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天文·人文·法律  

2012-11-08 13:56:24|  分类: 天文历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章先生:

 这篇法律溯源的文章,是两年前《中国政法大学学报》的约稿,今年完成,发表于今年第四期头条的位置上。请国章先生批评。祝好!

                                                                                                  刘工    2012.10.26

———————————————1————————————————

 

天文·人文·法律

——从自然法到人文法 

 

刘明武

 

提要:法与律,是如何起源的?源头的中华文化里有没有法,有没有律?法与律,在源头处是不是一回事?法律与天文历法有没有关系?所有这些,是本文追溯的问题。

关键词:法; 律; 法律; 人文法;天文历法

 

一、三个问题

1.在源头的中华文化里,有法律吗?

2.法与律,是一回事吗?

3.法律是怎样产生的?是以什么为坐标产生的?

本文的重心,在“有没有”与“如何有”这两个问题上,至于具体的条文之法,本文不作详细讨论。

二、法律溯源

源头的中华文化即中华元文化中,有法也有律。从源流关系上看,经典中的法与律是单独而论的,法与律是两回事。在先秦诸子这里,法与律先是单独而论,之后合二而一而论。中华先贤创造了法也创造了律,法与律从何而来,其本义如何,又是如何合二而一的,下面开始从源而流的追溯。

(一) “法”字溯源。

1.《经典》论法。一个“法”字,可以做动词,可以做名词。动词之法,有效法、取法、效仿之义;名词之法,有准则、法则之义。

⑴《周易》论法。《周易·系辞上》:“崇效天,卑法地。”效与法,是两个单音词。高效法天,低效法地,这是中华先贤所建立起的“如何为人”的坐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与“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都是这一坐标的具体诠释。法,为效法之法,为取法之法。效法之法,是动词,不是名词。效法、取法之法,讲究的是自觉性与主动性,与规定性的“法律”之法无关。

⑵《尚书》论法。《尚书·吕刑》:“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这句话的意思是:苗民不用教化,而采用了五种苦虐刑法。五虐之刑,包括刖(断脚胫)、黥(刀刻面而染色)、劓(割鼻子)、椓(去势)。这句话里出现了“刑”与“法”两个字,而且陈述方式的是“在此之前”与“本族之外”。《吕刑》用贬低的口气,讲述了这样一个事实:五刑之法起源于苗民。苗民之法,为条文“法律”之法。苗民属于蚩尤一族,中华大地上的法律之法最早起于以蚩尤为首的苗民。去势之刑,延续至司马迁;刻面染色之刑,一直延续至《水浒传》中的林冲与宋江。这说明,此法有延续性,所以不能用一个“虐”字来评价苗民之法。《吕刑》是周穆王的诰辞,这篇诰辞叙述了刑、法之源。

⑶《黄帝四经》论法。《黄帝四经·经法·道法》:“法者,引得失以绳,而明曲直者也。”法是什么?法是明辨是非曲直、衡量得失的准绳。这里阐明的是“何谓法”的概念与“作用为何”的功能。《黄帝四经·经法》出土于马王堆汉墓。

⑷《黄帝内经》论法。《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法于阴阳。”又:“法则天地。”此两处论法,均为动词法。法有效法、取法之义。法天地,法阴阳,《黄帝内经》的这一立场与《周易》完全一致。天地,指的是自然之天地,是自然之天文地理。阴阳,指的是一日之内的昼夜,一岁之中的寒暑。

《黄帝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谨道如法,长有天命。”《黄帝内经·素问·诊要经终论》:“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此两处论法,均为名词法,法有法则、准则之义。“谨道如法”,强调的是以道为法。何谓道?一阴一阳之谓道。何谓一阴一阳?一天之内的昼夜,一岁之中的寒暑。昼为阳,夜为阴;暑为阳,寒为阴。寒暑进一步细分,可以分为春夏秋冬四时。四时之中,春夏为阳,秋冬为阴。昼夜,由日往月来所决定。寒暑,由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一往一来所决定。天文历法中的阴阳,具有严格的规定性。以日月论道,以太阳本身论道,道是可以量化之道,道是可以定量之道。

2.诸子论法。先秦诸子从不同角度论证了“法”的重要性。

⑴孔子论法。《礼记·少义》:“工依于法。”注:“法,谓规矩尺寸之数也。”工,士农工商四民之一。工民所依之法,为方圆规矩之法。方圆规矩,有数字、比例上的严格规定性,此法为数字法。

⑵管子论法。《管子·心术上》:“杀戮禁诛谓之法。”杀、戮、诛,三者均为刀斧之刑。禁,为令行禁止之条文。此处之法,有“法律”之法与“刑罚”之罚的双重意义。

《管子·七法》:“尺寸也、绳墨也、规矩也、衡石也、斗斛也、角量也,谓之法。”尺寸,度也;衡石,衡也;斗斛、角量,量也。此法为度量衡之法,为生活与交易中的准则。绳墨,准绳也。规矩,方圆也。此法为工民之法,是制造器具的准则。度量衡之法与工民之法,均为具有严格规定性的数字法。

⑶墨子论法。《墨子·经上》:“法,所若而然也。”墨子论法,论的是逻辑法。逻辑法,有“应该如此,必须如此”之义。

⑷韩非子论法。《韩非子·定法》:“法者,宪令著于官府,刑罚必于民心;赏存乎慎法,而罚加乎;姦令者也,此臣之所师也。”韩非子论法,论出的是君王之法,论出的是法律之法。

⑸鶡冠子论法。《鶡冠子·度万》:“守一道,制万物者,法也。”鶡冠子论法,论出的是制约万物的自然法。自然法,法出自然。

3.“法”之来源。法从道中来,法从历中来,法从日月星辰与春夏秋冬中来,总之,法为自然法。这是经典与先秦诸子的共同解释。

⑴《黄帝四经》论法之源。《黄帝四经·经法·道法》:“道生法。”法从道中来。前面已经谈到,日月可以论道,太阳本身也可以论道。道,体现在昼夜、寒暑之中,体现在四时四方即时间空间之中。道,体现在天文历法之中。总之,中华先贤以天文为坐标,创造了天文历法。道生法,实际上讲的是法律之法的母源在天文。

⑵《黄帝内经》论法之来源。《黄帝内经·素问·诊要经终论》:“春夏秋冬,各有所刺,法其所在。”以春夏秋冬四时为坐标论证问题,这是《黄帝内经》论证问题的基本方式。“春如何?夏如何?秋如何?冬如何?”如此“四如何”可以论证天气的正常与异常,可以论证人体脉象的正常与异常,可以论证动植物的正常与异常。法在春夏秋冬中,四时就是论证问题的法则。划分春夏秋冬,坐标有二:一是太阳;二是北斗。《周髀算经》中的春夏秋冬是以日影长短变化为坐标划分出来的。《鶡冠子》中的春夏秋冬是以北斗星斗柄东西南北四个指向为坐标划分出来的。

