走,他还要拿斧子在准备作叉用的树干上轻砍几斧,仪式结束。助手把麻丝及干鱼带回鼓头家留存,大家就动手把叉插起来。

插叉结束后,每一户参加祭鼓的人家,都要把姑妈送来的礼物——一坛泡酒、一篮糯米饭、一只熟鸭拿到小坪子上,按洗塘仪式用的方法,分给大家吃掉。敲打锣鼓、吹奏芦笙的人以及围观者,人人有份。

(六)敲牛

敲牛,一般在洗塘日的下半夜,确切地说应是祭鼓第一天的清晨两三点钟时进行。当时忌讳说“敲牛”或“杀牛”这些话语,只许说“耙田”,也忌讳说“牛敲死了没有?”只许说“田耙好了没有?”或“田耙软了没有?”之类的话。

敲牛的前一刻,必须“驱旋”。所谓“驱旋”,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驱去尚未发现的牛身上的“坏旋”,二是把牛驱赶到阴间,让牛朝着地府方向,一直往前走,不准转回本村本寨本家,予示着不准再来“鼓病”。“驱旋”一定用羊。为什么一定要用羊来“驱旋”呢?传说在阴间羊比牛大得多,羊毛如房柱一般大,牛很怕羊,用羊来驱赶牛,牛就不敢往回走。

“驱旋”要通过一定的仪式来完成。主祭鼓师手拿一根一头已剖开裂成几片的驱竹鞭,另有一群手持棍棒的村童跟随着他,其中一个村童牵着一只羊。这支队伍在主祭鼓师带领下,按照与洗塘仪式入塘顺序恰恰相反的顺序逐家进行,鼓头家在最后。每来到一家木楼上,祭鼓师拿着驱竹鞭,直入屋内,边走边用驱竹鞭敲打门枋,随着敲打的拍节,口中念起了“驱赶词”。念毕,大吼一声“嘿”,以示把鼓赶出了大门。与此同时,村童们用棍棒在走廊上乱敲乱打,口中喊着驱赶牛的话,双脚乱蹦乱跳。此时,牵着的羊也会叫起来。群童随着羊的叫声簇拥着下了木楼,来到牛圈。这时,全寨的成年男子,都点上个长长的火把,来到牛圈边。每家都拿出三个特别的竹编小环,分别套进牛两支角的根部和牛鼻上,再用竹编的小缆绳把三个竹环串连起来系紧。在熊熊火光照明下,牵牛去“耙田”。有些牛主人不忍心亲手把自己养熟了的牛牵进杀场,就用麻丝和干鱼等贵重物品请客人代劳。就这样,一头又一头鼓牛走进了刑场,在刑具“叉”上被处以极刑。一头牛来到杀场后,让它的颈子放在叉的交叉处,把串连着牛头部的三个竹环的竹绳头穿过叉的下部,用力往回拉,叉上部的压杆压住牛颈,一些壮汉死命按着压杆尚未固定的那一头。此时,再骠悍的牯牛也动弹不得了。接着,敲牛者用斧头猛敲牛头。一头头的壮牛就这样一命呜呼了。按照与洗塘仪式相反的顺序,鼓头的牛被最后敲死,但不得把牛头取下,要留在叉上,称为“抱叉”。等到天明,由祭鼓师的助手来取下。每头牛被敲死后,要将套在牛头部的三个小竹环和竹绳取下,留等以后祭鼓举行送牯仪式时再用。

天明人们来到小坪子一看,地上摆着一排排的大牯牛尸体,有的侧卧,有的肚皮朝天,象翻了车的一部部手扶拖拉机,整整齐齐排成一行。这种场面,令人瞠目惊叹!

