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丰富多彩的巴拉河地名文化  

2017-01-21 11:44:58|  分类: 苗族村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丰富多彩的巴拉河地名文化

 

熊贵伦

 

巴拉河是省级风景名胜区雷山风景名胜区组成部分之一,其风光秀丽,苗族风情浓郁,是世界公认的民族历史文化保护较好的18个地区之一,是“返璞归真”、“回归自然”、人与自然交融与和谐发展的典范,是供给人们游赏观光、休闲度假、探险猎奇和科学考察的全方位、多层次的风景名胜区。本文仅从地名的角度,对其历史文化卞己述,以供广大读者共享,如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那是最大的希望。

 

巴拉河  清代称九股河

 

    巴拉河发源于雷公山高岩、交腊、大塘,由雷山县自南向北流入凯里市,之后折东进入台江县,过凯里市境24公里,多年平均流量4.26立方米/秒,天然落差121米,属中等河流,是凯里市的第三大河。

巴拉河流域自古以来即为苗族聚居区域。这里的苗族,明、清时期称九股苗,是九支苗族居住的河流。因此,官方按其居住的民族情况,将巴拉河称为九股河。苗语称欧( Ee Bal Lal,欧(Eb)即河(水),巴拉(Bal Lal)苗岭主峰雷公山(黄阳山)。

关于九股苗的称呼,由于不夠准确,有争议,也不被苗族内部普遍接受。为了协调民族关系,增进民族之间的和谐,九股河便随之更名。根据苗语称谓,汉语改称巴拉河,“巴拉”即苗语“八(Bal Lal)的音译。

 

高坡  多乌稍蛇

 

    高坡,原住离现址500余米处的高坡半腰上,海拔达1178米,因此得名。

    苗语称养囔信(Vangx Nangb Hxend),养(Vangx)即岭,囔(Nangb)即蛇,信( Hxend)即乌稍蛇。养囔信,其意即为乌稍蛇岭。因昔日多乌稍蛇得名。乌稍蛇有黑白两种,这里多为白乌稍蛇,因此,根据苗语称谓的含义,高坡又有白蛇的汉语地名。民国21年(1932年),炉山县(今凯里市)的行政区划为6区16镇52乡,这里就是其中之一乡的驻地,称炉山县第四区白蛇乡。民国25年(1936年),行政区划变更,白蛇乡至此消失,白蛇之地名从此就不再使用。

    时过境迁,知道白蛇这个地名的名称、来历及含义的己很少了。苗语至今仍称养囔信,但其读音已有很大变化,因此,也很少有人知道其真正的含义。

    凯里地区的芦笙主要有两种,一种叫小芦笙,苗语称给角(Gix Jof),一种叫大芦笙,又称高排芦笙,苗语叫给兄(Gix Hxongb)。给兄由最长四五米最短一两米的七八支甚至十余芦笙和两三支大芒筒 (共鸣筒)组成一套,苗语疑兄( Eib Hxongb),其声音洪亮,气势磅礴,响彻方圆数量,是苗族芦笙中最大最气派的一种。解放前,高排  芦笙(给兄)十分盛行,仅在巴拉河流域就有二三十拨(套),几乎较大的村寨都有。

    给兄的制作,在凯里周围仅有两三处,其中最出名的是黄平谷陇的别报(Bil Bed)和凯里三棵树的季刀。

    季刀(刷Dob)系苗语音译名,季(刷)即潭,刀(Dob)即深,季刀,其意即为深潭,因寨脚巴拉河中有深潭得名。该潭长约500米,昔日有渡口,村民生产、生活,均靠船渡方到对岸。该深潭存在至上世纪50年代。

    深潭岸边有栋8间长的木质吊脚楼房,这就是高排严笙帅傅的住房(作坊)。季刀何时开始制作芦笙无据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已有两代人,民国初年至20世纪30年代为第一代,师傅叫(潘)言耶(Vil Vib),言(ViI)为本名,耶(Vib)为父名,言耶系子父连名(下同),第二代为30年代至50年代末,师傅有(潘)厅力( HlinbLil),(潘)冒兄(Mos Xongd)和(潘)里言(Lix Vil)

季刀在制作高排芦笙的同时,也大量制作小芦笙,他们制作的芦笙,声音洪亮、清脆,且耐吹,深受人们喜爱。在巴拉流域的报德、西江、开怀、挂丁以及台江等地的苗族村寨,所吹的高排芦笙和小芦笙,大部分都是季刀所制作,因此,季刀的寨名知名度极高,“相厅”\(厅力师傅)、“相冒”(冒兄师傅)、“相里”(里言师傅)也远近闻名。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生产关系的变革,芦笙(特别是高排芦笙)逐渐失去了它存在的土壤和气候,加之芦笙制作后继无人,季刀芦笙便逐渐为人们所淡忘。但对老一辈人,一说起季刀的芦笙,和芦笙师傅相厅、相冒、相里,那是有口皆碑。