⑶管子论法之来源。有功应该赏,有罪应该罚,治民有器,治兵有数,胜敌国有理。以一定之法治国,以一定之规治国,这是管子这位早期法家的基本立场。治国,必须有法规法度。《管子·七法》谈到法、数、度量衡、规矩方圆之根源时,出现了这样一个结论:“根天地之气,寒暑之和。”管子还在《四时》篇中说出这样一句话:“不知四时,乃失国之基。”基者,基础也。四时为国之基,治国用法规法度,四时与法之间显然有着必然的联系。

⑷鶡冠子论法之来源。《鶡冠子·环流》:“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运于上,事立于下……此道之用法也。”天上的斗柄有东西南北四个指向,历中有春夏秋冬四个时令,这里可以论道,这里可以论法。道是自然之道,法是自然法则。

《鶡冠子·度万》:“法令者,四时之正。” “四时之正”可以由太阳确定,可以由北斗星确定。法令相关于“四时之正”,“四时之正”相关于太阳、北斗星。太阳、北斗属于天文,“四时之正”属于历法,归根结底,法令相关于天文历法。

⑸文子论法之来源。《文子·九守》:“故圣人法天顺地……以天为父,以地为母,阴阳为纲,四时为纪。”《文子·上义》:“夫法之所由生者,即应时而变。”以天地为父母,以阴阳四时为纲纪。天地为自然之天地,阴阳四时为天文历法;文子论父母,归结于天地。文子论纲纪,归结于天文。

⑹韩非子论秦国之法。《韩非子·和氏》:“商君教秦孝公以连什伍,设告坐之过,燔诗书而明法令。”又:“秦行商君法而富强。”韩非子告诉后人,秦国之法为商君(商鞅)所制定。商鞅制法,制出了连坐之法。株连,有悖于中华文化。鲧治水失败,受到舜的严惩。严惩鲧,并不影响禹的使用与提拔。禹是鲧的儿子,治水成功,舜禅让于禹。这才是中华文化的刑罚。中华文化讲刑罚,但首先讲的是人文教育。《周易·彖传》有“刑罚清而民服”的论断,更有“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的论断。商鞅制法,舍人文而独取法令之法。“燔诗书”毁的是人文,“明法令”独存的是法令。“燔诗书而明法令”告诉世人与后人,商鞅重法令而毁人文。毁人文而独存法令,是不是商鞅改革失败的原因之一?重视法、强调法的重要性,这是法家韩非与先贤的一致之处。法出于道还是法出于人,这是先贤与法家韩非原则区别之处。

5苗民之法应该早于华夏。《尚书·吕刑》介绍了两个基本事实:一是苗民有法,二是苗民之法早于华夏。苗民之法应该早于华夏,《管子》中还有一个有力的佐证。《管子·五行》记载:“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立五行以正天时……人与天调,然后天地之美生。”黄帝,华夏也;蚩尤,苗也。蚩尤帮助黄帝制历,说明苗民之历早于华夏。如果以天文历法为法之母源,“蚩尤帮助黄帝制历”一说,可以为苗民之法早于华夏提供一个佐证。

6.“法”之小结。泱泱中华,文明古国,礼仪之邦。中华民族讲礼又讲法。礼育君子,法治害群之马。

中华文化中的礼法,均以天文历法为母源。礼出自然之序,法出自然之序。礼为自然礼,法为自然法。天文历法,是礼法的母源。礼出自然之序,《礼记·月令》中有详细的阐述。祭祀活动,祭的节令。一年之中天子的四大祭祀活动,祭的是“四立”——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本文的主题是谈法,法礼同源,简介于此。

 “夫法者,天下之准绳也。”(《文子·上义》)法的功能是为天下立规,立出天下人必须遵守的一定之规。

法的本质是禁邪扶正。《说文解字》中的“法”字,上面还有一个“廌”字。廌有角,用来抵触不正直者。法尚公平。“法”字之所以以水为偏旁,隐喻的意思是法应该“平之如水”。

(二)“律”字溯源

律,最初的意义指的是音律之律。律,是历法之历的伴生物。

1.《周易》论律。《师》卦初六爻辞:“师出以律。”《师·象传》:“师出以律,失律凶也。”师者,军队也。出师论律,应该是军律之律。“失律”之师,肯定要失败。

2.《尚书》论律。《尚书·舜典》:“同律度量衡。”一句话五个字,五个字五个单音词。同,同一也。律,音律也。舜之前的中华大地上已经有了度量衡,是舜第一次统一了音律与度量衡。《论语·八佾》论舜时代的韶乐,论了“尽善尽美”四个字。“声依永,律和声。”《尚书·舜典》将律与音乐之声联系在了一起。律,是声乐之标准。《尚书》论律,论的是音律之律。

3.《周髀算经》与《大戴礼记》论律。历从天文来,律从历法来,律历为伴生关系。关于律历伴生关系,《周髀算经·陈子模型》还有一个解释:“冬至夏至,观律之数,听钟之音。”冬至,由日影最长点所决定。夏至,由日影最短点所决定。冬至夏至,实际上是太阳相交于南北回归线的两个点。黄钟大吕之声出于自然,出于天文变化。《周髀算经》论律,论出了“大乐与天地同和”的所以然。

何谓历,何谓律?《大戴礼记·曾子天圆》的解释是:“圣人谨守日月之数,以察星辰之行,以序四时之顺逆,谓之历。截十二管,以宗八音之上下清浊,谓之律也。”此处论律,一是解释了“历”与“律”的概念;二是解释了“历”与“律”的伴生关系。日月星辰属于天文,“星辰之行”属于天文变化,日月之数属于天文变化的定量量化,春夏秋冬则属于人文历法,历出于日月之数,历合以星辰之行。这段话的核心意思是:历律同源,共生于变化的天文、天文的变化。

4.《周礼》与《汉书》论律。《汉书·律历上》有解释:“律有十二,阳六为律,阴六为吕。”何谓六律六吕?最早的解释出于《周礼》。《周礼·春官》:“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阳声:黄钟、大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阴声:大吕、应钟、南吕、函钟、小吕、夹钟。”《周礼》与《汉书》论律,论出的是律数——律之数量。