七、祭鼓

洗塘的第二天开始祭鼓,因为祭鼓来历中有个“满三朝”,所以祭鼓要持续三天,即为庚辰日、辛巳日、壬午日这三天。三天中,各种活动如何举行,还有哪些仪式,都有规矩,不得违反。

(一)第一天

第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处理好夜间敲死的牛,把牛的有关部位的肉分开作赠肉或回赠肉。天亮不久,大家跟随祭鼓师的助手来到屠宰场,把鼓头的“抱叉牛”从叉上取下,让尸体的肚皮朝上放好。助手用锋利的尖刀在牛的胸部划一圆圈,表示要取下圆圈大小的胸肉留着,然后在后腿间靠腿处分别划两条线至尾巴处,表示要从此取下十七斤股部肉留着,用作寨肉。接着,祭鼓师的助手指挥大家从每一条牛腿上割下一点肉,再割下两三指宽的牛肝,总重三斤左右,用竹签穿成串串肉留下。最后还要留下牛颈肉及牛头下巴颏肉给祭鼓师。以上留着的几部分肉,叫赠肉。留好赠肉,还要留回赠肉,先留带尾巴的一腿肉。留法是以牛腿为中心,把牛分成四份(头、颈已在此之前取下了),这是为姑妈留的。留出带尾腿肉后,留竹肉,即留串串肉。用竹签子把小块牛肉穿成一串一串的,每串四、五斤重不等。这是为来祭鼓的一般亲朋好友留下的。余下的肉,全作为祭鼓的肉食。杀一头牛往往不够吃,只好再杀。再杀的牛,水牯黄牯都不论,不一定是好旋牛。杀这些牛不能和杀鼓牛共刑具。后杀的这些牛有些不能作为回赠肉,回赠肉必须是水牯牛肉。

当鼓牛正在小坪子上开膛破肚时,寨上的男女老少开始吃驱旋羊肉了。驱旋羊是在完成了“驱旋”使命后当晚被杀的。驱旋羊肉,人人须吃。认为吃了驱旋羊肉后,沾上了羊臊气,阴间的牛不敢接近,可保人消灾脱病。因此吃不上肉也要喝一口汤。就是那些平常闻到羊臊气就要呕吐的人,现在也争着吃一点肉或喝一口汤。

祭鼓的第一天,还要举行“送牯”、“关圈”、“垒头”等仪式。

送牯苗语为“又诱”,意为送牯牛,给牯牛指路。通过这个仪式,把已死的鼓牛引导到哺育它们生长的母亲怀抱——传说是一个岩洞里面去,不让它们在路上乱窜乱跑更不让它们往回走。加鸠苗族认为,阴间的鼓牛往回走是不吉利的——会带来鼓病等灾祸。仪式是把砍下的牛头,按敲牛的先后顺序,在大路上排成一行。祭鼓师手拿竹鞭,从前面开始,对着每一个牛头,狠抽鞭子,边抽边朝后走。走到最后一个牛头前站定,口念“指路词”,手拿竹鞭猛抽鼓头家的牛头。念完指路词后,加重语气对鼓牛说:你们此去,要五万世才转,六万劫再回。在祭鼓师做此仪式时,每个牛头的两旁,早已各站了一个村童。他们两个一组,负责牵扯一头牛。其实不是真的牵扯牛——连牛头也不动。他们只是象征性地牵扯牛。两个孩童中的一个,牵扯着敲牛后取下的串着三个小竹环的竹绳,一个牵扯着留“赠肉”时留下一串串熟牛肉,站立待命。当祭鼓师念完“指路词”,发出最后一声“嘿”时,这些村童象短距运动员得到起跑号令一样,抓紧手中的竹绳,箭一般向前冲去。跑到寨子不远的地方,把竹绳和竹编小环丢弃路边,便津津有味地吃起拿着的串串肉来。

