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蝴蝶人黔东南苗族文化博客

多彩贵州省 美丽黔东南 苗文化中心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民族博物馆苗族文化雷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已出版《报德苗族》社区调查专著(合著第一作者)、《雷公山苗族传统文化》个人论文集、办《雷山县乡土教材》执行主编。现致力于苗族创世文化研究,著《中国古代苗族天文历法研究》100万字送贵州民族出版社,按合同于2014年12月出版。此外,还著有《西江千户苗寨农事历》、《中国苗族万年长历》、《苗族迁徙与稻作发明研究》、《苗族医药经典理论研究》等书稿,。.欢迎光临!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轰动1938年鼓藏节的花裙带  

2017-05-03 10:25:23|  分类: 苗族服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轰动1938年鼓藏节的花裙带

余未人

    在西江东引村的坡顶上,住着一位八十五岁的苗族老太太妮和她的儿孙,妮一生一世都没怎么用过自己的汉名龙秀吉,以致有的家人也记不清她的汉名了。直到2006年,我推荐她申报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的时候,才第一次用上了这个名字。老太太很虚弱了,坐着也在喘息,岁月的沧桑让她话语间很少露出笑容。可妮在年轻的时候却是远近有名的美人。天一傍黑,她家吊脚楼前后口哨声就像林子里的蝉鸣,那是后生们在约她游方。为此,爷爷曾经专门叮嘱妮要少出去,以免惹事。一般青年男女是在游方场上唱歌、说笑游方,而妮因为容貌出众,却只能囿于闺房里,隔着窗户和后生说话。容貌只是妮的外在,而她常年在姨

妈家帮忙做针线活而练就的一双巧手,才是她作为一名西江女子最出众的本领。

    那时候,她们几个姑娘上坡做活路,禾苗、小草、野花的自然色彩涌入一双双尚未涉世的眼睛,一切都是梦幻般的美丽。休息的时候大家躺在草地上,湛蓝晶莹的天空激发了姑娘们无穷的艺术想象。自己做的家织棉布都是沉沉的藏蓝色,要是有蓝天一样浅浅颜色的底布绣花,那就更美了……一个赶场天,西江场坝上出现了阴丹士林布,那不就是她们向往的蓝色吗?可要想买下这机器织造的

布,一般人家拿不出银子来。妮的家境富裕,又有母亲为“靠山”,终于如愿买回了阴丹士林布。她用阴丹士林布绣花、制作成的盛装,成为西江节日里独一的美丽,引来多少女人的羡慕。

    妮的母亲也是心灵手巧的女子,为了装扮自己的三个女儿酿、妮、欧,她常常指导银匠打出与众不同的银饰,还守着银匠加工。比如项圈不打从众的绞丝状,而改成錾花排圈,吊坠不打铃铛而改成小葫芦和各种动植物,衣襟上的银片打成别人所没有的“六雨钱”式样……妮的外婆对刺绣做工的要求特别细,要求妮完全遵从传统,把难绣的细部,比如肩膀上的绣花条,全都学会,一丝不苟。

    当年的西江与世隔绝,她们母女及众人几乎没有见过除自己本支系服装之外的苗族服饰。妮的舅舅回乡省亲时,从毕节买回了一条当地苗族的手工织花带送给外婆,酿、妮、欧三姊妹那一双双渴求美的眼睛,马上就把这织花带盯住了。

外婆用它做成了一条裙带。

    而酿、妮、欧三姊妹那时的创造力特别活跃,总想把最美的东西绣制到自己的盛装上。这时,她们终于找到了创新的机会,要把原先较为单调的、土织机织出的花裙带改为手工绣。酿、妮、欧三姐妹做了

  设计,由上学读书的欧绘制了纹样,而由绣花功夫最好的妮来制作,将原织带改为了三节组成、夹布壳绣花的、飘逸的二十五根裙带。这是一个别人从来没有想过、更没有做过的重大创新。在1938年西江的鼓藏节上,由身材、容貌出众的妮穿出来亮相。她一出门,就吸引了西江十八寨前来过节的女人们艳羡的目光。消息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轰动了西江。人们争相来看这条与众不同的绣花裙带,这是妮漫漫人生中最灿烂的时刻。接着,本寨和外寨同支系的苗族女子都来学样,绣花裙带就…下子传开了。到20世纪50年代,又有人将三节改为五

节,并包含了一个“梅花”,使之起舞时更加飘逸。这种花裙带,近几十年来已经成为西江一带苗族服饰的标志。通过电视的传播,又为全国观众所熟悉了。历史常常就是由一连串的偶然碰撞而成。现在,三姐妹已是耄耋老人。妮和她的姐妹们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当年曾经对苗族服饰的演进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妮做了几年的“专职”刺绣,她在年轻的时候就绣制了三十多件盛装。

    然而,妮的命运多舛。土改时,她被划为地主成分,但因后夫是贫农,境况稍稍好一点。她的地主成分和连续两位丈夫的早逝让她历尽人间苦难。“困难时期”她和西江的许多苗人一样食不果腹差点饿死,何以再做刺绣!所以刺绣在她的人生中,形成了长长的空白。

    土改时“姊妹团”出于怜悯,在被没收的财产中,给她留下了一件绣暗蓝色花的盛装。老人说,“姊妹团”给我留了这件惟一的老衣裳,没留裙子。妮当年拿着它,十分满足,内心里虔诚地感恩戴德。那是她自己保留的当年绣品的惟一见证——是数纱绣的针法,有折枝花和桃子的纹样,针脚细密、色彩淡雅。那时妮还不到三十岁,她把这件七十年前绣制的盛装一直珍藏至今。这件衣裳,她从来没有穿过,也不曾洗过。困难时期家里曾经九天揭不开锅,人在死亡线上挣扎。但日子再艰难,妮也没有动过出售它的念头。那时候,她以为自己离死亡很近,

那一刻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她一心想的,是在死的时候能够穿上自己年轻时候制作的盛装去见祖先。可是,她的生命力特别顽强,凄风苦雨之中,她孱弱的身子始终没有倒下。对于死亡的这种“憧憬”伴随了她的整个人生。当年给她留下“老衣”的“姊妹团”们一个个纷纷作古,只有寿衣的主人还孤寂地活在世上,并享受到了晚年的好景。妮在2007年被评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世事沧桑,谁能料想得到这样的结局呢?

妮和她的姐姐酿、妹妹欧一样,都活得很长了。她们是西江苗族妇女生活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妮的刺绣手艺还传给了五个西江女子,她们是她的徒辈,可她们都没有师傅长寿,最年长的七十岁去世,而最年轻的,才活到六十岁就走了。妮在改革开放以后,又为孙辈绣制了三套盛装。盛装的花裙带,她还是按照当年的三节带做的,而没有按当代的流行做成五节。这也许是老人对自己当年杰作的一个纪念吧。

 

(原载余未人著《苗疆圣地》,青岛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