5.《礼记》与《吕氏春秋》论律。十二律对应十二月,《礼记·月令》与《吕氏春秋·十二纪》有详细的解释,因为篇幅过长,这里不再引用。《礼记》论律,律还有效法、遵循之义。《礼记·中庸》:“上律天时,下袭水土。”律天时之律,遵循节令之义也。

6.《黄帝内经》论律。《黄帝内经·素问·阴阳别论》:“十二月应十二脉。”《黄帝内经·灵枢·九针论》:“六者,律也;律者,调阴阳四时而合十二经脉。”在《黄帝内经》中,十二月、十二律是论证十二经脉的坐标。时间无形律无形,经络亦无形,所以用实证的方法认识不了经脉。

7.《史记》与《汉书》论律。《史记·律书》:“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轨则,壹禀於六律,六律为万事根本焉。”《史记》论律,论出的是万事之根本。人文之律,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一域,而是涉及到万事万物的法则。《汉书·刑法志》:“做律九章。”与刑法相关的九章之律,为法律之律。

8.律之小结。没有音乐的民族,不是优秀的民族。没有音乐的文化,不是优秀的文化。关于律,这里做四点小结。

其一,律为音乐之标准,有“不一归于一,不齐归于齐”均匀均衡之义。中华大地上的音律之律,起于文字之前,其母源是天文历法。

其二,人文之律,不仅仅局限于音乐一域,而是涉及到万事万物。所以然则何?因为律出天文历法。天文历法的第一落脚点就是时间与空间,一切从时空来,所以时空可以论一切。律之所以能够论万事之根本,律出时空是奥秘所在。

其三,今天世界通用的十二平均律,源于中华文化。《周礼》中的阴阳十二律,经明世子朱载堉整理后形成十二平均律,之后传入西方,逐步被全世界所采用。此处可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落后的文化会产生出被全世界接受、而且永远也不会过时的成果吗?

其四,音律之外,一个“律”字还有军律军纪、法律法令之义。

其五,在源头文化中,律与法是单独而论的。

(三)“法律”溯源

1.《管子》论法律。《管子·七臣七主》:“夫法者,所以兴功惧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争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法律政令,吏民规矩绳墨也。”

此处的管子,先论法,后论律、令,后又“法律政令”合一而论,最终落脚于“吏民规矩绳墨”的注释。

法律政令,是“吏”与“民”一体遵守的准则。

《管子·七法》:“论功计劳,未尝失法律也。”此处管子论法律,所论的是法律的功能与作用。《管子·法法》:“宪律制度必法道。”“宪律制度”为国之根本,王之根本,但这一根本并不是出于王,而是出于道。

2.《庄子》论法律。《庄子·徐无鬼》:“法律之士广治,礼教之士敬容。”这句话的意思是:研修法律者一心推行法治,崇尚礼教者则注重仪容。庄子谈法律论礼教,是以局外人的身份进行评论的。道家人物庄子,崇尚的是自然。本文引用庄子,目的是想证明这一个问题:管子时代,“法”与“律”有时单独而论,有时合一而论。而庄子时代,“法律”则已经形成了双音合成词。“法律”与“礼教”并列而论,说明了两者在庄子时代已经受到了同等的重视。

3.规矩溯源。管子将规矩准绳与法律相联系,这就有必要追溯一下规矩准绳的起源。

《黄帝内经·素问·脉要精微论》:“春应中规,夏应中矩。”春规夏矩,春与夏属于天文历法。 

《淮南子·时则训》:“春治以规,秋治以矩。”春规秋矩,春与秋属于天文历法。

规矩权衡中绳与太阳相联系的完美解释,是在《汉书》中出现的。《汉书·魏相列传》:“天地变化,必由阴阳,阴阳之分,以日为纪。日冬夏至,则八风之序立,万物之性成,各有常职,不得相干。东方之神太昊,乘‘兑’执规司春;南方之神炎帝,乘‘离’执衡司夏;西方之神少昊,乘‘兑’执矩司秋;北方之神颛顼,乘‘坎’执权司冬;中央之神黄帝,乘‘坤’、‘艮’执绳司下土。”

这段论述,基本上是史前天文历法的解释:天分阴阳,即天分寒暑。冬至寒,夏至暑。冬至夏至,由日影长短两极所决定;春分秋分,由日影长而短、短而长的两个平分点所决定。由太阳分出了寒暑阴阳,由太阳分出了春夏秋冬,由太阳分出了规矩权衡——春规秋矩夏衡冬权。由北斗星斗柄指向南北或东西两个方位分出了准绳、中绳。春夏秋冬四时对应着空间中的东西南北中五方,时间空间与规矩准绳联系在了一起。所有这些,根本在“以日为纪”。冬至,太阳相交于南回归线;夏至,太阳相交于北回归线;春分秋分,太阳南来北往两次相交于赤道。太阳与地球的不同对应关系,产生了天文历法。天文历法,演化出了规矩权衡、中绳与准绳。

几个解释稍有不同,但共同点都解释在了天文历法上。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人文法律与自然法则有着母源关系。法与律,是官民共同遵守的准绳。人文法源于自然法,自然法源于太阳法。

三、天文历法与行政法规

以天文历法为准则治理天下,是中华先贤的基本思路,这里举三个例子说明问题。

1.《尚书》中的例子。尧是《尚书》开篇处出现的第一位帝王。尧的最大贡献,就是组织人才进行天文观测,最终制定出了岁有四时366天的历。《尚书·尧典》:“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允厘百工,庶绩咸熙。”366日,这是当时测定的太阳回归年的时间长度。闰月之闰,调整的太阳历与太阴历的时间差。四时春夏秋冬,这是分出的四季。这里已经有的“岁”的概念。《周易·系辞下》:“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黄帝内经·素问·六节藏象论》:“四时谓之岁。”《周髀算经·日月历法》:“日复星,为一岁。”三个论断揭示了这样一个研究历程:为确定一个“岁”字,先贤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有了历,其作用体现在何处?由历规定百官的任务,以历为准则把所有的事务办好。“允厘百工,庶绩咸熙”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2.《春秋左传》中的例子。《春秋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了这样一个历史典故:鲁昭公不明白少皞氏时代的官员为何以鸟为官名,东夷小国郯国的使者郯子顺利地解答了这一难题。郯子说:“少皞氏是我们的祖先,我知道这件事的‘所以然’。郯子先从黄帝讲起:黄帝以云纪事,所以官员以云命名;炎帝以火纪事,所以官员以火命名;共工氏以水纪事,所以官员以水命名;太皞氏以龙纪事,所以官员以龙命名。少皞氏以鸟纪事,所以官员以鸟命名。然后解释了“这种鸟”与“这种事”的关系:凤鸟氏是掌管历法的官;玄鸟氏是掌管春分秋分的官;伯赵氏是掌管冬至夏至的官;青鸟氏是掌管立春立夏的官;丹鸟氏是掌管立秋立冬的官……纪事之事,即天文历法。天文历法,在中华先贤这里是“一等一”的大事。官员设置,首先设置主管天文历法的官。天文历法中,最重要的是八节。八节,当时称之为分至启闭。分即春分秋分两分,至即冬至夏至两至;启即立春立夏,闭即立秋立冬。分至启闭,各有官员负责。纪事纪历的所以然华夏失传了,东夷人还记忆得清清楚楚。“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孔子知道了这一典故,做出了这八个字的评价。