作“又诱”仪式时,其它非鼓牛的牛头也参加列队,但必须在远离鼓牛头的地方,另外排成一行。

“又诱”仪式后,要进行“关圈”仪式。目的是把“儿女、官位、富贵、金银财宝”等吉祥物关在原关鼓牛的圈内。早在几天前,各家各户就按规矩把圈内牛粪掏干净,换上了厚厚的一层干净稻草。“关圈”仪式家家都做,它是按照洗塘仪式的顺序进行的。具体作法是:在放着一碗酒和糯米饭的牛圈门口,身挂麻丝和干鱼的祭鼓师念三段“关圈词”。念完第一段,祭鼓师手持竹棍指着牛圈的一块门板(不能说话),家里的新娘或其它妇女就关上第一块门板。按同样的程序,祭鼓师念第二、第三段“关圈词”,新娘或其它妇女关上第二、第三块门板。关门板的任务,只能由新娘或其它妇女来完成。“关圈”仪式完成后,就把牛肉抬进圈内处理。

“垒头”仪式是在“关圈”仪式之后进行的仪式,在插叉的地方进行。在地面摆上一碗泡酒后,仪式开始。由身挂麻丝和干鱼的祭鼓师念“垒头词”,大意是:我们——活着的人们把金梳、银梳(即牛角)和头(牛头)放在这里,接收“儿女、官位、富贵、金银财宝”等吉祥物。念毕,大家动手垒牛头。先把鼓头的牛头放在叉口上,然后按洗塘时的顺序,把所有的牛头垒起来,组成了一堵牛头墙。这堵“墙”,要等到客人走完后才拆除。

垒完牛头,大家回家吃祭鼓肉。这时,还得举行一次仪式,家人把单独煮好的牛肉汤盛入碗中,放在地板上,祭鼓师把肉移于碗边,把一团糯米饭放在肉的旁边,然后把泡酒倒淋在饭、肉上面,就念起祭词来。祭词的大意是:某祖、某宗、某父、某母(都唤真名),请你们来吃喝,你们先享用,我们后享用。我们托你们保佑,才能身体健康,不愁吃穿、一切平安。念毕,祭鼓师先吃一点,家人接着也吃一点,仪式结束。从此以后的几天里,大家就可以随便大吃大喝了。

祭鼓时,往往有很多与寨上人家非亲非故的客人来参加。这次加鸠、党卡两个行政村祭鼓,单加鸠村就接待了一百多人。这类客人,称为“乞客”,而不称为乞丐。他们有儿有女,也不缺食少穿,只因祭鼓是多年才遇到一次的活动,才特意前来看热闹。他们的到来,为祭鼓活动增添了不少欢乐气氛。所以,祭鼓的人热情款待他们。乞客每到一户,总会得到二斤左右的肉。这些乞客,往往很懂礼貌,能对祭鼓的人家说,我们来了,给你们带儿带女、带官带富、带金带银来等吉利话,主人家高兴,会多赏给他们一些吃食。对那些不懂礼貌,不会说吉利话的少数乞客,主人家是不会喜欢他们的。言语粗俗,不懂礼貌的个别乞客,不仅得不到优待,还会遭到数落责斥。因此,来参与祭鼓活动的同一地方的乞客,一般在路上就办了一期“培训班”,由年长者负责培训那些不懂规矩的年青人。所以,大家都懂得规矩,一般都会受到主人家的欢迎。

祭鼓的第一天,每家每户还要给祭鼓师及助手送去部分赠肉,一般每家送一块重达三、四十斤重的牛颈肉和三斤重的串串肉。主、次祭鼓师及助手则按五比三比二的比例进行分配。

寨肉是敲牛那天清晨从每头牛身上留下的十七斤肉的总和。寨肉是互相友爱的肉。这些寨肉均穿成串,每家每户都将得到它。为什么要分寨肉呢?因为一个寨子中,不一定所有的人家都同时祭鼓,不参与祭鼓的人家中有的已给死去的祖宗送去鼓牛,有的却不属于祭水牛鼓的人家,他们可能属于祭黄牛鼓或属于祭猪鼓的人家。他们虽然不属于这次祭鼓的人家,但绝不能冷落他们。再说,本寨祭鼓的一切活动都有他们参加,活动中所用的锣鼓、芦笙等吹打乐器,又都是全寨共有的。不分寨肉,能过得去吗?通过分寨肉这一活动,可以使大家更加团结一致,亲如一家。