 

小平乐河口  兄弟俩双双跳河自尽

 

    小平乐,座落于平乐下面的乌烧河河口(乌烧河于此汇入巴拉河),巴拉河岸边,是个有400余人的苗族村寨。

    苗语称戛洛欧敌(GHab Lod Eb Dif)。戛(GHab)系“这”、“那”指示代词,( Lod)即口,如水口、河口、口袋口,欧(Eb)即水、河,敌( Dif)即跳。戛洛欧敌,其意即为跳河(自尽)的河口。

    为何得这含义如此悲惨的寨名?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南花寨附近有个苗族姑娘叫欧保东(Eb Bod Dongb),欧(Eb)系本名,保(Bod)系父名,东(Dongb)系祖父名,欧保东系子父连名。其下有两弟弟,二弟叫金(Jenb)保东,三弟叫相( Xangb)保东。欧保东由于小时脸被烧伤,疤痕影响了容貌,无人提亲,嫁不出去,父母划给12挑田作嫁资也无济于事。

    按照先大后小成亲的习俗,姐姐嫁不出去,弟弟就不能结婚,金保东、相保东很伤脑筋。有一年,巴拉河涨水特别大,两兄弟于是哄欧保东去捞鱼,把她推下河。但欧保东没有死,她被河水冲去几十里远,被放木排的青年救起,后来他们还结成了夫妻,并发了家。金保东、相保东虽己结了婚,成了家,但却由富变穷,到处做帮工,以养家糊口。

后来,兄弟两顺巴拉而下找活做,当到一大户人家时,发现其主妇就是姐姐。欧保东不但不责备金保东和相保东,还杀鸡宰鸭招待,并送银两,教他们回去要好好过日子。金保东、相保东羞悔交加,回到今小平乐寨脚乌烧河河口岩头上,双双跳河自尽。该地自此便得名戛洛欧敌(跳河自尽的河口)。此地原为荒野,后来人们陆续迁移到这里,才形成了寨子,戛洛欧敌也成了该寨的寨名。该寨名知名度极高,在巴拉河流域,从古到今,无人不知。

 

南花苗寨  其先民原来不是苗族

 

    南花(Nangl HFab)系苗语音译名,南(Nangl)即下游、下方,花(HFab)系欧花河的简称。欧花河即乌烧河,昔日,乌烧河又称欧花河。南花,其意即欧花河下游(方),因处欧花河汇入巴拉河河口下游约1公里处得名。

    改革开放后,鲜为人知的南花苗寨一下出了名,其古朴、浓郁的苗族风情为世人所折服,但其主体村民原来却不是苗族而是汉族。

    南花的主体村民姓潘,先祖是汉族,系江西省南昌县人士,于明洪武年间(1368-1398年)随军入黔,落脚今洗马河街道翁琴,定居为民,融合于苗族。潘氏人丁兴旺,今旁海镇翁项地区的旧寨、平寨、芦笙堂,龙场镇虎庄地区的瓦窑、柿花树,鸭塘街道的牛角坡,炉山镇五里桥地区的水沟、上堡、下堡、响水岩、后山、甘坝,以及凯里城区的老街、兴家坡等地的潘氏家族,都是其后裔。南花的潘氏是其中的一支,他们何时分迁至南花,从其古朴的苗族生活习俗看,

历史已相当悠久。

 

寨瓦  因排队传瓦至凯里而得名

 

    寨瓦,原名叫方俄(Fangb Vos),系苗语音译。方(Fangb)即地方(寨子),俄(Vol)系人名,即俄衣。方俄,其意即为俄衣(公)的寨子。

    俄衣系何人?明成化年间,郎衣(Langx Vib)、俄衣(Vos Vib)兄弟从剑河对西( Deix Hxeib)到巴拉河流域一带寻找新的生活,郎衣住沙嘴(今沙嘴的张氏,均系其后裔),俄衣住寨瓦(今寨瓦的张氏,都是其后代)。俄系本名,衣系父名,俄衣系子父连名(苗族的人名都是子父连名)。因此地最先入住的是俄衣,因此得名方俄,意为俄公的寨子。

    100余年后的明万历年间,杨应思袭凯里安抚司安抚使。时,恰逢潘州宣尉使杨应龙想当西南王,做“半壁天子”,正起兵反叛。与此同时,杨应思听阴阳先生说,其父安埋在大友庄(今州医院后面),“日看千人拱手,夜观万盏明灯”,风水很好,子孙必有大福。杨应思认为,杨应龙当西南王,他当凯里王,做小半壁天子小皇帝时机己到。他听说京都叫京州,皇帝坐在紫微宫,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宫殿盖黄瓦,有大雄石狮。于是他将凯里改称小京州,将土司署搬进