3.《周礼》中的例子。《周礼》是记载了周代官员设置的经典,周代设置了六种官员——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春夏秋冬四时,属于天文历法。以春夏秋冬为基准设置官员,说明了天文历法在周代的基础性地位。

4.《管子》中的例子。《管子·五行》篇中记载了一种五行历,这种历是蚩尤帮助黄帝制定的。五行金木水火土,一行72天,五行360天。五行历以木行为首以水行为终,依次顺序是木火土金水。在每一行的72天里,天子会发布一种政令,昭告天下百姓“在这一时间段内,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例如在木行72天里天子出令,禁民斩木。例如在水行72天里天子出令,令民出猎。以历行令,五行历行出五种令。

五行历远远早于四时历,彝族文化中保存了一种十月太阳历,一月36天,一年360天;两个月为一行,一行72天;冬至过大年,年节3天;夏至过小年,年节2天。四年闰一天,时间长度平均365.25天。彝族十月太阳历,相似相同于《管子》中的五行历。

四、关于刑与狱的记载与传说

1.《周易》的记载。《周易·蒙·象传》:“利用刑人,以正法也。”这里出现了“刑”与“法”,刑为刑罚,法为正法,刑罚落脚于正法,这说明刑罚是手段,正法才是目的。《蒙》卦是六十四卦第四卦,《蒙》卦有启蒙之义。启蒙是人文启蒙,启蒙卦理讲“正法”。这说明仅仅只有正面的人文教育是不够的,与人文教育并列并行的必须还应该有“刑”与“法”。《周易》将人分为五种人——圣人、大人、君子、小人、暴客与寇。圣人、大人这两种人是以道立法之人,君子是自觉守法之人,小人则是常为“小恶”之人,暴客与寇则是为非作歹之人。《周易》中的刑罚,是对小人的拯救。《周易》中的正法,除掉是则是暴客与寇这类害群之马。“正法”一词,出于《周易》。

2.《尚书》的记载。《尚书·舜典》论“五刑”与“五教”。五教为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刑为鞭打之官刑、木条打之教刑、出铜铁赎罪之赎刑、无心错罪之赦免之刑、罪上加罪之贼刑。

五教,教化天下。五教的精神“在宽”。宽厚之宽,即是教化方法又是教化之目的。五刑,是教化之外的方法。刑罚,严惩故意犯罪与罪上加罪之人,赦免无心致罪者。五刑,已经区别开了故意犯罪与无心过失罪。故意犯罪既不能用金钱赎罪,也不能赦免。无心之罪既可以用金钱赎罪,也可以加以赦免。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出现了针对学生的教刑。学童犯错也是错。学童时的惩戒,应该是一生的财富。新加坡至今仍然保持着针对学童的鞭刑。

慎用五刑,是舜的教导。“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这是舜的话。现代汉语的汉语意思是:谨慎啊,谨慎啊,刑罚要谨慎啊!

《尚书》记载掌管刑法狱讼的皋陶。皋陶,舜时代的大臣,以皋陶的名义留下了一篇论教化与刑罚的重要文献《皋陶谟》。

3.《诗经》的记载。《诗经·召南·甘棠》是一首歌颂召公的诗。根据《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召公治理陕西南部时,常在甘棠树下听政决狱,他公正无私,赢得了百姓的敬重。百姓保护了这棵甘棠树,并作《甘棠》诗赞美召公:“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召公的故事影响深远,形成了“甘棠遗爱”这一成语。

4.《庄子》中的故事传说。《庄子·徐无鬼》记载了黄帝拜牧童为师的传说。黄帝为找不到治理天下的合理方法而苦恼,一个放马的牧童告诉黄帝:“治理天下的道理与牧马的道理没有什么区别,去掉害群之马就是了。”小童的原话是:“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接受了这一主张,马上磕头行礼,称其为天师。

五、诸子百家中有法家一家

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中,有法家一家,即形成了法家学派。这个学派起源于春秋时期的管仲、子产,发展于战国时期的李悝、商鞅、慎到、吴起、申不害韩非等。这个学派的基本主张是:

1.强调法的重要性,法重于礼;

2.主张巩固君权,不准地方分权;

3.主张实施严刑酷法,令行禁止;

4.主张才智有功之士从政掌权,废除世袭;

5.主张重视农业,抑制工业商业;

6.主张耕战结合——耕时是农民,战时是士兵,以农致富,以战强国。

《汉书·艺文志》将法家列为“九流”之一。

法家人物中,管仲与商鞅以法家之理从政,均造就了一时的成功:管子辅佐齐桓公称霸于诸侯;商鞅变法,五年使秦国富强。

法家人物中的韩非,虽然没有从政,却是秦王嬴政急于见到,乐于交往的人物。《史记·老庄申韩列传》有这样的记载:“秦王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

管仲、商鞅、韩非是法家学派中的重要理论家,留下了《管子》、《商君书》、《韩非子》等著作。

这是历史与前人对法家的评价。

实际上前期法家与后期法家有着三大根本性区别:

其一,前期法家的管仲,以道释法,法出于道。管仲认为,天文历法才是根本大法,具体法令应该由此而出。后期法家韩非以君释法,法出于君。韩非认为,君的意志就是法令。

其二,在管仲的学说里,士农工商四民,皆是国之基础。在韩非说里,士与商都是蛀虫。韩非在《五蠹》谈了五种“害虫”,士与商是其中两种。

其三,管仲治现实而参照历史,谈伏羲谈黄帝,韩非只要现实而舍弃历史,认为参照历史是“守株待兔”。

韩非的学说,被秦嬴政所接受、所采用。历史证明,韩非的学说对当时有效,但超越不了时间。

六、溯源总结

1.早期的中华大地上曾出现过让周边国家悦服,让全世界都敬仰的中华文明。“中华文明”不是一个空荡荡的虚名,而是有着丰富而充实的内容。法律之法、音律之律,就含在丰富而充实的内容之中。