(二)第二天

祭鼓的第二天,首先要处理的事情是为亲友准备回赠礼物。亲友是祭鼓的前一天——洗塘那天来到的,到今天已满三朝,早饭后就要回去了。为了说清回赠礼物的情况,必然要结合谈到送礼的情况。

先说姑妈。她们来时,应送一头黄牛,一坛泡酒、一篮糯米饭及一只熟鸭,另外还有重达三、四十斤的十卡(把)糯禾。以上礼物,于洗塘前鸣炮送到舅家。回赠姑妈的礼物有:一整腿鼓牛肉,一头百来斤重的肥猪、一篮子“包头米”(所谓“包头”,是指包住姑妈送来的黄牛头的意思),“包头米”上放一团糯米饭和一些牛肉。还在姑妈装酒来的坛子里盛少量鼓牛血。祭鼓的人家,要派专人送姑妈回家,接受姑父的款待后,即返回。

再说舅家。舅家来时须送一头百斤重的肥猪、两篮米、数量不定的鸡鸭、十多卡糯禾谷。回赠礼物是一腿猪肉,一些糯米饭和熟肉。过一段时间,还要送给舅家一头黄牛。送牛去时,舅家当然又要回赠很多礼物。

上面讲到舅家的来往礼物,是祭鼓家的当母亲的(舅的姐妹)在世时的情形。若当母亲的去世了,来往礼物就不一样了:来时送一只牯羊,放鞭炮进家,去时送给牛颈肉,有时也用其它部位的重达三十斤左右的牛肉代替。

那些早就分居异地的亲戚后代,与一般朋友一样,来时送十多卡糯禾,去时回赠串串肉。这种串串肉有一点很别致:最上面一块牛肉是连皮带毛的。其含义是告诉那些因事不到的亲朋收到这串肉后,应补送十多卡糯禾的礼物。如收到的串串肉上面没有这块连皮带毛的牛肉,则没有什么规矩。此肉叫“赠肉”。

上述亲友都是接到通知后来祭鼓的,通知到了,必须要参加。如果不发通知给亲友或亲友接到通知不来参加,都被人认为是看不起对方,其结果将造成双方感情疏远。

把客人全部送走以后,寨上的人就集中到插叉的地方,拆去“牛头墙”,拔除敲牛的刑具——叉。行动之前,要请身挂麻丝和干鱼的祭鼓师念词,此时地上放着一碗泡酒。念的语调古老、深奥。大意是:这里的金梳银梳(牛角)和头(牛头)已装足挂满了儿女、官位、富贵、金银财宝,现我们把这些东西带回家,请这里的地祗回原地居住吧等。念毕,大家拆去牛头墙,拔除刑具叉,同时把叉丢弃寨边,任其霉烂,谁也不能要这几根木料。拔出叉后,用平整的石块把拆除叉后留下的洞口盖好,以备后用。各家把牛头带回家,取出牛角,用开水烫好牛角,使其不烂,置于祖神龛上逢年过节祭祀,永留纪念。

祭鼓的第二天,各家各户还要进行“包祭鼓师”的活动。“包祭鼓师”意思是把祭鼓师的“命”象包婴儿一样裹起来,让祭鼓师添福加寿,以此向为群众办了一件大事的祭鼓师表示敬意和感谢。所谓“包祭鼓师”,其实不过是给祭鼓师的一点赠品——一边牛下巴颏肉。没有的,除鼓头家以外,可用一只鸭子代替。此外,还有一篮糯米罢了。当然助手也有一份。人家送的这些赠品,主、次祭鼓师和助手仍按五比三比二的比例进行分配。“包祭鼓师”活动除了这一次以外,还要在过苗年和“吃燕粑”时各进行一次,每次包一只鸭和部份糯米粑粑就可以了。“吃燕粑”是为过燕子节,也是加鸠苗族的传统节日,指的是每年农历二月燕子归来时吃糯米粑的风俗。