万寿宫,并修建新宫殿,凿石狮奠基。为烧出黄瓦盖宫殿,他选20里外的巴拉河边黄泥地烧瓦。为显示威风,扩大其影响,派1万5干余民夫,从瓦窑排队至凯里的建筑工地传瓦。此事引起了轰动,寨(站)瓦因此得名。

寨瓦一出名,苗语“方俄”便逐渐被淡忘。现在寨瓦的苗语称谓叫“炸瓦”(Zad Wax),实际是汉语“寨瓦”的音译。除老年人外,当代的年轻人己很少有人知道“方俄”了。

 

斩杀清将官  新建谷银寨

 

    清同治年间,以张秀眉为首的苗族农民起义失败后,清军将官马某(时称马大人)带领小股清军到挂丁一带清乡,被养蒿人士潘某杀死于今惠泽堡附近。马大人被杀,震惊了清庭,清军进一步加强了对养蒿等苗族村寨的围剿,凡被怀疑的都被抓,被抓男女老少无数。为避诛连,全为潘姓的养蒿人改姓许,己分迁外地的养蒿人,有的也改了姓,其中迁台石的改姓张,迁炉山响水响的改姓龙。

    是谁杀死马大人?(潘)报亮( Bod Langs),养蒿人士。报(Bod)系本名,亮( Langs)系父名,报亮系子父连名。报亮身材魁梧,面宽耳大,武艺高强,是苗族义军的一名干将。苗族农民起义失败,首领张秀眉、杨大六等被解往长沙杀害,报亮则潜匿于养蒿家中。杀死马大人后,报亮躲藏于养蒿背后坡山中,与清军周旋。清军抓不到凶手不罢休,为此,不少苗民被抓、被杀,报亮的妻子也被抓到凯里,杀害于牛场坝。后来报亮听说很远的方西(即榕江)有个恶霸,其身

材和长相很像自己,于是单枪匹马潜入方西,斩了此人,割下其头颅托人报告清庭。经清官鉴定,确认潘报亮己死无疑,此事方了结。

    时局稳定后,报亮又重新娶妻,选今三棵树建寨,寨名苗语叫谷银(Guf Yenf),意为丝栗树上方,因寨脚有丝栗树得名。汉语叫三棵树,因寨脚有三棵古树得名。报亮仍保留潘姓,今三棵树(谷银)的潘氏家族均系其后裔,人口已发展到300余人。

报亮有铠甲一件,重70斤,头盔一顶,重7斤,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50年代初,才由族人潘正武、潘士芬、潘士林交给炉山(凯里)县人民政府。

 

寨名  从剑河带来

 

    苗族是个长时间、远距离迁涉的民族,巴拉河流域的苗族,则多为明初后从剑河一带迁入的。明前,此地还是块很少有人类活动的处女地,因此都没有地名,人们到这里以后才产生地名。有的以居住的地理位置取名,有的以居住的自然环境取名,有的以居住的民族或人物取名,有的以发生的历史事件取名,有的是从迁出地带入的地名,格细、长青、挂丁对门寨、养蒿的苗语地名就是从迁出地带入的地名。

    格细,苗语称戛晒(GHax HSaid),系明嘉靖年间先迁祖杨氏从剑河戛晒(巫兄)带入,今戛晒(格细)的杨氏家族,均为其后裔。后又分多支陆续从戛晒迁出,今戛晒附近的平寨(苗语称掌衣,Zangx Vib)、上新寨(苗语称别秀,Bil HXied)的杨氏家族,均是其后裔,还有一支迁乌利(Eb Lid),虽是其后代,但己改姓王。

    长青,苗语称翁扰(Eb Liongx),系明成化年间先迁祖李氏从剑河翁扰带入,今上长青、下长青的李氏家族,均为其后裔。

    挂丁对门寨,苗语称南良(Nangl Langs),系明成化年间先迁祖李氏从剑河南良带入,今挂丁对门寨(南良)、挂丁背后寨(苗语称养机,Vangx lib)、南秀(Nangl HXongd)的李氏家族,均系其后裔。

养蒿,养蒿(Vangx Hob)系苗语音译,系明成化年间先迁祖潘氏从剑河养蒿带入。潘氏入住今养蒿后,又分多支陆续迁出,迁入地有舟溪坪寨、枫香、鸭塘冷水,以及丹寨南皋等,如今的养蒿潘氏家族(住养蒿的于清同治年间改姓许,其余基本沿用潘姓),已是凯里市…大家族之一,2014年4月7日,其后裔集中养蒿挂众亲,就有二三干人。