2.礼与法,是中华文化的两大基本。以礼育人,以法除害。礼与法,两者如鸟之两翼一样,缺一不可。

3.法从道中来。太阳可以单独论道,太阳月亮两者可以一起论道。法从道中来,法为自然法。太阳法则、月亮法则是自然法的理论基础。

4.天文历法是严密的数理体系,这一数理体系首先表达的是动态的时间与动态的空间。动态的时空、严密的数理体系是百子百科的母源,也是自然法的母源。不认识天文历法,根本无法认识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包括法律之法与音律之律。

5.以历立法,坐标是永恒的。韩非子,以君立法,坐标是一时的。

6.礼可以损益。(《论语·为政》)以礼论法,法同样可以损益。讲礼,是根本问题。礼的形式,是技术问题。法,亦然。

 

参考文献:

[1]张善文等译注,《十三经》,广州:广东、广西、陕西教育出版社 1995年

[2]西汉张苍邓编撰,《九章算术》《周髀算经》,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6年

[3]西汉司马迁撰,《史记》,北京:台海出版社1997年

[4]东汉班固撰,《汉书》,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

[5]彭文辑,《百子全书》,湖南:岳麓书社1993年

[6]王子国翻译,《土鲁窦吉》,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 1998年

———————————————2————————————————

 

国章先生:

       这篇文章,今年8月份在北京《汉学研究》(被哈佛大学所收藏)杂志上发表。总编辑按语中介绍这篇文章有“重大的意义。”

希望先生批评指正。

                                                                                                                                                     刘工     2012.10.26

                    

十月太阳历背后的智慧与当代难题的解答

刘明武

 

提要:以天文论人文,是中华先贤的基本思路。以太阳论天气,是中华先贤的基本方法。在这一思路与方法下,产生出了具有永恒意义的一系列成果,例如冬至、夏至,奇偶之数,音律之律。继承了先贤的思路与方法,可以解答当代西方文化解答不了的一系列难题。

关键词:思路  方法  当代难题

一、文化研究中值得深思的几个问题

1.研究中华文化,不应该仅仅盯住华夏一域,还应该放眼华夏周围的“四夷”,否则多民族文化的“一致性”或“相似性”的难题就难以解答。

2.研究中华文化,不应该仅仅盯住汉族传承的文化,还应该关注少数民族传承的文化,否则“一种文化”解不开的难题就永远难以解答。

3.研究中华文化,不应该仅仅盯住儒家、道家,还应该关注儒道两家之前的文化,否则文化“如何起源”的难题就难以解答。

4. 研究中华文化,不应该仅仅盯住甲骨文文字还应该关注创造文字的思路与方法,否则文字“如何产生”的难题就难以解答。

5.研究中华文化,不应该仅仅盯住有字之经典,还应该关注无字书的天文,关注经典之外的茫茫宇宙与宇宙间的日月星辰,否则经典“如何产生”的难题就难以解答。

6. 研究中华文化,不应该仅仅盯住祖先的“这个”与“那个”一系列实际成果,还应该关注伟大成果背后“为什么有”的思路与方法,否则只能永远颂扬祖先的贡献而不能自我产生新的贡献。

伟大而优秀的中华文化是多民族融合的产物。伟大而优秀的中华文化不是起源于文字,更不是起源于儒家、道家,而是起源于文字之前、远古时期的天文历法。天文历法决定着“何时下种”与“何时收获”、决定着“何时祭祀”与“何时过节”、决定着“如何生产”与“如何生活”……笔者试图从远古时期的天文历法入手,找出中华先贤创造中华文化、创造辉煌文明的思路与方法,从而解答历史遗留的一系列理论难题与当代西方文化不能解答的一系列实际难题。错误与谬误之处,敬请方家批评。

二、彝族十月太阳历简介

彝族文化保留了一种十月太阳历,这种历的基本结构与年、月、日的划分如下:

1. 由年、季、月、旬、日与年节六大元素所组成。

2.一年分五季,五季称五行。一行72天,五行五季360天。五行用木、火、土、金、水五行来表达。

3.一年分10个月,一个月36天,10个月360天。月序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依次用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来表达。

4.一个月36天分三旬,每旬12天,12天依次用十二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来表达。

5.年分平年与闰年。平年365天,闰年366天。四年一闰,四年之中三年为平年,一年为闰年。四年的时间总长度为1461天,年的平均时间长度为365.25天。

6.以冬至、夏至为大小两个年节。平年年节5天,大年3日,小年2日。闰年年节6天,大、小年均3日。过年日不计算在月内,单独计算为阴阳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交替日。

7.年论阴阳,月论阴阳。十月太阳历一年分两截,两截分阴阳,前一截为阳,后一截为阴。两截之分,实际上吻合于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的一来一往。前一截,太阳由南而北;后一截,太阳由北而南。五行每一行分两个月,两个月分雌分雄:偶数月为雌,奇数月为雄。以阴阳论之,则是奇数月为阳,偶数月为阴。

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像一条完美的项链一样出现在十月太阳历中。能用天文历法完整完美地解释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在今天的民族大家庭中,唯有彝族文化。

天文历法是一个严密的数理体系,阴阳五行、天干地支是一套完美的哲学体系。形而上哲学体系,恰恰源于严密的数理体系。数理体系、哲学体系的第一落脚点就是时间与空间。这里就是阴阳五行在源头文化与先秦诸子中无处不在的奥秘。

太阳历,在中原已经失传。但在《黄帝内经》、《管子》、《鶡冠子》、《淮南子》里还可以看到五行历(一行72天)的影子。

三、形成十月太阳历的思路与方法

以天文论人文,以太阳论天气,这是十月太阳历的基本思路。将太阳视运动严格定量,这是十月太阳历的基本方法。

将太阳视运动在数字中量化,形成数字化的历,(分出阳年阴年,分出金、木、水、火、土五行,分出月、旬),这是十月太阳历的具体方法。

这种思路与方法所产生的成果,一符合自然规律,二具有永恒性与常青性。下面以冬至、夏至两个年节来说明问题。异常简单的两个节令,实际上有着异常丰富、异常重要的含义:

1.天文意义。冬至、夏至,是太阳与地球的两个对应点。冬至、夏至,是太阳视运动的两个“至于”点。至者,止也,到此为止也。冬至,日影最长点,太阳至于南回归线;夏至,日影最短点,太阳至于北回归线。冬至、夏至,实际上太阳与地球的对应关系中一南一北的两个端点。