(三)第三天

祭鼓的第三天,首先要进行“放地祗”的仪式。这种仪式要一家一户地进行。为什么要举行这个仪式?因为在“冼塘”仪式的前一天通过“聚地祗”仪式,把众地祗召集拢来为祭鼓活动,当了几天几夜的卫士辛苦了。现在活动已接近尾声,应该把众地祗放回自己住所去。这个仪式不用祭品,但必须由主祭鼓师主持。他来到原来聚地祗的地方,口念“解放词”,内容是说些称颂和感谢诸地祗、请诸地祗各回故里之类的话。念毕,仪式结束。

这一天,全寨男女老少还要欢跳“米汤舞”。这是一种庆祝祭鼓活动顺利结束的仪式。这种仪式,在寨中小坪子里进行。仪式前,每一户都要准备两挑东西,一挑是米,米上放腌鱼;另一挑,一头是一坛泡酒,另一头是一篮糯米饭,饭上放五斤腌过的牛肠子。进场的顺序依次是,几个手拿茅草边摇边舞、身披彩色被面的人在最前头,接着是芦笙队、身上挂着麻丝和干鱼的姑娘罗汉组成的跳舞队,随后是拄着拐杖、拿着牛角酒和锄头的祭鼓师队伍,最后是挑东西的人们,这些人家进场的次序与前几天洗塘仪式进塘的顺序相同。芦笙头的芦笙响了,众芦笙跟着齐鸣,在明快而有节奏的乐曲声中,队伍缓缓进场,边行边舞,绕场一圈或三圈。主鼓师边走边念还不时用锄头轻叩地面。他念的主要内容是告诉阴间祖宗:我们已按你们的要求办了,求你们保佑大家平安。用锄头叩地面的含义是,祭鼓运动结束,可以环坪跳舞了。仪式完毕,芦笙队退到场边高声齐奏,姑娘罗汉进场中跳舞,一些人把各家挑来的酒肉饭分给大家吃。所有围观者,人人皆有份。此后,大家可以随意欢唱,尽情歌舞,兴尽而散。

“招魂”是祭鼓第三天的最后一项活动,也是祭鼓活动的最后一项议程。主要内容是在半夜招引阴间死者到寨上来领取衣服——即洗塘时披挂在鼓牛身上的衣物。

招魂仪式进行之前,各家把送者死者的衣物、一个盛有肉和糯米饭的小竹篮、一把断了一半截的梳子及一条大腌鱼拿到鼓头家集中。到时候了,开始举行仪式:大家把衣物、断梳及盛食物的小篮带到野外坟地里放着,其中一个人吹起苗语叫“敢追”的小芦笙。这支平时能吹六个调的小芦笙,现在只准吹两个调,声调低沉、悲伤、凄凉,使本来十分冷落萧条的坟地变得更加阴森可怕。吹芦笙片刻,人们留下其它东西,拿着衣物,按洗塘仪式的先后顺序返回鼓头家。主祭鼓师在这里用竹棍“叩、叩、叩”地敲着地板迎接人们回来。回来的人群这时还得跟随吹芦笙的人围着火堂转三圈,然后把衣物放下。到这时,人们认为阴间的祖宗已被引到家里来了。紧接着,祭鼓师就做起移交衣物的仪式:大家把留在这里的大腌鱼放进大碗里,把碗放在桌面的一个角上。祭鼓师把鼓头家送给祖宗的衣物一件一件地按从头到脚的顺序摆在桌子上,按交接语言规范念移交词。念毕,仍按洗塘仪式的先后次序将各家衣物“移交”给各家的祖宗。完毕,即分吃碗中腌鱼,闲聊良久,然后各自散去。隆重、盛大、庄严的一次祭鼓活动到此全部结束了。

八、祭鼓禁忌

1、在祭鼓的三天里,忌舂米。待满三朝,鼓头家的米碓发出舂米声后,大家才能舂米。

2、祭鼓活动结束后的一个月内,不准把家里的钱财物拿出去,也不准买东西进家来。不准订婚和结婚,也不准起房造屋。

3、从洗塘仪式结束宣布封塘的时候起,三年之内不准开塘斗牛。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