 

洞下 先民原来是侗族

 

    洞下是个有1000多人的苗族聚居村落。“洞下”系何意?最近  才有人对这一地名的含义进行解析。洞下( Dongs Had)系苗语音译, 洞( Dongs)即侗家(族),苗族对侗族本称“勾”(Ged),由于受汉  文化的影响,也有称侗的,“下”(Had)即客(人)。洞下,其意即为  侗家客,是苗族对侗家人的尊称。洞下人也承认,这一解释是正确的,因洞下人本来就是侗族。

    洞下人先祖原在天柱远口,是侗族。明永乐年间,其4兄弟分4支由远口往西迁徙,其中一人于迁徙途中病故,其余的3支,一支迁榕江,至今一直保留侗族成份,一支迁雷山望丰乌局,融合于苗族,使用汉姓吴,20世纪80年代更改民族成份,恢复为侗族,现有人口近干人。

    今洞下这一支的先祖,最初迁到剑河戛晒(巫兄),于明末迁到今挂丁朗利附近的干掌别勾,今有遗址。干掌别勾(Gab Zangx BiIed)系苗语,“干掌”即平坝,“别”即上方(坡),“勾”即侗家(族),苗族称侗族为“勾”,“干掌别勾”,其意即为平坝上面的侗家寨。不久,搬迁至今洞下,使用汉姓杨,并融合于苗族。

    洞下杨氏家族人工兴旺,后分多支迁旁海镇翁项地区的中甲、青桐林、金竹坳,以及万潮镇的马田、炉山镇的水沟、洗马河街道的卡勿等,其中住中甲的就有近千人,其寨名仍冠以侗族名,苗语称阳勾(Vangl Ged),其意即侗家(族)寨。中甲、卡勿等杨氏家族,至今仍有“吃勾粑”节的习俗,“吃勾粑”,苗语称能纠勾(Nen xjed Ged),其意即侗族粽粑节。

洞下杨氏侗族家族人才辈出,就读黄埔军校的就有两人,其中14期的有杨泽宗,18期的有杨子和。

 

五里安三屯工  十里安三堡

 

    两百多年来,“五里安三屯十里安三堡”一直在巴拉河流域一带流传,因为它是清朝统治阶级对巴拉河一带苗族人民进行镇压的真实写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人们对这一熟语记忆得特别深刻。

清雍正年间,湖广总督张广泗奉命征战苗疆,他以“集中兵力进攻‘生苗’,待剿灭‘生苗’后,再惩讨附和的‘熟苗”’的战略,于雍正七年(1729年)占领清平(今凯里市),十年(1732年)设凯里卫,驻绿营兵251名(汉族军队称绿营兵,满族子弟兵称八旗军),同时屯军900余户。乾隆初年,将屯军调整为十三堡,共屯军1306户,以防苗族人民再造反。由于巴拉河流域属雷(山)、台(江)、剑(河)、榕(江)化外生苗之地,是重点镇压区域,因此,十三堡中的六堡就设在巴拉河一带,其中乐土堡(后改称平乐堡)屯军80户,怀恩堡屯军70户,乐郊堡(后改称平寨堡)屯军94户,悦来堡屯军120户,惠泽堡屯军46户,济川堡(今挂丁)屯军60户,共屯军470户。不设屯堡的巴拉河下游,则以绿营兵驻守,大营、小营就是因此而得名。上述六堡,除济川堡外,其地名均沿用至今。咸丰六年(1856年),以张秀眉为首的苗族起义军攻占凯里,上述屯堡随之覆灭。苗族农民起义失败后,同治十一年(1872年)重设凯里卫,又重新屯兵,开怀街道黄土屯(龙井村)就是当时所设置,入驻军户为张、黄二氏,至今计有人口近200人。

入住屯堡的兵士均编入军籍,由当局直接分给土地,并发给建房费(白银3两)和耕牛农具种子费(白银5 两),没有妻室的给其安排婚配。兵士及家属称为军户。入住的军户,一般是七分屯种(为民),三分戍守(为兵),自给自足,以兵养兵。凡有屯兵的地方,均由守备或千总管理,专司屯种、训练事宜,实行严格的军事管理,如开怀街道黄土屯(龙井村),至今就还遗留有练兵场一个,面积约1000平方米。

    巴拉河安屯设堡,至今已有270多年的历史。上述屯堡的村民,不少就是当年军户的后裔。当初军户虽与苗族人民融阂极深,但由于斗争的复杂,生产,生活的需要,从清代起即逐步建立了友好关系,特别是解放后,实行民族平等政策,现己形成了”大家都是亲亲戚戚,谁也离不开谁“的局面。

 

(作者系凯里市开怀龙井人,原市志办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