2.时间意义。从冬至到夏至,从夏至到冬至,这是一个完整的太阳回归年。太阳回归年,时间上有着严格的规定性,当时确定的365.25天。元朝郭守敬精确为365.2425天,今天的数据是365.2522天。上下几千年,太阳历的时间长度数据的进步仅仅体现在小数点第二位之后。

3.时空意义。冬至,太阳至于南;夏至,太阳至于北。冬至、夏至,实际上是太阳视运动空间中的南北两极。一个太阳回归年,太阳视运动的空间轨迹是一个椭圆。太阳运行一度,历中记载一天。椭圆365-366度,历中365-366天。椭圆表空间,历表时间。时间与空间,在太阳历中形成了一体关系。

4.气候意义。冬至,论寒暑之寒;夏至,论寒暑之暑。冬至、夏至,实际上是气候变化的寒暑两极。两极的变化是:寒往暑来,暑往寒来。

5.运动意义。冬至、夏至,界定出了一个无限循环的运动。站在地球上看太阳,太阳是动态的。太阳之动,是南北两极的无限循环运动。太阳在两个极点之间循环一次,即一个太阳回归年。动,是绝对的。牛顿力学中的“静止状态”,在无限循环的运动中根本不存在。

6.人文意义。中华先贤在太阳回归年的寒暑两截中抽象出了阴阳观念。寒阴暑阳,冬至、夏至实际上是阴阳两极。阴阳两极,可以合理地解释“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物极必反”、“原始反终”、“终者有始”等一系列具有常青意义的人文哲理。

7.升降意义。阳升阴降,冬至是阳气上升点,夏至是阴气下降点。苹果落地,牛顿从中发现了万有引力。万有引力,解答是有形之物的下降。但是,无法解释无形之气、有形之火苗的上升。阳升阴降,能够合理地解答升降问题。

8.生命意义。冬至,是万物的萌芽点;夏至,是万物的成熟(枯黄)点。现代物理学只能解释物质的成分与结构,却不能解释物质与生命的关系。冬至、夏至,可以轻松地解释万物“一岁一枯荣”。生命与太阳之间的定量关系,得到了令人信服的解答。

9.数理意义。十月太阳历远远早于文字。文字之前的十月太阳历是奇偶之数表达的:上九下一,左三右七,四二为肩,八六为足。表达十月太阳历的图形,彝族名称为“鲁素”。鲁素,音近洛书,汉语意思为“龙书”。彝族称龙书,汉族称洛书,两个民族都有奇偶之数组成的书。史前的文化在当代还有没有意义?美国发射寻找外星人的太空探测器上,刻有可以代表地球人智慧的几个标志,其中有四阶幻方图与直角三角形。洛书为三阶幻方,是幻方之鼻祖。由此可见龙书(洛书)的永恒意义。直角三角形与四阶幻方,在西方是两回事,在东方的洛书中却是一回事——三阶幻方中包含有直角三角形。

冬至、夏至,一年一循环,千年不变,万能不变,这是规律而永恒的成果。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十月太阳历的思路与方法是正确的。

规律而永恒的成果背后,必然有规律而永恒的思路与方法。这说明太阳历的思路与方法是常青而永恒的。

四、十月太阳历背后的智慧与当代难题的解答

天文历法是一个严密的数理体系,阴阳五行、天干地支是一套完美的哲学体系。形而上哲学体系,恰恰源于严密的数理体系。数理体系、哲学体系的第一落脚点就是时间与空间。一切从时空中来,所以时空可以论一切。十月太阳历的智慧可以解答历史与现实中三方面的重大难题。

(一)可以解答文化领域内的难题

1.可以解答文化的起源问题。中华文化的源头起于何处?群经以《周易》为首,《周易》以六十四卦为首,六十四卦源于八卦,八卦之前还有图、还有书——河图洛书;如此顺序揭示这样一个事实:中华文化源头在图书。还有一个重要事实是:在《周易》之中,卦是圣人的作品,而图、书则是圣人“则之”(效法)的圣物。如此事实告诉后人,图、书比卦更具有根本性。

今天之世界,对文化起源有一个共识:天文学是人类第一学。天文学的第一落脚点在历法。所以,彝族文化用天文历法解释图、解释书,与世界共识是一致的。

用玄虚的故事解释图、解释书,与崇尚自然的文化精神不符。如此解释,不能令人信服。

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华文化不是起源于文字,更不是起源于儒家、道家,而是起源于无字书表达的天文历法,具体的源头在十月太阳历。之所以敢于下出如此结论,因为十月太阳历能够完美地、合理地、连贯地解释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出处。

2.可以摘掉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头上的“玄学”帽子。阴阳是《周易》的基础,阴阳五行是《黄帝内经》的基础,《周易》是中华文化的基础性经典,《黄帝内经》是中医文化的基础性经典,这证明阴阳五行是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的共同根基。阴阳五行从何而来,本源在何处?《周易》与《黄帝内经》均没有给予清晰而合理的解答。正因为找不出本源,从“科玄之争”开始至今,百年来的文化批判运动,一直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为虚无缥缈的、不可实证的“玄学”。十月太阳历中的阴阳五行,均具有严格的规定性,均具有“可以重复、可以实证、可以测量、可以定量”的四大特征。

天干地支,与阴阳五行一样,是文化中的根本问题。地图上的子午线,表达的是空间。《辞海》、《辞典》干支纪年表,表达的是时间。今天的航空、航海,均无法离开子午线。《周易》与《黄帝内经》均运用干支,但两部经典均没有解释干支的来源。原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先生曾追溯过干支问题,但没有追溯出本源。彝族文化用干支解释天文历法中的月序与日序,这是令人信服的。与阴阳五行一样,天干地支唯中华民族所独有。异常简单的干支,包含的是自然法则与自然规律。以子、午两支为例,这两支可以表达空间中的南北,可以表达时令中冬至、夏至,可以表达一天之中的中午、子夜,可以表达一天之内的阴阳转换,可以表达一年之内的阴阳转换,可以表达音律中的黄钟大吕之声;干支纪年,可以千万年次序不乱。

用天文历法合理地解释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来源,是彝族文化对中华文化的一大重要贡献。历史将会证明这一贡献的伟大意义。

十月太阳历中的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与玄学毫无关系。玄学的帽子,可以摘掉了。

3.可以解释中华文化常青性的奥秘。天文历法,有着严格、严密的规定性。严格、严密的规定性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体现在时间上;二体现在数字上;三体现在无限循环的重复实证上。阴阳五行,属于形而上的哲学体系。这个形而上的哲学体系,恰恰源于一个严格、严密的数理体系。以数理体系为基础,这里可以解释中华文化永远常青的奥秘。太阳万古长青,太阳法则万古长青,太阳历万古长青,太阳历中的数据万古长青,以此为基础的中华文化永远会保持青春。

(二)可以解答自然科学领域内的难题

1.可以解答厄尔尼诺现象的奥秘。厄尔尼诺现象,汉语译为“圣婴”。这是一种海洋异常现象,发生地点在沿赤道一带的太平洋上,异常现象是洋面水温比平常增高20C左右,发生时间总是在圣诞节前后,所以命名为“圣婴”。西方现代科学无法认识这一奇特的大洋现象,所以在西方称为“谜”。

有其果必有其因。割裂了天文与天气的必然联系,无法认识这一奇特现象及所有奇特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用卫星认识天气,不可能解开厄尔尼诺现象之谜。放在十月太阳历“以天文论天气”、“以太阳论天气”的思路与方法之下,谜底即刻可以得到清晰地解答。“圣婴”之圣,与圣诞节这一时间段相关。圣诞节12月25号,节前的两三天恰恰是十月太阳历中的冬至。奇异的现象次次都发生在冬至前后。由此可以断定,冬至前后的异常现象与与太阳相交于南回归线相关。南回归线属于空间线,冬至属于时令点,用这一空间线与这一时令点,可以解开厄尔尼诺现象之谜:形成厄尔尼诺现象的空间原因是太阳相交于南回归线,形成厄尔尼诺现象的时间原因是十月太阳历界定出的冬至点。太阳,是形成厄尔尼诺现象的基础性因素。年年有冬至,但并非年年有“圣婴”,这说明在太阳与地球之间还有第二因素决定着“圣婴”的发生。第二因素可能是金、木、水、火、土五星中的一员或两员。

2.可以解答暴雨、台风的奥秘。从太阳与地球的对应关系入手,可以清楚地认识北半球暴雨与台风的规律性。赤道—北回归线—赤道,这两条天文线界定出的空间,是暴雨与台风发生的空间段;春分—夏至—秋分,这三个时令点界定出的时间段,是暴雨与台风发生的时间段。就我国而言,夏至点是暴雨、台风的来临点,秋分点是暴雨、台风的密集点。以两线(赤道与北回归线)三点(春分、夏至与秋分)为框架,从太阳与地球的对应关系入手,可以清楚地认识暴雨、台风的起始点与结束点。

3.可以解答龙卷风的奥秘。龙卷风多发生在美国。龙卷风在美国,也称之为谜。放在太阳背景下来看,龙卷风是有规律性可循的。清明节前后,是龙卷风的发生点。此时的太阳,位于赤道与北回归线之间。

4.“三线四点”可以揭示各种天灾的基本规律。三线,是南回归线、北回归线加赤道线。四点,是太阳相交于三线的形成的四个时令点——冬至、夏至,春分、秋分。

天文三线、时令四点,揭示了春夏秋冬的变化规律,揭示了风霜雨雪的变化规律。

以天文论人文,这是先贤的思路。以太阳论天气,这是先贤的方法。沿着先贤的思路与方法再前进一步,就可以认识各种天灾的规律性。

太阳相交于南回归线,冬至。冬至点,是暴雪、严寒来临点,是厄尔尼诺现象来临点。

太阳相交于北回归线,夏至。夏至点,在中国是台风、暴雨来临点。

太阳南来相交于赤道,春分。春分点,是天气晴朗点,是天气回暖点。

太阳北往相交于赤道,秋分。秋分点,是台风、暴雨的密集点,也是西伯利亚冷空气的南下点。

太阳是决定天气的基础因素。月亮、金、木、水、火、土五星,是决定天气的重要因素。

太阳与地球之间,永远是两点一线的对应关系,这是永恒不变的。但两者之间的对应点却是时时刻刻都在变。变,是循环之变。太阳与地球对应关系的循环之变,决定了春夏秋冬的循环,决定了风霜雨雪的规律。

正常的变化,有正常的天气。异常的变化,有异常的天气。正常是天气,异常是天灾。异常,实际上也是有规律的异常。异常,就是太阳与地球之间出现了第二、第三者。月亮,每月与太阳、地球构成两次三点一线的关系。每一次月圆之时,正是三点一线之时。此时,正是大潮潮涨之时。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会与太阳与地球构成三点一线或四点一线关系,应该是形成天灾之时。

钱塘江大潮发生在地球上,但钱塘江大潮发生的原因在月亮。大潮的发生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就是在太阳、地球、月亮构成三点一线关系时。

地球是太阳系中的一个成员,地球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与太阳有着根本性的联系,例如小草的发芽,小花的开花,小鱼、小虾的繁殖等,地震、海啸如此天大的灾难难道与太阳没有联系吗?以地球与太阳的对应关系为基本思路,以太阳为根本(第一)因素,以月亮、五大行星为辅助因素,可以求证各种天灾在时间与空间的规律性。

天灾有必然性!有必然的天灾而不能做出必然的预报,这是思路与方法上出了问题。恢复“以太阳论之”的思路与方法取代“以卫星论之”,将卫星等现代化仪器作为辅助性手段,一定可以像确定冬至、夏至那样,找出天灾在时间空间中的规律性。

离开了天文因素,离开了“以太阳论之”的论证方式,仅仅局限于“以卫星论之”,根本无法认识天灾在时间、空间中的规律性。

5.可以为现代物理学提供理论基础。始于西方的现代化,其基础是现代物理学。现代物理学始于牛顿力学,牛顿力学的基础是天文学。(开普勒行星运动三定律是:第一,行星轨道是一个椭圆,太阳在这个椭圆的一个焦点上。第二,行星与太阳的连线在相等的时间内扫过相等的面积。第三,所有行星的椭圆轨道的长半轴的3次方与公转周期的平方的比值都相等。)有了开普勒行星运动三定律这一基础,才产生牛顿万有引力定律。但是,开普勒三定律所认识的只是局部事实,这里没有系统性,没有全局性,没有规律与永恒。十月太阳历认识的是规律与永恒。第一,太阳视运动的轨迹是一个椭圆,这个椭圆度数在365-3660之间。第二,椭圆中间有阴阳两个焦点。第三,太阳视运动一周天,历中365.25天,万物生长收藏一个过程,时空物密不可分,在此形成了时空物三位一体的时空观。十月太阳历解答的是太阳与时间、太阳与与空间、太阳与气候、太阳与生命、太阳与圆周循环,总之,“以太阳论之”的智慧远远高于开普勒“以人论之”的智慧。正是因为没有稳固而雄厚的基础,所以牛顿力学至于爱因斯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仍然没有解答终极问题,所以又有了量子力学,又有了同样是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玻尔与爱因斯坦的长时间争论。1981年,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物理学学会主席、美国哲学学会副主席惠勒教授到中国访问,演讲时下出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物理学的基础结构注定要坍塌并将重建在一个新的基础之上。”物理学重建的基础何在?换言之,什么才是物理学重建的基础?这个问题,惠勒教授没有直接回答,但是阴阳太极图赫然出现在了惠勒演讲集《物理学和质朴性》的第1页上。阴阳,只有用天文历法解释,才能解释出浑厚而清晰的含义。天文历法中的阴阳,与太阳相关的阴阳,与日月相关的阴阳,这是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的基础,这是诸子百家的基础,只有从这里出发,才能演化出新的物理学。

(三)可以解答医学领域内的难题

1.可以解答“春夏养阳,秋冬养阴”养生的合理性。《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出现了“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论断:“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沉浮于长之门。”以四时论万物之根本,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万物生长收藏的规律是由四时决定的。但圣人为何要遵循“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次序,《黄帝内经》中没有作出清晰解释。中医之玄,这是一例。十月太阳历中的一年两截的阴阳之分,合理地解答了这一难题。养生之序,首先要合于太阳之序。太阳由南回归线到北回归线,这半年天气越来越暖,万物由萌芽到茂盛,人体随太阳而变,随万物而变,所以要养阳养生发之气。太阳由北回归线到南回归线,这半年天气由热而凉、由凉而寒,万物由茂盛到成熟再到枯黄,人体随太阳而变,随万物而变,所以要养阴养血养五脏。“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奥秘,就在于养生之序首先要合于太阳之序。

2.可以解答针经纲纪“一与九”的合理性。针经有纲有纪,针经之纲纪为何?《黄帝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篇指出,针经之纲纪在于“一与九”两个奇数——“始于一,终于九焉”。“一与九”这两个奇数为何可以成为针经之纲纪,这是一道历史大难题,至今也没有答案。彝族龙书(洛书)中的“一与九”,十月太阳历中的冬至与夏至。“一与九”表达的是寒暑两极,表达的是阴阳两极、南北子午两极、动态的升降两极。“一与九”实际上是太阳历的代名词,针经实际上是以太阳历为纲纪的。太阳法则、月亮法则、北斗法则,这三大法则构成了《黄帝内经》的理论基础,而太阳法则为《黄帝内经》的第一基础。

3.可以解答《黄帝内经》中的一系列基础性难题。“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也。”这一论断,在《黄帝内经·素问》中出现了一次,在《黄帝内经·灵枢》中又出现了一次。年,是天文历法中的概念。“年之所加”,指的是天文历法的推演。《黄帝内经》中的“天地之正纪”, 《黄帝内经》中的针经之纲纪,《黄帝内经》中的四时、五行、六气、八风、九宫、五音六律,只能也只有放在天文历法中才能得到清晰明白而正确的解答。天文历法有太阳历、太阴历、北斗历,有三历合一的阴阳合历。认识了这四种历,首先是太阳历,才能真正认识《黄帝内经》,才能真正认识中医文化。

五、重新认识以“太阳为根本”的中华文化

以十月太阳历为基础,抽象出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以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为基础,演化出了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阴阳五行之理,是太阳之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之数,是太阳之数。历法改革,阴阳合历取代了太阳历,春夏秋冬四时取代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但五行的架构仍然得到了保留。五行与四时,既是天文历法中的常识,又是中华先贤论证问题的依据,而且是论证一切问题的依据。中华先贤论证问题的依据,这种论证方式,就是“以太阳论之”。《管子·枢言》:“道之在天,日也。”《管子》指出,太阳可以论道。“以太阳论之”的论证方式,实际上就是“以道论之”。道,在太阳中、在日月中。以“以道论之”的文化,优于“以神论之”的西方文化。所以然者何?神永远无法认识,而道(太阳月亮)却是时时刻刻都在人们身边。太阳的常青性决定了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的常青性。

六、重新评价彝族文化对中华文化的贡献

源头的中华文化,应该是多民族融合的产物。彝族,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所以,研究源头的中华文化,无论如何不能忽略彝族文化。

阴阳五行,在先秦文献中可以说是无处不在。运用阴阳五行,是先秦华夏文化的基本特征。但是,部部经典没有一部解释阴阳五行的来源,诸子百家没有一子、一家解释阴阳五行的来源。在中华大地上的民族大家庭,能够完整、完美、一气呵成解释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唯有彝族文化。如果没有彝族文化,阴阳五行这个千古文化之谜,永远没有谜底。重新评价彝族文化对中华文化的贡献,这是理由之一。

秦始皇焚书,没有焚掉彝族同胞的书;汉武帝独尊儒术,没有影响彝族文化的全面传承。彝族文化有根有源,没有发生源流的变质。重新评价彝族文化对中华文化的贡献,这是理由之二。

彝族文化有独立的文字、有独立的语言、有独立的思维方式。“三独立”为特征的彝族文化,保留了与中原华夏一模一样的书(彝族称“鲁素”,音近洛书,汉语意思为“龙书”),一模一样的图(彝族称“付托”,音近河图,汉语意思为“阴阳联姻”)。重新评价彝族文化对中华文化的贡献,这是理由之三。

夜郎自大不好,汉族自大也不好。过去有句话,说是“帮助少数民族进行文化建设”,现在我的认识是:应该借助少数民族的文化,进行中华文化的正本清源。

我提出三个建议,与彝族同胞、与广大文化研究者共勉:

第一,研究祖先,不能仅仅停止在“祖先有这样、祖先有那样”的具体成果上,还应该继续追问“祖先为什么有”的思维方式上。

第二,研究“祖先有”的时候,还应该追问一下“我有没有”,即祖先创造出了伟大,我创造出了什么。

第三,先贤创造出了领先于世界的中华文明,运用先贤的思路与方法,今天的我们能否再次创造出新的领先于世界的文明?!

 

参考文献:

[1]王子国翻译,《土鲁窦吉》,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 1998年

[2]罗国义、陈英翻译,《宇宙人文论》,北京:民族出版社 1982年

[3]王正坤编著,《彝医揽要》,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 2004年

[4]李维宝等著,《云南少数民族历法研究》,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1999年

[5]张善文等译注,《十三经》,广州:广东、广西、陕西教育出版社 1995年

[6]彭文辑,《百子全书》, 湖南:岳麓书社1993年

[7]西汉张苍邓编撰,《九章算术》《周髀算经》,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06年

[8]西汉司马迁撰,《史记》,北京:台海出版社1997年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